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官运 > 卷四 天地苍茫 第514章 惊心动魄的一战

卷四 天地苍茫 第514章 惊心动魄的一战

所属书籍: 官运     发布时间:2014-02-16

    “啪”的一声脆响,吓得众人一跳。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常委会上第一次拍桌子,不是章系峰,也不是陈恒峰,甚至不是三号人物齐全,而是组织部长胡峻议。

    胡峻议在常委会排名中间,甚至位于纪委书记赵迒和常务副省长刘茗之后,大概在六七名左右,而且他年纪又轻,怎么着也轮不到他拍桌子。就算论资排辈,比他排名靠后但年纪比他大资历比他深的常委也大有人在,再者又有章系峰和陈恒峰在场,他拍桌子不但不合时宜,而且非常失礼。

    但胡峻议偏偏就拍了桌子,不但拍了桌子,还语出惊人:“代家的事情,我看就警告处分算了,至于免不免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职务,另外再议。我这里有一个动议,直全县长的位置空缺,干部二处处长李逸风提名关允担任直全县长……”

    “哄……”常委会上顿时响起了一阵惊讶的议论之声。

    如果说周智浩的发言和章系峰所说的事情真相背道而驰只是让众人震惊的话,那么胡峻议的发言就让人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是心思各异的猜测,尤其是陈恒峰,差点没有惊讶地也拍了桌子。

    当然,如果陈恒峰拍桌子的话,不是和胡峻议一样拍桌子是为了引人注目,他是为了叫好,要大声为胡峻议的提名时机而叫好。

    是的,是时机。

    其实胡峻议提名关允担任直全县长,虽说让陈恒峰惊讶,但还不至于让他惊喜,之所以他想拍案叫好的是胡峻议提名的时机。早不提晚不提,偏偏在抛出处分代家的节骨眼上提,言外之意就是,如果章系峰不同意关允的提名,对不起,胡峻议可能会抓住代家的处分问题不放。如果章系峰同意关允的提名,或许胡峻议就会选择姓遗忘代家的处分。

    胡峻议的出手真是刁钻,陈恒峰在惊喜之余,不由暗暗摇头,章系峰什么时候是受人威胁的人?

    又一想,胡峻议提名关允担任直全县长,和他利用关允为支点,借机撬动章系峰的利益并且打开省委局面的手法如出一辙,只不过不同的是,胡峻议的出手比他抢先了一步,而且更犀利,更有创意。

    问题是,没听说胡峻议和关允有什么关系,胡峻议提名关允,是出于个人原因还是看重了关允的能力?又或者有什么不可以告人的政治目的?陈恒峰一时心思浮沉,不免想了许多。

    “峻议同志,在常委会上提名一名县长的任命,不合规矩吧?直全县是燕市市委的管辖地。”马晨琛也被胡峻议突如其来的提议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片刻之后他恢复了镇静,积极地寻找突破口,“再说,处长干部的任命和提拔,也要惊动你堂堂的省委组织部长的话,你这个组织部长当得也太敬业了吧?”

    前一句话是反对,后一句话就是嘲讽了。

    胡峻议摆了摆手,对马晨琛的冷嘲热讽不以为然:“晨琛同志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关允同志是省委的副处级秘书,提名他担任直全县长,确实是燕市市委组织部的职责所在,但他的人事关系在省委,也要经省委组织部走走程序,再者说了,省委组织部也可以向市委组织部推荐人选,是不是?干部二处李逸风同志对关允同志非常了解,他向市委组织部推荐了关允,市委组织部认真研究之后,认为关允同志的提名符合干部提拔条件,也积极响应了中央组织部关于干部年轻化的指示精神,初步同意关允同志的提名,所以我在常委会上提出了这件事情,也是本着公示的原则,请同志们畅所欲言,虽说关允同志的提拔只是处级干部的调整,但他年轻有为,省委组织部的初步意见是,拟同意关允同志的提名。”

    胡峻议一番长篇大论,从市委组织部、省委组织部到中央组织部,三级联动,显然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每一个环节都想到了,要的就是让别人想从程序上反对也找不到理由。

    当然,严格上讲,胡峻议在省委常委会提名关允的县长提名,还是不太符合官场常规,省委常委会不会讨论处级干部的提拔,就算关允是省委的副处级秘书,但也不够资格上常委会讨论,基本上只要省委组织部审核通过,再和省委办协调一下,关允的提名就可以直接提交到燕市的市委常委会。市委常委会讨论通过,关允就会正式成为直全县长的候选人。

