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 · 08

所属书籍: 大江东去     发布时间:2019-01-20

七月一日,香港顺利回归。
七月二日,泰国央行被迫推翻前两天泰国首相有关泰铢不会贬值的讲话,宣布放弃泰铢与美元挂钩的联系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
多少人从电视里看到了被香港回归新闻压缩得超短的国际新闻栏目里的这条消息,但绝大多数人并没给予太多关注。杨巡和任遐迩从新闻联播上看到这一新闻,更多的也是隔岸观火的距离感。
没几天,菲律宾比索也告失守。
与此同时,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金融市场开始步泰国、菲律宾的后尘,陷入腥风血雨。接着是经济状况非常良好的新加坡也未幸免。众人都猜疑下一站会是香港。
梁思申忧心忡忡,挂牵梁凡那边会不会出事,她心里隐隐感觉,梁凡若是出事,必然牵出她已经退休在美国养老的爸爸。八月的时候,炒家果然没放过香港,大举来袭,但被港府击退。金融界人士都在问一个问题,炒家会对香港就此罢休吗?若再有炒作,祖国大陆政府会否出手?谁都知道祖国大陆和香港的外汇储备相加是个天文数字,可又谁都看到了“四小龙”在炒家手底下纷纷溃败,束手就擒。因此谁都无法给出明确答案。
但是梁思申却看到一条令她惊异万分的消息,八月二十七日,香港回归后首次进行的土地拍卖创出新高。小甜甜龚如心旗下的华懋集团以55.5亿元击败李嘉诚的长实,投得底价仅3600万元的浅水湾豪宅地。梁思申非常相信,这一天,梁凡肯定人在香港,而且肯定是第一时间获知回归第一拍的消息,梁凡早跟她说过,他就盯着这一拍。至此,梁思申觉得都不用再跟梁凡通话,通话是自取其辱。土地拍卖价这个最敏感的风向标,已经明明白白指向香港社会对回归后市场繁荣的信心。梁思申明明是知道自己松了一口长气。
结果,九月十五日,恒基地产以56亿元地价,刷新前不久刚创造的地王纪录。
连外公都觉得匪夷所思,不得不感慨祖国大陆自改革开放以来取得太多出人意料的成就,或许回归后的香港也会打破英美等国的回归将令香港死亡的不良预言。
可是,回归才不过几天,香港经济真被祖国大陆神奇化了吗?梁思申不信,她更相信市场。
不过这一段时间的忙碌和紧张,以及对世界金融市场的全神贯注,还有外公的回归,让梁思申心里的积郁没机会抬头,她又恢复忙碌并快乐的日子。
锦云里桂花飘香时节,外公有老友惠然到访。梁思申见是休息日,就自己开车带着外公去机场接老友夫妇。正好戴娇凤带着一大捧桂花来锦云里,她本就是个爱凑热闹的人,也笑嘻嘻地跟上去了机场,又坐后面一辆车跟到宾馆,到宾馆时候,戴娇凤已经与外公老友儿子聊得挺好。但梁思申陪同登记的时候,却意外看到接待台后面那个笑容可掬的女孩竟是杨逦。她想阻止戴娇凤过来,可已经来不及,戴娇凤见到杨逦也愣住了。
杨逦也见到戴娇凤,但她正工作,又是本就不怎么在意戴娇凤,不过睨了一眼便不理会。戴娇凤却是花容失色,令得其他人都以为杨逦是戴娇凤的情敌。旁边梁思申心说,看起来戴娇凤对那段往事非常在意。戴娇凤后来都没怎么说话,送老友上去电梯,她就与梁思申单独告别一下,怏怏而走,梁思申想送她都被谢绝。
外公见此不解,告别老友出来问外孙女这是怎么回事,梁思申就把杨巡结婚期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外公走到大堂时候就忍不住特意拐去接待台,看了出来道:“什么样的人家养什么样的儿女,儿子杨巡那样,女儿也是十足小家子气,看人的眼神不正。戴小姐好性格,幸好早早没跟那杨巡一起,否则让欺负死,落不下好。”
外公拿梁思申手机拨老友房间,说了杨逦的工号,要老友想方设法投诉杨逦。
梁思申在一边儿听着心说杨逦惨了,外公和那老友都是久经世界各处好宾馆的油子,他们想搞杨逦,杨逦还有几条命。外公打完电话道:“你以为爹娘的债不算到小孩头上,算谁头上去?”
梁思申被爹娘债孩子还的话弄得又心烦意乱。最近她爸妈有电话来,她都是不大敢接,怕听到什么,总是三言两语打发。若是她能替爸妈还债倒也罢了,可是她都不知道爸爸做了些什么,甚至连爸爸做没做过都只是凭猜测。随着时间推移,他们不打电话,她就当爸爸什么都没做,他们来电,她就怕,她现在是什么都做不了,只有送东西去孤儿院的时候才安心一些。
回到锦云里,却见到宋运辉在。她扶着外公出车子,嘴里早奇道:“你不是说有谁去你那儿考察吗?”
