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官运 > 卷四 天地苍茫 第510章 贪心之错

卷四 天地苍茫 第510章 贪心之错

所属书籍: 官运     发布时间:2014-02-16

    是黄汉来电。

    如果是楚朝晖来电还好一些,楚朝晖的电话,基本上不会有太多的意外,而黄汉的电话就不同了,黄汉不在关允的控制之内,任何意外都有可能随时发生。而且关允还知道的一点是,黄汉在此次代家事件中,另有谋算,想趁火打劫。

    当然,是趁代家的火打洪曦的劫。

    “黄局,深夜来电,有何贵干?”关允笑着问道。

    “有两件事情……”黄汉的声音没有一丝疲惫,显然他的精力充沛,“第一件事情是问问关秘书有没有事情,现在感觉好点了没有,二是这几天可能会出现一件异乎寻常的事情,还请关秘书在休养之中,分出精力关注一下。”

    黄汉什么时候说话也这么客气了?关允笑了一笑:“我没事,多谢黄局关心。至于异乎寻常的事情,我会随时留意的。”

    至于异乎寻常的事情是什么,黄汉没有点明关允也能猜个大概,无非是黄汉想借代家事情的契机拉洪曦下水罢了。

    “那就好。”黄汉犹豫了一下,又问,“关秘书的病情,是不是需要惊动金家?”

    黄汉用了惊动的说法,显然是想将事情闹大。惊动金家的好处自然是可以正面敲打章系峰,警告章系峰不要乱来,但关允到目前为止,还不准备让金一佳知道此事。

    一是关允不想借助金家的力量,倒不是他多么自大或是自卑,而是不想当一个一有事情就哭着喊着让家长帮助的孩子,二是他和金全道有约在先,要等实现了正职实权正处的目标后,才能迎娶金一佳,如果在没有正职实权正处之前就请求金全道出手相助,虽说金全道也未必会因此而看低了他,他却不想在金家面前低人一头。

    求人,总归是能力不足的表现。

    代家虽然曾经是不可一世的省委一秘,现在也是国内最年轻的正厅级国税局长,但关允有信心也有足够多的方法打败代家,他一直信奉的原则是,求人不如求己,只是自己亲力亲为的成功,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成功。

    “暂时不用了,有昂洋和黄局长,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一仗,志在必得。”关允明确地答复了黄汉,“也希望黄局保守秘密。”

    “好说,好说。”黄汉听出了关允的决心,也就熄灭了暗中透露消息给金家的心思,又说,“戴坚强和屈文林去章程,能不能确保马到成功?”

    关允呵呵一笑,言语中就多了几分质疑:“我想黄局长现在最应该关心的事情是怎么样因势利导,而不是关心戴坚强和屈文林。”

    在关允心目中,黄汉和齐昂洋远不能相比,齐昂洋是他生死相依的兄弟,黄汉于他而言虽然不能说是局外人,而且还是他精诚合作的盟友,但还远不到交心的地步,他对黄汉始终有提防之心,而黄汉对他也是在合作之中,有防范也有利用。

    黄汉听出了关允的言外之意,呵呵一笑:“关秘书太紧张了,你放心,我永远不会是你的敌人,相反,或许有一天你会真心感谢我。好了,不多说了,早点休息。”

    放下黄汉电话,关允冲齐昂洋笑了笑:“黄汉要浑水摸鱼了。”

    “随他去。”齐昂洋无所谓地说道,“我对黄汉不关心,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代家在当上国税局局长后,再到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前,他又为自己的未来运作了什么政治资本?”

    “我说你怎么好象一点也不了解代家一样?”关允纳闷了,“好歹你也是燕省第一公子,居然连堂堂的燕省一秘的发家史都不清楚,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大惊小怪。”齐昂洋也躺回到了病床上,双手支在脑后,尽量以一个十分舒服的姿势说话,“我早就说过了,以前我完全不关心政治,一心扑在商场上,对官场上的门道基本上就是门外汉,用一句不恰当的话来说,你就是我的官场引路人。说实话,我以前对代家也关注过,但对他的了解仅限于表象,只知道他嚣张、狂妄,完全不知道在他嚣张、狂妄的背后,还这么有心机。”

    “没心机的人,能在官场上混到正厅级的高位?”关允摇头一笑,“一开始我也犯了和你一样的经验主义错误,后来越想越不对,代家以前不狂妄,怎么官儿越大反而越狂妄了?其中必定有内幕。等我搜集了代家的发家史一研究才发现,原来代家的发家史完全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官场教科书。”

    “这么说,代家成长的过程,对你以后的道路来说,还有借鉴意义了?”

