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节

所属书籍: 三体3:死神永生     发布时间:2012-11-15

  【威慑后一小时,失落的世界】

  程心乘电梯来到地面,走出入口站的大门时,她看到了一小时前刚举行过威慑控制权交接仪式的露天会场。参加仪式的人已经离去,这里空荡荡的,只有那排旗杆在夕阳中拉出长长的影子,最高的两根旗杆上挂着联合国和太阳系舰队的旗帜,后而是各国的国旗,这些旗帜在微风中平静地飘扬首。再向前看是一望无际的戈壁,几只鸟儿鸣叫着落入近处的一从红柳.远方可以斤到连绵的祁连山,少量的积雳在山顶勾出几抹银色。

  一切依旧,但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人类了。

  程心不知道该做什么,威慑中止后,任何方面都没有与她联系。现在,与威慑一样,执剑人已经不存在了。

  她茫然地向前走去,在走出基地大门时,两个哨兵向她敬礼。她害怕面对人们,但她发现,他们的眼中除了一丝好奇外并没有更多的东西,显然他们还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按照常规,执剑人是可以短暂地来到地面的,他们可能以为她上来是因为刚才的地震。程心又看到大门边的一辆军用飞行车旁有几名军官,他们甚至没向她这边看,只是专注地看着她背对的方向,其中一位还向那边指了指。

  程心转身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看到厂地平线上那朵蘑菇云,那是从地下喷出的尘埃,十分浓密,以至于看上去像是固体。它突兀地出现在平静的天地之间,仿佛是用图形软件在幅风景画中随意叠加上去的东西。

  再细看,程心感到那朵蘑菇云像是一个丑陋的头像,在夕阳中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蘑菇云是从水滴穿人地层的位置喷出的。

  程心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转身一看,竟是艾AA正向这里跑过来。

  她穿着白色的风衣,长发被风吹起,喘着气说她来看程心,但他们不让她进去。她指着远处白己的车说,还给程心的新住处带来了好几盆花呢,然后她指着远方的蘑菇云问,那是不是火山爆发,和刚才的地震有关系吗?

  程心真想抱住AA大哭一场,但她克制住了白己,想让这个快乐的女孩子晚一些知道己经发生的事,也想让刚刚结束的美好时代的余音再延长一些。

  《时间之外的往事》(节选)

  对黑暗森林威摄失败的反思导致失败最重要的因素当然是对执剑人的错误选择,这方面将在另外的章节专门论述,这里只从技术角度重新审视威慑系统设计上的失误。

  威慑失败后,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引力波发射器太少了,当初把已经建成的二十三个发射台中的二十个拆除是一个错误。但这种想法没有抓住问题的实质。根据监测数据,水滴穿入地层摧毁一个发射台所需的时间平均只有十几秒钟,即使计划中的一百个发射台全部建成并部署,水滴摧毁整个系统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关健在于这个系统是可摧毁的,而人类本来有机会建造一个不可摧毁的引力波宇宙广播系统。

  问题不在于引力波发射台的数量,而在于它们部署的位置。

  设想如果已经建造的二十三个发射台不是位于地面而是在太空.也就是说建造二十三艘“万有引力”号飞船,平时各飞船拉开距离分散在太阳系不同的位置,即使水滴发动突然袭击,也很难全部消灭它们,必然有一艘或多艘飞船逃脱追击消失在太空深处。

  这样黑暗森林威慑系统的威慑度便增加很多,而且,所增加的威慑度与执剑人无关。当三体世界意识到,凭他们在太阳系的力量不可能完全摧毁威慑系统,他们对自己的冒险可能会谨慎许多。

  遗憾的是,“万有引力”号只有一艘。

  没有建造多艘引力波飞船的原因有两个:其一是“地球之子”对南极引力波发射台的袭击。在这方面,对于来自人类的威胁,引力波发射飞船与地基发射台相比更不安全,有着更多的不确定因素。其二是经济原因。

  由于引力波发射天线体积巨大,引力波飞船的天线只能是船体本身,这样天线材料还要满足宇航的要求.成本更是成倍增长,建造“万有引力”号的费用几乎是地球上二十三个发射台的总和。同时,飞船的船体不可能更新,所以当贯穿船体的简并态振动弦达到五十年的半衰期而失效时.飞船的发射功能消失,只能制造新的引力波飞船。

