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二节

所属书籍: 三体3:死神永生     发布时间:2012-11-15

  【威慑纪元13年,审判】

  对“青铜时代”号案件的审理由太阳系舰队的军事法庭进行,法庭位于地球同步轨道的舰队基地中。舰队国际的主体位于火星、小行星带和木星轨道上,但由于地球国际对此案极为关注,于是把法庭设在地球附近。为适应来自地面的旁听者,基地旋转产生重力,在法庭宽阔的窗外,蓝色的地球、耀眼的太阳和银河系灿烂的星海交替出现,仿佛是不同价值观的宏大展示,“青铜时化’号案件就在这变幻的光影中开庭。法庭审理持续了一个月,以下是部分庭审记录。

  尼尔·斯科特,男,45岁,上校军衔,时任“青铜时代”号舰长。

  ……法官:我们还需要再次回到时“量子”号攻击的决策过程上来。,斯科特:那我再重复一遍,攻击是由我独立决定并下令进行的,之前我没有同“青铜时代”号的任何一位军官讨论和沟通过。

  法官:你一直试图独揽全部责任,这对你,甚至是你试图祖护的对象,都不利。

  公诉人:已经证明,攻击前有过一次全舰投票。

  斯科特:对这次的投票我已经做过说明,舰上人员总计1775名.赞同攻击的只有59人,不是攻击的原因和依据。

  法官:你能给出这59人的名单吗?

  斯科特:投票是无记名的,在舰内网络上进行,这些在航行和作战日志上都有记录。

  公诉人:你没有说实话。我们有充分证据证明,投票是记名的,更重要的是,结果与你所说的完全不同,你墓改了日志记录。

  法官:我们现在需要你交出真实的投票结果记录。

  斯斯科:我没有,现在那上面显示的结果就是真实的。

  法官:尼尔·斯科特.我提醒你,如果你继续对法庭调查采取这种不合作的态度,可能会害了你的许多无辜的部下.也就是那些曾对攻击“量子”号投反对票的人。如果没有你提供的证据,我们只能依据现有罪证对“青铜时代”号所有下级军官、所有士官和士兵统一定罪量刑。

  斯科特:怎么能这么做?!我们面对的是法律吗?你是法官吗?无罪推定原则呢?

  法官:对反人类罪不适用无罪推定原则,这一国际法准则在危机纪元就确立了,以确保人类的叛徒受到法律制裁。

  斯科特:我们不是人类的叛徒!我们为地球而战时,你们在哪儿?!

  公诉人:你们是!两个世纪前的地球三体组织背叛人类的利益,今天的你们背叛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准则。

  斯科特:(沉默)法官:希望你知道伪造证据的后果。另外,在开庭时你曾代表本案所有被告发表过一份声明,对“量子”号1847名死难者和他们亲人表示忏悔,现在是你体现诚意的时候了。

  斯科特:(长时间沉致)好吧,我交出真实结果,你们可以从“青铜时代”号上日志数据库中的一个加密记录中得到,那里有全部的投票记录。

  公诉人:在此之前,你能对大体情况做一个说明吗?比如,赞成攻击“量子”号的人有多少?

  斯科特:1670人,占舰上总人数的94%。

  法官:请肃静!

  斯科特:但即使结果不是这样,即使赞成率低于50%,我也会发起攻击。

  公诉人:那我提醒你:“青铜时代”号与太阳系另一侧的“自然选择”

  号等新舰不同,A.I.智能程度较低,没有部下的配合,你不可能单独发动攻击。

  ……赛巴斯蒂安·史耐德,男,31岁,少校军衔,时任“青铜时代”号武器系统目标甄别和攻击模式控制军官。

  ……公诉人:你是“青铜时代”号上除舰长外唯一拥有阻止或中止攻击的系统权限的军官。

  史耐德:是的。

  法官:你没有这么做。

  史耐德:没有。

  法官:你当时的心理状态是什么?

  史耐德:那一瞬间,哦,不是攻击的那一瞬间,是之前我得知“青铜时代”号再也不可能返回、飞船就是我的全部世界的那一瞬间,我就改变了。

  没有过程,一下子就变了,变成另外一个人,就好像——那个传说中的什么思想钢印一样。

  法官:你认为有可能吗?我是说舰上存在思想钢印。

  史耐德:当然不可能,我只是比喻,太空本身就是一个思想钢印……总之那一瞬间我就放弃了自我,成了集体的一部分,成了集体的一个细胞、一个零件——只有集体生存下来,自己的存在才有意义……就是这样,我说不清楚,我不指望你们理解。即使您,法官先生,亲自乘上“青铜时代”号,再向太阳系外沿着我们的航线航行几万个天文单位,甚至比那更远,你也不可能理解,因为你知道你还会回来,你的灵魂一步都没离开,还在地球上——除非飞船的后面突然间一无所有.太阳地球都消失.变成一片虚空.那时你才能理解我的那种变化。

