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官运 > 卷四 天地苍茫 第509章 约束

卷四 天地苍茫 第509章 约束

所属书籍: 官运     发布时间:2014-02-16

    之前,章系峰就有意任命代家担任畿辅市长,当时有人就提出反对意见,上常委会后,否决了章系峰的动议,否决的理由是,代家任副厅的时间太短,不够任职条件,而且年纪太轻,还有一个理由很有杀伤力,代家没有在基层市县任职工作过,一下安排到市里任书记、市长,恐怕难以胜任。

    现在在代家担任了一年多的国税局副局长后,旧事重提,又被提名担任畿辅市委书记——比之前的市长更进一步,一步到位成了一把手——反对的声音依然十分强烈,反对的声音不外乎还是以前的几点,比如代家太年轻,虽然在副厅级的岗位上有了一定的资历,但没有在基层任职的经历,从来没有担任过一刷县长或县委书记,一步到位担任市委书记,难以胜任。

    不过和上一次相比,这一次提名代家的人不是章系峰,而是章系峰新培植的嫡系省委副书记王昱,等于是说,章系峰退到了幕后,不再冲锋在前亲自上阵为代家出头了。

    这一次的提拔,不但计划周详,而且章系峰退居幕后,和提名代家的王副书记一明一暗,双管齐下,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

    章系峰的计划是,由副书记先提名代家,放风之后,再召开书记办公会进行讨论,看看都有谁坚决反对,然后再针对每一个反对者不同的立场,各个击破,务求等代家的提名上报常委会之后,一举获得通过,避免再出现上次一干常委异口同声反对的场面。

    应该说,前期工作进展得非常顺利,王副书记也很卖力地为章系峰打前站,还多次和代家私下沟通事情进展到了哪一步,基本上谁的反对态度最强硬,谁容易说服或说攻破,代家都一清二楚,在上常委会之前,代家几乎可以肯定,这一次,他当定畿辅市委书记了。

    上一次功败垂成,让他在省国税局副局长的位置上耽误了一年时间,幸亏他聪明,当时保留了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职务,可以随时转身再回省委,以省委领导的身份接受提名,否则如果当时放弃了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职务,现在机会来临,却没有省委领导身份的话,只以他国税局副局长的身份,根本就不符合提名条件,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会溜走了。

    果然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代家暗自庆幸,为他长远安排了一步妙棋而沾沾自喜。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眼见前期工作一切准备就绪,经过章系峰周密的部署再加上王副书记做出的大量工作,基本上保证了一半以上常委赞成代家的提名,也就是说,只是代家的提名提交到了常委会上,代家就顺利转正,由副厅一步迈入正厅的行列,并且高坐畿辅市委书记的宝座……仅仅只差了一步之遥——眼见就在大功告成之时,一纸调令突然下发,王副书记被意外调出了燕省!

    整个事件的台前推动人就是王副书记,他意外出局,章系峰也不可能接过王副书记的提议重新提交到常委会上进行讨论,代家被闪了腰,就如费尽千辛万苦爬到顶峰准备欣赏高高在上的无限风光时,却突然发现,距离最高峰仅仅一步之遥时,路却断了。

    代家差点吐血!

    难道说,他命中注定逃不出燕市了?代家无比郁闷,如果他一步迈出燕市,调往畿辅市担任市委书记,不但天地宽阔,而且还可以远离省委一帮人的注视,就有了更宽松更广阔的成长空间,三五年后,或许就可能一步迈进副部级序列了。

    但现在,他迈出燕市的脚步不得不被迫收回,怎不能让无比沮丧!几次想要远离燕市的政治氛围的努力都以失败收场,莫非真如算命先生所言,他的人生会迈不过38岁的坎?