  但更深层的原因潜藏在人们意识深处,从来没有被说出甚至可能没有被意识到:引力波飞船太强大了,强大到它的建造者自己都害怕。如果发生事变.水滴的袭击或其他原因迫使引力波飞船飞向太空深处,且由于太阳系内存在的威胁永远不能返航,它们就成为新的“蓝色空间”号和“青铜时代”号,或变成什么更不确定更可怕的东西,同时,它们拥有引力波宇宙广播的能力(虽然不会超过振动弦的半衰期),因而掌握着人类世界的命运!那样,一种恐怖的不确定性将永远播撒到太空中。

  这种恐惧归根结底还是是黑暗森林威慑本身的恐惧,这就是终极威恨的特点:威慑者和被威慑者对威慑有着相同的恐惧。

  程心走向那几位军官,向他们提出要去喷发点看一看。其中一位负责基地警戒的中校立刻为她派了两辆飞行车,一辆送她去喷发点.另一辆上有几名士兵负责警卫。程心让艾AA在原地等着自己,但从坚持要随程心去.只好让她上了车。

  飞行车以贴地的高度朝尘云方向妞去,速度很慢。AA问开车的士兵那是怎么回事,士兵说他也不知道,那火山共喷发r两次,间隔儿分钟时间,他说这可能是中国境内有史以来的第一座活火山吧。

  他做梦也想不到,火山下面就是这个世界曾经的战略支点—引力波发射天线。第一次火山喷发是水滴穿人地层时产生的,它摧毁天线后沿原路穿出地层,引发了第二次喷发。山于喷发主要是由水滴在地层中释放的巨大动能所引起,并非地慢中的物质喷出,所以都很短暂。水滴速度极快,穿人和飞出地表时肉眼是看不到的。

  在飞车下面掠过的戈壁上,零星出现了一些冒烟的小坑.那是由喷发口飞出的岩浆和灼热的岩石砸出的。前行中,小坑渐渐密集起来,戈壁上笼罩着一层烟雾,不时能看到燃烧的红柳丛,这里人迹罕至,但也能看到几幢被震塌的旧建筑。这一片看上去像是刚刚结束了一场战役的战场。

  那团尘云已经被风吹散了一些,不再呈蘑菇状,变得像一头乱发.边缘被即将落下的夕阳照成了血红色。在接近喷发点时,飞行车被一道空中警戒线拦住了,只好降落。在程心的坚持下,地面的警戒线让她通过了,这些军人不知道世界已经陷落,程心在他们面前仍有执剑人的权威。但他们挡住了AA,任她怎样叫喊挣扎也不让通过。

  这个方向在上风,没有太多的尘埃落下,但烟尘挡住了夕阳的光芒形成一片不断变幻着浓淡的阴影。程心在阴影中走了一百多米,来到一个巨坑的边缘。坑呈漏斗状,中心有几十米深,大团浓密的白烟仍从坑中涌出,坑底有一片暗红色,那是一洼岩浆。

  就在这个坑下方四十五千米深处,引力波天线,那个长一千五百米、直径五十米,在磁悬浮状态下恳浮于地慢空洞的圆柱体,已经被击成碎片并被炽热的岩桨吞没。

  这本来也应该是她的命运,对于一名放弃威慑操作的执剑人,那是最好的结局。

  坑底的那一片红光对程心产生了强烈的诱惑,只要再向前走一步.她就能实现自己渴望的解脱。在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中,她出神地盯着那一洼暗红的岩浆,直到被身后一串银铃般的大笑惊醒过来。

  程心转身循着笑声看去,只见在夕阳透过烟尘投下的变幻光影中,一个苗条的身影正向这里走来。一直等那人走到面前,程心才认出她是智子。

  除了依旧白嫩蛟美的脸,这个机器人与程心上次见到的已经判若两人。她身穿沙漠迷彩,头上那曾经插着鲜花的圆发髻不见了.代之以精干的短发.脖子上围着一条忍者的黑巾,背后插着一把长长的武士刀.显得英姿飒爽。其实她身上那已到极致的女人味并没有消失,身姿和举动仍显出如水的轻柔,但这些却融人厂一股美艳的杀气,如一条柔软而致命的绞索.巨坑中涌出的热浪也驱不散她带来的寒气。