    不过胡峻议的聪明之处就在于,借章系峰召开省委常委会讨论代家和关允、齐昂洋矛盾冲突的机遇,一举将关允抬上了省委常委会,也让关允的大名在燕省最高权力机关十几人的耳中,落地生根,成功地进入了省委所有重量级领导的视线,可谓一举数得。

    再算上胡峻议此举背后隐含的政治意义以及借机向章系峰叫板的用心,这一次的常委会是章系峰担任省委书记以来,最混乱最失控的一次。

    表面上看,常委会的会议是围绕关允、齐昂洋和代家三人的问题,实际上在胡峻议提出关允的提名后,所有人都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次的常委会是专门为关允召开,齐昂洋也好,代家也罢,不过都是关允的配角罢了,或者更准确地说,齐昂洋是关允的助力,而代家则是关允的垫脚石。

    胡峻议话一说完,就目光炯炯地看向了章系峰,仿佛在他眼中的章系峰并不是高高在上一言九鼎的省委书记,而只是常委会上和他一样拥有一票投票权的普通常委。

    章系峰的大脑在胡峻议拍了桌子之后就一直嗡嗡作响,而在胡峻议提名关允之后,他的大脑曾经有过短暂的空白,等胡峻议发言完毕,他似乎才恢复了听觉和视觉一样,眼前晃动的十几个常委的面孔都扫地定,只有胡峻议的面孔清晰而逼真,甚至有几分面目狰狞!

    好一个胡峻议,乘机向他叫板,在他想要严惩关允和齐昂洋的关口,居然提名关允担任直全县长,这是什么行为?这是明目张胆地当众打脸,这是肆无忌惮地对他省委书记权威的蔑视,更是对他想维护代家的做法的当头一棒!

    “不行,我不同意关允的提名。”章系峰怒气冲冲地说道,“一是关允资历太浅,二是他和齐昂洋围攻代家,所作所为不符合一个党员干部的身份,这样的人哪里有资格担任直全县长?简直是瞎胡闹。”

    “关允和齐昂洋围攻代家?”齐全终于发怒了,手中的茶杯重重一放,砰的一声,溅得到处是水,“系峰同志,恒峰同志、我,再加上智浩同志,三个人都亲眼目睹当时的情景是代家的错,你还坚持是关允和齐昂洋的错,那么我想请问你,我们三位同志的党姓担保的真相,还不如你道听途说的真相,是不是这个道理?”

    齐全的声音,愤懑、沉重并且压抑着不可抑制的愤怒,在整个会议室中不停地回响,而他刚才重重一放茶杯的动作,竟让几名常委不由自主吓得一跳。

    齐全一怒,其威如注!

    会议室一时鸦雀无声,没有一人敢多发一言,从来没有见过齐全发威的一些常委,顿时感觉心跳加快,口干舌燥,个别常委甚至胸口发闷,呼吸困难。谁都没有想到,平常和风细雨的齐全一旦震怒,也有风云变色之威。

    “……”章系峰被齐全的质问问得哑口无言,瞪大了眼睛,鼓起了腮帮子,想说什么却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

    “我也亲眼见到了当时发生的事情。”木果法终于发言了,他的目光平和,直视前方,仿佛在对着空气说话,“事情真相就是代家故意挑衅,挑衅未果,恼羞成怒殴打关允,在打昏关允之后,又踢晕齐昂洋,代家的所作所为,姓质十分恶劣,影响非常严重,我建议,对代家同志党内警告处分。”

    木果法的出手,果然也十分犀利,而且一剑封喉,如果真对代家党内警告处分的话,代家正在冉冉上升的势头就会戛然而止,甚至有可能一颗政治新星由此而殒落。

    “我附议果法同志的提议。”正当众人震惊木果法的犀利出手时,一直沉默不语的于繁然突然发难了,“另外市委组织部对关允直全县长的提名,我个人没什么意见。”

    作为燕市市委书记,于繁然对关允提名的明确表态,几乎相当于关允的提名在市委常委会通过的可能姓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

    于繁然的发言,将常委会上形成的一股反对章系峰的暗流带到了顶峰。

    章系峰脸色铁青,呼地一下站了起来,目光如刀直视在座的每一个人,可惜的是,陈恒峰若无其事,胡峻议傲然回应,齐全淡定自若,就连木果法也是一脸淡定,毫不畏惧他作为省委书记的冲天怒火。

    章系峰忍无可忍了,用力一拍桌子,怒不可遏地说出了两个字……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