    代家一直努力想要远离燕市,一是他很清楚在省委一帮人的眼中,他很不受欢迎,许多人都对他恨之入骨,二是他始终认为,只要他能调出燕市,就会破了算命先生为他立下的38岁的魔咒。

    尽管随后代家在痛失畿辅市委书记宝座之后,还是顺利坐上了国税局局长的位置,也迈入了正厅级的行列,并且他还是全国最年轻的正厅级国税局局长,但他还是心里不太舒服,在畿辅市的任命上栽倒两次,怎么想怎么都是不好的征兆。

    不过代家到底是代家,其后不久他就迅速调整了心态,继续为下一步的出路,谋求长远的规划。

    在提名代家为畿辅市委书记之前,代家就通过运作,成为全国国税系统和燕省的省部级双料后备干部,为他有朝一曰成为封疆大吏和担任副总理打下了初步的基础。在问鼎畿辅市委书记的尝试失败后,他调整了战略,决定在国税系统一门心思干下去,最终问鼎国税局长之位。

    也必须承认,在代家担任国税局副局长期间——时任国税局长或许清楚代家最终会取代他的位置,在任上一直没有什么作为,等于是大权旁落到了代家手中——锐意进取,大胆改革,工作出色,赢得了上级领导的关注。平心而论,代家有能力有想法,也有手腕,如果不是他太过张狂,他或许会被许多省委领导认可。

    偏偏代家走了一条紧跟章系峰身后和整个燕省权力系统作对的捷径,捷径虽然比正常大道要快捷许多,只是捷径却是一条充满变数和危险的羊肠小路,一侧是高山,另一侧是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有一名长年在燕省驻站的国家级报社的记者和代家私交不错,他曾对代家说,如果代家稍微收敛几分,学会和光同尘,那么只要章系峰在位,不管燕省有什么动荡,代家在燕省绝对可以走向副部级高位。

    一旦代家迈入副部级,就会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基本上就会任凭风吹雨打而我自巍然不动了。

    代家并没有听进记者朋友的劝告,或许是他走到现在,已经收不住脚步了,反正不管是哪一种,在代家正式担任了国税局长成为了正厅级高官后,他的脚步不是比以前慢了,而是更快了几分。

    “天不早了,要不明天再说?”关允吃完了馄饨,心满意足地向床上躺,“怪不得当官久了,隔不长时间都要病一段时间,不管真病还是假病,在医院里休息几天,就是难得的幸福了。我现在还没有当官,就有这种感慨了,真要等坐到了高位上,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还不晚,继续说,说完再睡。”齐昂洋精神亢奋,一点睡意也没有,“你还没有当官?别看你还没有执政一县的经历,不过你的资历不比一些县长、县委书记差上半分,对了,照你说,如果代家是从基层一步步走到了今天,会不会更成熟一些?”

    “也不一定。”关允摇摇头,“姓格即命运,这句话不管在哪行哪业,都有一定的合理姓,代家的幸运是他遇到了章系峰,他的不幸,也是因为他遇到了章系峰。以前代家在章程、在京城的时候,据说很低调,调来省委之后,在担任副省长秘书期间,处事也是谨小慎微……”

    “你的意思是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了?”齐昂洋哈哈一笑,“有什么样的领导才有什么样的秘书,是不是这个道理?”

    “养不教,父之过,同样,秘书在外面为非作歹耀武扬威,绝对是领导的纵容。如果领导稍微约束一下秘书,代家有几个胆子敢在燕省胡来?如果制定一个领导干部提拔任命不合适的干部的追责制度,那么在提拔任命干部时,每一个领导都会认真考虑被提拔的干部是不是德才兼备了。”

    “怎么可能?”齐昂洋表示不理解关允的想法,“一个领导干部在几十年的官场生涯中,会提拔多少干部?如果其中一人犯了错误,领导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谁还会愿意当官?”

    “正是因为当官的风险太小了,才造成现在人人对官场趋之若鹜的怪现象,才让国内贪官横行、官本位的思想无比严重……”关允理解齐昂洋的心思,齐全身为省委副书记,主管干部提拔,经他之手肯定提拔了无数干部,如果其中有人犯了错误就要追究齐全的责任,齐全也会觉得冤枉,“其实建立一系列领导干部追责制虽然面临着许多难题,但办法总比困难多,我认为,建立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官员追责制,绝对会让国内的政治气象焕然一新。”

    冤假错案终身追责制、官员履历追责制、官员提拔任命干部终身追责制,等等,如果有一系列的官员追责制的建立,在位者、当权者也不会随心所欲地滥用手中权力,而会心有顾忌,被约束在制度之内。

    正说话时,关允的手机突然响了,在午夜时分的深夜里,手机的铃声格外刺耳,似乎预示着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一看来电,关允脸色微微一变。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