  “你做出了我们预测的选择。”钾子冷笑若说,“不必自责,事实是:人们选择了你,也就选择了这个结局.全人类里面,就你一个是无辜的。”

  智子的话让程心的心动了一下.她井没有为此感到安慰,但不得不承认认这个美丽的魔鬼有种穿透心灵的力量。

  这时,程心看到AA也也走了过来。她显然已经得知或猜到了什么,两眼胃火地盯着智子,从地上抱起一块石头就向智子的后脑勺砸去。智子转身一挥手,像赶走一只蚊子般挡开了石头。AA冲智子喊着她能想到的所有骂女人的话,立即又拾起一块石头。智子从背上抽出了武士刀,一手把不顾一切扑过来阻止她的程心推开,一手把刀旋转着挥舞起来,刀在空气中呜呜作响,像电风扇一般看不见了。智子停下时,一小缕断发从从头上飘落下来,她吓得缩着脖子,像冻住一般不敢动了。

  程心注意到智子手中的武士刀,她曾在那幢云雾中的东方别墅里见过,当时它与另外两把短些的倭刀一起放在茶案上一个精致的木刀架上,都装在鞘中,看上去那么无害。

  “这都是为什么?”程心喃喃地问,更像是问自己。

  “因为宇宙不是童话。”

  程心从理智上当然明白,威慑平衡如果维持下去,美好的前景只属于人类而不是三体世界,但在她的潜意识中,宇宙仍是童话,一个爱的童话。

  她最大的错误,就在于没有真正站在敌人的立场上看问题。

  从智子看她的眼神中,程心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没有被水滴攻击。

  在引力波发射系统被摧毁、太阳电波放大功能被压制的情况下,程心活着也做不了什么;进一步推测:如果人类还掌握着三体世界所不知道的其他宇宙广播手段(可能性极小),在执剑人被消灭的情况下,可能会有别的人启动广播,但执剑人存在时这种可能性就会小许多,因为那些人有了依靠和推脱的理由。

  但他们依靠的是什么?程心不是一个威慑者,反而成了一道安全屏障,敌人看透了她。

  她是一个童话。

  “你不要得意,我们还有‘万有引力’号!”AA说,她的胆子又恢复了一些。

  智子把刀背放到肩上轻蔑地一笑,“小傻瓜!‘万有引力’号已经被摧毁了,就在一个多小时前交接完成时。很遗憾,如果没有盲区,我本来现在就可以给你们展示它在一光年外的残骸的。”

  现在,一个蓄谋已久的精巧计划显现出来,威慑控制权交接的具体时间在五个月前就已确定,那时跟随“万有引力”号的智子还没有进入盲区,随行的两个水滴已经接到在交接完成后立刻摧毁‘万有引力”号的指令。

  智子把长刀向后一扬,准确地插入背上的鞘中,“我要走了,请代我向罗辑博士表达三体世界的敬意,他是一个强大的威慑者,伟大的战士。另外,如果有机会,也请向托马斯·维德先生表示遗憾。”

  智子的最后一句话让程心吃凉地抬起头来。

  “知道吗?在我们的人格分析系统中,你的威慑度在百分之十上下波动,像扮条爬行的小蚯蚓;罗辑的威慑度曲线像一条凶猛的眼镜蛇,在百分之九十高度波动;而维德……”智了遥望着烟尘后面落得只剩下一角的夕阳,眼中透出明显的恐阮然后用力摇摇头,仿佛正努力从自己的脑子中赶走什么,“他根本没有曲线,在所有外部环境参数下,他的威慑度全顶在在百分之一百,那个魔鬼!如果他成为执剑者,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和平将继续,我们已经等了六十二年,都不得不继续等下去,也许再等半个线纪或更长。那时,三体世界只能同在实力上已经势均力敌的地球文明战斗,或妥协……但我们知道,人们肯定会选择你的。”

  智子大步离开,走远后她又转过身来.对沉默相视的程心和AA喊道:

  “可怜虫们,准备去澳大利亚吧!”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