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寂静的春天

所属书籍: 三体1:地球往事     发布时间:2012-11-14

两年以后,大兴安岭。

“顺山倒咧——”

随着这声嘹亮的号子,一棵如巴特农神庙的巨柱般高大的落叶松轰然倒下,叶文洁感到大地抖动了一下。她拿起斧头和短锯,开始从巨大的树身上去掉枝丫。每到这时,她总觉得自己是在为一个巨人整理遗体。她甚至常常有这样的想象:这巨人就是自己的父亲。两年前那个凄惨的夜晚,她在太平间为父亲整理遗容时的感觉就在这时重现。巨松上那绽开的树皮,似乎就是父亲躯体上累累的伤痕。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六个师四十一个团十多万人就分布在这辽阔的森林和草原之间。刚从城市来到这陌生的世界时,很多兵团知青都怀着一个浪漫的期望:当苏修帝国主义的坦克集群越过中蒙边境时,他们将飞快地武装起来,用自己的血肉构成共和国的第一道屏障。事实上,这也确实是兵团组建时的战略考虑之一。但他们渴望的战争就像草原天边那跑死马的远山,清晰可见,但到不了眼前,于是他们只有垦荒、放牧和砍伐。这些曾在“大串联”中燃烧青春的年轻人很快发现,与这广阔天地相比,内地最大的城市不过是个羊圈;在这寒冷无际的草原和森林间,燃烧是无意义的,一腔热血喷出来,比一堆牛粪凉得更快,还不如后者有使用价值。但燃烧是他们的命运,他们是燃烧的一代。于是,在他们的油锯和电锯下,大片的林海化为荒山秃岭;在他们的拖拉机和康拜因(联合收割机)下,大片的草原被犁成粮田,然后变成沙漠。

叶文洁看到的砍伐只能用疯狂来形容,高大挺拔的兴安岭落叶松、四季长青的樟子松、亭亭玉立的白桦、耸入云天的山杨、西伯利亚冷杉,以及黑桦、柞树、山榆、水曲柳、钻天柳、蒙古栎,见什么伐什么,几百把油锯如同一群钢铁蝗虫,她的连队所过之处,只剩下一片树桩。

整理好的落叶松就要被履带拖拉机拖走了,在树干另一头,叶文洁轻轻抚摸了一下那崭新的锯断面,她常常下意识地这么做,总觉得那是一处巨大的伤口,似乎能感到大树的剧痛。她突然看到,在不远处树桩的锯断面上,也有一只在轻轻抚摸的手,那手传达出的心灵的颤抖,与她产生了共振。那手虽然很白皙,但能够看出是属于男性的。叶文洁抬头,看到抚摸树桩的人是白沐霖,一个戴眼镜的瘦弱青年,他是兵团《大生产报》的记者,前天刚到连队来采访。叶文洁看过他写的文章,文笔很好,其中有一种与这个粗放环境很不协调的纤细和敏感,令她很难忘。

“马钢,你过来。”白沐霖对不远处一个小伙子喊道,那人壮得像这棵刚被他伐倒的落叶松。他走过来,白记者问道:“你知道这棵树多大年纪了?”

“数数呗。”马钢指指树桩上的年轮说。

“我数了,三百三十多岁呢。你锯倒它用了多长时间?”

“不到十分钟吧,告诉你,我是连里最快的油锯手,我到哪个班,流动红旗就跟我到那儿。”马钢看上去很兴奋,让白记者注意到的人都这样,能在《大生产报》的通讯报道上露一下脸也是很光荣的事。

“三百多年,十几代人啊,它发芽时还是明朝呢,这漫长的岁月里,它经历过多少风雨,见过多少事。可你几分钟就把它锯倒了,你真没感觉到什么?”

“你想让我感觉到什么呢?”马钢愣了一下,“不就一棵树嘛,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树,比它岁数长的老松多的是。”

“忙你的去吧。”白沐霖摇摇头,坐在树桩子上轻轻叹息了一声。

马钢也摇摇头,记者没有报道他的兴趣,令他很失望。“知识分子毛病就是多。”他说的时候还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叶文洁,他的话显然也包括了她。

大树被拖走了,地面上的石块和树桩划开了树皮,使它巨大的身躯皮开肉绽。它原来所在的位置上,厚厚的落叶构成的腐殖层被压出了一条长沟,沟里很快渗出了水,陈年落叶使水呈暗红色,像血。

“小叶,过来歇歇吧。”白沐霖指指大树桩空着的另一边对叶文洁说。文洁确实累了,放下工具,走过来和记者背靠背地坐着。

沉默了好一会儿,白沐霖突然说:“我看得出来你的感觉,在这里也就我们俩有这种感觉。”

文洁仍然沉默着,白沐霖预料她不会回答。叶文洁平时沉默寡言,很少与人交流,有些刚来的人甚至误认为她是哑巴。

白沐霖自顾自地说下去:“一年前打前站时我就到过这个林区,记得刚到时是晌午,接待我们的人说要吃鱼,我在那间小树皮屋里四下看看,就烧着一锅水,哪有鱼啊;水开后,见做饭的人拎着擀面杖出去,到屋前的那条小河中‘乒乓’几棒子,就打上几条大鱼来……多富饶的地方,可现在看看那条河,一条什么都没有的浑水沟。我真不知道,现在整个兵团的开发方针是搞生产还是搞破坏?”