  我是加利福尼亚人,公元1967年,在我的家乡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一个名叫岁恩·琼斯的高中教师(哦,请不要因为暂时跑题打断我,谢谢为了让他的学生透彻地理解什么是极权、什么是纳粹,就在班上用摸拟的方式建立了一个极权社会。只用了五天时间,琼斯就成功了.他的班级成了一个微型的纳锌德国,在那里,每个学生都自愿放弃了自我和自由.融入至高无上的集体。并对集体的目标充满宗教般的狂热。最后,这场以游戏开始的教学试验几乎失控。后来这件事被德国人拍成了电影,当事人还写过一本书,名叫《极权只需五天)。同样,“青铜时代”号在得知了自己永远流浪太空的命运后,也建立了这样一个集体极权社会,知道我们用了多长时间吗?

  五分钟。

  真的只有五分钟,那个全体会议只开了五分钟,这个极权社会的基本价值观就得到了“青铜时代”号上绝大多数人的认可。所以,当人类真正流落太空时,极权只需五分钟。

  ……鲍里斯·洛文斯基,男,36岁,中校军衔,时任“青铜时代”号副舰长。

  ……法官:是你率领首批小分队进入被攻击的“量子”号吗?

  洛文斯基:是的。

  法官:当时里面还有活着的人吗?

  洛文斯基:没有。

  法官:遗体情况怎么样?

  洛文斯基:人都死于氛弹电磁脉冲作用于舰体产生的次声波,遗体全部完好。

  法官:你们是怎么处理遗体的?

  洛文斯基:像“蓝色空间”号那样,为他们建立了纪念碑。

  法官:纪念碑中有遗体吗?

  洛文斯基:没有,我怀疑太阳系另一端“蓝色空间”号建立的那座纪念碑中也没有。

  法官:遗体去了哪里?

  洛文斯基:补充舰上的食品库存。气·法官:全部?

  洛文斯基:全部。

  法官:这件事情是怎么决定下来的?是谁首先决定把遗体作为食物的?

  洛文斯基:这个……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当时感觉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我负责全舰后勤配给,指挥对遗体的贮存和分配等工作。

  法官:遗体是怎样食用的?

  洛文斯基:就是那样,大多数是同生态循环系统的蔬菜和肉类混在一起烹调。

  法官:食用者都是哪些人?

  洛文斯基:所有人,“青铜时代”号上的所有人。舰上四个餐厅里都有这种食物,肯定都吃过。

  法官:他们知道吃的是什么吗?

  洛文斯基:当然。

  法官:他们的反应呢?

  洛文斯基:我想,肯定有人有些不适应吧,但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哦,有一次在军官餐厅用餐时,我还听旁边的一位军官说了句:谢谢,乔伊娜。

  法官:什么意思?

  洛文斯基:卡尔·乔伊娜中尉是“量子”号上的通信军官,他吃的好像就是她的一部分。

  法官:他怎么可能知道吃的是谁呢?

  洛文斯基:您知道身份标识单元吧,像一粒米那么大,植入左臂,能耐高温,偶尔烹调时没把那东西取出来,食用者在盘子里发现时可以用随身通信器什么的把上面的信息读出来。

  法官:法庭肃静!请把两位晕倒的女士送出去……你们不会不知道,这种行为已经打破了人类的道德底线。

  洛文斯基:当时有另外的道德底线。“青铜时代”号在末日战役中超功率加速时,因为动力系统过载,舰上的生态循环系统断电近两个小时,系统因此造成严重损坏,恢复得很慢,冬眠系统也出现故障,只能容纳五百多人,这样还有一千多人要吃饭,当时如果没有额外的补给,会有一半人饿死。即使没有这种情况,考虑到未来漫长的航程,把那么多宝贵的蛋白质资源抛弃在太空中不加以利用,才是打破了道德底线……当然,我不是在为自己辫护。也没有为“青铜时代”号上的任何人辩护,当我已经恢复到地球人的思维时,讲出这些来并不容易,请相信,并不容易。

  尼尔·斯科特舰长在法庭的最后陈述:

  我没有太多可说的,只有一个警告:生命从海洋登上陆地是地球生物进化的一个里程碑,但那些上岸的鱼再也不是鱼了;同样,真正进入太空的人,再也不是人了。所以,人们,当你们打算飞向外太空再也不回头时,请千万慎重,需付出的代价比你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最后宣判结果:因犯反人类罪和谋杀罪,尼尔·斯科特舰长和其他六名高级军官被判终身监禁;其余1768人中,只有138人被宣布无罪,余下均被判刑,刑期从二十年至三百年不等。