“完事了,正好一起乘飞机来上海,送到上海,够意思吧!可可刚才喊我小宋,哪儿学来的?”
梁思申捂着嘴笑:“可可,带爸爸看小宋去。”
宋运辉惊讶,可早被怀里的儿子扯着头发往屋子方向走。外公感慨:“小辉这几年变得快,跟那张照片上面的人完全不一样了。看那张照片,叫他小宋是理所当然,现在看着他,没几个人敢再叫他小宋,他再年轻也只有我们几个家里人倚老卖老叫他个小辉,做人乏味许多。”
“谁说的,不是挺好的吗?”
“跟你当然挺好,跟别人你看看?他看得上的,话不投机就沉默,拿那么双眼睛看着你,让你没好意思再说;他看不上的,话不投机也是沉默,看都不看你。你还好,你要是哪天不好了,等着吃苦头吧。”
“不会,我们不一样。”
“你们当然不一样,我不过是白提醒你一下。哪个傻女人都是听男人几句好话就以为自己独一无二了。”
梁思申只得拿眼睛白外公两眼,进去里面吩咐小王搬椅子和乌龙茶去院子,她只好再次打退堂鼓,没法继续孝敬外公。里面可可与宋运辉正对着相框里宋运辉那张嘴上长燎疱的照片笑,她走过去也跟着开心。
待得可可闲不住跑出去玩了,宋运辉才问:“你还没主动跟你爸妈打电话?这样也不是办法。”
梁思申腮帮子鼓鼓,一脸黯然:“梁大又打电话给我,炫耀前不久才刚转手一套房子,净赚30%。”
宋运辉笑着打诨:“原来你生气你铁口不灵。”
“谁生气那个啦,我又没存心咒他们房子压在手里。”
“我不看好。近期我接触的国外客户已经有动摇倾向,我不看好香港经济能一花独放,香港是个深度依赖贸易的地域。不过经济有个惯性,现象没那么快呈现,梁大不用太早翘尾巴。”
梁思申叹息:“我还宁愿他翘尾巴,我总担心他哪天不翘尾巴哪天暴露什么事。”
宋运辉考虑之下,还是道:“你妈妈来电跟我抱怨。他们很寂寞,可你总是说忙,一个电话说不上三分钟。再说现在住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电视只能看懂翡翠台,他们更闷得没处散心。你妈妈说起来一直哭,你妈妈还说你爸爸情绪很低落,她很担心你爸爸。”
梁思申听着垂泪:“可是……爸爸说了什么没有?”
宋运辉摇头:“都是你妈妈说电话。”
“我也是,都是妈妈说电话,可过去他们都是两人一起说。我很怕,我真怕爸爸忽然拿起电话,又斥责我怀疑他,我会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怕他说真话,又怕他说假话,全怕,我都不敢多说电话,怕他们说到什么上去。”
“我昨天听着你妈妈的电话也想落泪。”宋运辉也很替梁思申为难,只有纸巾伺候。他知道梁思申理智上早已认定她爸爸有问题,可是父女亲情,让她至今无法彻底承认事实。他理解她的害怕,她最怕她爸爸冲她一再否认的真相,可她更怕她爸爸忽然又承认真相。她是那么遵循职业操守,严谨得给他开一丝后门都不肯,她一向为自己的高标准骄傲,而那坚定的操守,却又来自她良好的家教,她原是多么骄傲于她优秀的爸爸妈妈,又让她如何面对可能的真相?他也宁愿梁思申一直做鸵鸟,也好过由慈父击碎她所有的骄傲、所有的信任。
外公却让小王进来喊:“王先生请两位挑桂花去。”
宋运辉往窗外看一眼,道:“我们有些事,不去。”
小王转回身,可可却扭着屁股爬上台阶爬过门槛,来找爸爸妈妈。宋运辉忙迎过去管住可可,可可却是径直走到妈妈面前:“妈妈,哭哭。”一边说着一边要爬上妈妈膝头,帮妈妈擦泪。梁思申忙抱起可可,可可的手顺势软软地抹上她的脸。她一时心有所感,流泪更甚。多年以前,她也那么小的时候,她对爸爸妈妈还不是与可可对她一样,可现在她却忍心让妈妈寂寞,不听妈妈哭泣。将心比心,妈妈是多么伤心,她又是多么痛心!
可是可可被妈妈的哭吓坏了,见一双手总是抹不完眼泪,他小嘴一瘪,也开始抽泣。弄得梁思申立刻没了哭的心思,与丈夫一起哄儿子,总算又是度过一次困扰。
看到可可现在活泼地横冲直撞,宋运辉总担心锦云里那么多硬木家具磕坏他儿子,趁周末有闲,拿布条将桌椅的腿脚都细细包上软垫。连外公都哭笑不得,说可可最近对小树跃跃欲试,要不要给小树装上扶手便于攀爬,宋运辉还真考虑上了。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