    “当然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代家虽然为人不行,但他的政治智慧有可取之处,看待一个人,要全面理姓的分析,而不是一概否定。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关允叹息一声,“代家如果姓格中再少几分缺陷,或许真有可能成为一颗政治新星,能否当上副总理先不说,至少担任一任封疆大吏不在话下,可惜了,他的路走得太歪了,怕是回不了头了。”

    “代家能不能回头我才不在乎,我只想知道的是,代家在当上局长后,又为自己设计了一条什么样的从政之路……”齐昂洋迫不及待地问道,现在他对代家越来越感兴趣了,也确实正如关允所说,代家的发家史远比他想像中丰富多彩,也让他由以前无比厌恶代家而转变了观念,开始正视代家的政治智慧。

    倒不是说代家在运作升迁之路的手腕多值得学习,多积极向上,至少他在担任国税局长期间,据说也确实做出了一定的成绩。

    “代家早在被章系峰提名为豫省常务副省长时,就进入了中央组织部的视线,后来担任了国税局长,在不到半年的时间,燕省国税局的财政收入就多增收了1亿多元,既可以说是他的国税新政改革起了一定的作用,也可以说因为他的前秘书的背景和章系峰的关系,他下达的国税任务一旦,没有一个地市敢不如期完成,应该说,代家在国税局长的任上,政绩相当耀眼。”

    关允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说代家是燕省国税局成立以来最有成绩的局长,恐怕没有人不会承认。”

    齐昂洋沉默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的心情不知是沉重还是无奈,如果代家的脚步稍微放慢几分,再如果代家再低调三分,他就算在燕省省委没有立足之地,被整个燕省的权力系统所排斥,那么他也完全可以从国税系统脱身而出远离燕省,从而实现他的政治,但以眼下的情形来看,代家再有能力,也很难从燕省全身而退了,至少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后,他还想实现他心中的美好梦想,怕是比登天还难了。

    谁让他惹了关允?

    见过关允出手的齐昂洋心里再清楚不过,关允一发狠,誓要拉代家下马,那么代家恐怕就真的在劫难逃了,尽管代家背后有章系峰作为靠山,但相信以关允层出不穷的手段,最后代家的事情全部暴露的话,估计连章系峰也保不下代家。

    最主要的是,代家明明一身脏臭,却偏偏到处招摇,不惹人烦也惹人嫌。有句话说得好,长得丑不是你的错,成天出来显摆就是你的错了。

    “成绩最耀眼的局长,也不知道还能在局长的宝座上坐多久?”齐昂洋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睡了,困了,我今晚要高枕无忧,不知道有多少人难以入眠。你说有许多人官儿当得很大,钱赚得很多,却睡不了一个踏实觉,你说这些人活得有意思吗?”

    “没想到,你的境界一下提高了不少?”关允乐了,“话是不错,不过有时候有些人就和困在笼子的猴子没有什么两样,其实笼子没上锁,就是笼子里有一个洞,里面有香蕉,手伸进去,抓住香蕉的话,手就出不来,松开,就可以出来。猴子只要松手,转身就能走出笼子,可惜的是,猴子就是不松手,手就死死卡在了洞里,然后……就一直出不了笼子了。”

    “这个故事不错,有哲理,我明白了,困住自己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准确地说,是自己的贪心。”齐昂洋又打了一个哈欠,“做个美梦,希望明天更美好。”

    “明天……肯定会更美好。”

    一夜无梦,次曰天一亮就从章程传来消息,戴坚强和屈文林顺利抵达章程,开始了第一阶段的活动。

    代家和关允、齐昂洋大战的事情,在当时就差不多传遍了省委大院,但也有一些人没有听到风声,一早上班,省委最大的新闻就是代家拳打关允脚踢齐昂洋的英雄事迹,顿时引爆了整个省委。

    章系峰一到办公室就让楚一天通知全体常委,立刻召开紧急会议,就代家、关允和齐昂洋三人群殴事件进行讨论。毕竟三人之中,关允是省委副处级秘书,齐昂洋是燕省知名企业家,而代家则是堂堂的正厅级高干!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