  由于舰队国际的监狱位于火星和木星轨道之间荒凉的小行星带,犯人们只能再次飞离地球。“青铜时代”号返航后,他们虽来到了距地球近在咫尺的同步轨道,但三千五百亿千米中的这最后三万千米却永远走不过去了。当押送飞船加速时,同在返航的战舰中一样,他们又都飘落在船尾的舷窗上,像一堆永远无法归根的落叶,看着无数次萦绕梦中的蓝色地球渐渐远去,再次变成一颗淡蓝色的星星。

  在离开基地前,包括原副舰长洛文斯基、原目标甄别军官史耐德等十几人在宪兵的押解下最后一次进人“青铜时代”号,同接收该舰的新部队进行一些细节方面的交接。在过去的十几年中,这里曾是他们的整个世界,他们在各处精心设置了草地、森林和海岸的全息影像.还培育了真正的花草,修建了喷泉和鱼池,使这里真正成为家的样子。现在,这一切都不存在了,他们的痕迹被完全抹去,“青铜时代”号又变成了一艘冷冰冰的星际战舰。舰上遇到的每一个军人都对他们投来冷漠的目光,或者干脆忽略他们的存在。这些军人在敬礼时目光特别专注,以表明这军礼是对着押解他们的宪兵军官的,与这些穿囚服的人无关。

  史耐德被带到一个球形舱里,向三名军官交待一些目标甄别系统的技术细节。那三名军官两男一女,那名女中尉十分美丽,但这三人面对史耐德就像面对一个电脑查询界面一样,声音冷淡地输人问题等待回答,没有一丝礼貌的表示,更没一句多余的话。

  需解决的问题并不太多,一个小时就完成了。这时,史耐德在半空中的操作界面上点了几下,似乎是在离开前习惯性地关闭操作窗口,然后他突然猛踹舱壁,在失重中飞到球形舱的另一端。几乎同时,球形舱分成了两个,三名军官和一名宪兵被关在其中一个舱里,史耐德独自在另一间里。

  史耐德在面前调出一个操作界面,以令人目眩的速度点击着,那是一个通信界面,他在激活‘清铜时代”号的大功率超远程星际通信系统。

  一声闷响,舱壁被激光枪烧出一个小洞,舱内充满了白色的浓烟。宪兵从另一侧把枪管伸过来,对准史耐德,警告他立刻停止操作书丁开舱门。

  “青铜时代’呼叫‘蓝色空间’!‘青铜时代’呼叫‘蓝色空间!”史耐德的声音并不高,他知道呼叫传输的距离与他的音高无关。

  一束激光穿透史耐德的胸膛,血液变成红色的蒸汽喷出,被自己的血雾所笼罩的他,用尽最后的生命嘶哑地喊出一句话:

  “不要返航,这里不是家!”

  对于地球发出的返航诱饵,“蓝色空问”号本来就比“青铜时代”号多了一些犹豫和怀疑,它只进行低功率减速,直至收到“青铜时代”号的警报时,还保持着离开太阳系的正速度。收到警报后,它立刻由减速转换为全功率加速,继续逃离太阳系。

  当地球通过三体的钾子情报得知这个消息时,两个文明第一次拥有了一个共同的敌人,令他们欣慰的是.“蓝色空间”号前还不具备对两个世界进行黑暗森林硼撇能力,它既使以从大功率向宇宙发送两个恒星系的坐标标,也几乎不可能被第三方收到。要到达最近的恒星巴纳德星进行恒星级功率的宁宙广播。以“蓝色空问”号的航行能力,需要三百年时间;但目前它的航向并没有改变以指向巴纳德星.而是仍然向着之前确定的目标NH558J2星飞行.需两千多年才能到达。

  “万有引力”号立刻起航追击“蓝色空间”号,这是目前太阳系唯一一艘能够进行恒星际航行的飞船。在此之前,三体世界曾提议由速度更快的水滴(正式称呼是强互作用力宇宙探测器)追赶并摧毁目标,但地球世界坚决拒绝了这个提议,认为这是人类的内部事务。末日战役是人类最大的创伤,十多年来,其疼痛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愈加剧烈。允许水滴再次攻击人类,在政治上是绝对不可接受的,尽管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蓝色空间”号已经是一艘异类的飞船了,但对其执法只能由人类实施。也许考虑到时间充裕,三体世界没有坚持,只是强调“万有引力”号具有发射引力波的能力,必须保证它的绝对安全,水滴应与其同行,以确保对“蓝色空间”号的压倒优势。

  于是,“万有引力”号与两个水滴编队航行,它们之间的距离保持在几千米。两者大小悬殊,当看到“万有引力”号的全景时,水滴几乎不可见,但后者表面却完整而清晰地映着“万有引力”号的镜像。

  “万有引力”号只比“蓝色空间”号晚建十年时间,除了引力波发射,并没有更多的先进技术.其推进能力只是略优于“蓝色空间”号,能追上后者完全凭借燃料优势。即使这样,按照目前两舰的速度和加速度,“万有引力”号追上‘.蓝色空间”号也需要五十年时间。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