“你这种想法是从哪儿来呢?”叶文洁轻声问,并没有透露出她对这想法是赞同还是反对,但她能说话,已经让白沐霖很感激了。

“我刚看了一本书,感触很深……你能读英文吧?”看到文洁点点头,白沐霖从包中掏出一本蓝色封面的书,在递给文洁时,他有意无意地四下看了看,“这本书是六二年出的,在西方影响很大。”文洁转身接过书,看到书名是《SILENT SPRING》,作者是Rachel Carson。“哪儿来的?”她轻声问。

“这本书引起了上级的重视,要搞内参,我负责翻译与森林有关的那部分。”

文洁翻开书,很快被吸引住了,在短短的序章中,作者描述了一个在杀虫剂的毒害下正在死去的寂静的村庄,平实的语言背后显现着一颗忧虑的心。

“我想给中央写信,反映建设兵团这种不负责任的行径。”白沐霖说。

叶文洁从书上抬起头来,好半天才明白他意思,没说什么又低头看书。

“你要想看就先拿着,不过最好别让其他人看见,这东西,你知道……”白沐霖说着,又四下看了看,起身离去。

三十八年后,在叶文洁的最后时刻,她回忆起《寂静的春天》对自己一生的影响。在这之前,人类恶的一面已经在她年轻的心灵上刻下不可愈合的巨创,但这本书使她对人类之恶第一次进行了理性的思考。这本来应该是一本很普通的书,主题并不广阔,只是描述杀虫剂的滥用对环境造成的危害,但作者的视角对叶文洁产生了巨大的震撼:蕾切尔?卡逊所描写的人类行为——使用杀虫剂,在文洁看来只是一项正当和正常的、至少是中性的行为;而本书让她看到,从整个大自然的视角看,这个行为与“文化大革命”是没有区别的,对我们的世界产生的损害同样严重。那么,还有多少在自己看来是正常甚至正义的人类行为是邪恶的呢?

再想下去,一个推论令她不寒而栗,陷入恐惧的深渊:也许,人类和邪恶的关系,就是大洋与漂浮于其上的冰山的关系,它们其实是同一种物质组成的巨大水体,冰山之所以被醒目地认出来,只是由于其形态不同而已,而它实质上只不过是这整个巨大水体中极小的一部分……人类真正的道德自觉是不可能的,就像他们不可能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大地。要做到这一点,只有借助于人类之外的力量。

这个想法最终决定了叶文洁的一生。

四天后,叶文洁去还书。白沐霖住在连队唯一的一间招待房里,文洁推开门,见他疲惫地躺在床上,一身泥水和木屑,见到文洁,他赶紧起身。

“今天干活儿了?”文洁问。

“下连队这么长时间了,不能总是甩手到处转,劳动得参加,三结合嘛。哦,我们在雷达峰干,那里林木真密,地下的腐叶齐膝深,我真怕中了瘴气。”白沐霖说。

“雷达峰?!”文洁听到这个名字很吃惊。

“是啊,团里下的紧急任务,要围着它伐出一圈警戒带。”

雷达峰是一个神秘的地方,那座陡峭的奇峰本没有名字,只是因为它的峰顶有一面巨大的抛物面天线才得此名。其实,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那不是雷达天线,虽然它的方向每天都会变化,但从未连续转动过。那天线在风中发出低沉的嗡嗡声,很远都能听到。连队的人只知道那是一个军事基地,听当地人说,三年前建设那个基地时,曾动用巨大的人力,向峰顶架设了一条高压线,开辟了一条通向峰顶的公路,有大量的物资沿公路运上去。但基地建成后,竞把这条公路拆毁了,只留下一条勉强能通行的林间小路,常有直升机在峰顶起降。

那座天线并不总是出现,风太大时它会被放倒,而当它立起来时,就会发生许多诡异的事情:林间的动物变得焦躁不安,林鸟被大群地惊起,人也会出现头晕恶心等许多不明症状:在雷达峰附近的人还特别容易掉头发,据当地人说,这也是天线出现后才有的事。

雷达峰有许多神秘的传说:一次下大雪,那个天线立起来,这方圆几里的雪立刻就变成了雨!当时地面仍在严寒中,雨水在树上冻住,每棵树都挂起了大冰挂子,森林成了水晶宫,其间不断地响着树枝被压断的“咔嚓”声和冰挂子坠地的“轰轰”声。有时,在天线立起时,晴空会出现雷电,夜间天空中能看到奇异的光晕……雷达峰警戒森严,建设兵团的连队驻扎后,连长第一件事就是让所有人注意不要擅自靠近雷达峰,否则基地的岗哨可以不经警告就开枪。上星期,连队里两个打猎的兵团战士追一只狍子,不知不觉追到了雷达峰下,立刻招来了来自半山腰上岗亭的急促射击,幸亏林子密,两人没伤着跑了回来,其中一个吓得尿了一裤子。第二天连里开会,每人挨了一个警告处分。可能正是因为这事,基地才决定在周围的森林中开伐一圈警戒带,而兵团的人力可以随他们调用,也可见其行政级别很高。

白沐霖接过书,小心地放到枕头下面,同时从那里拿出了几页写得密密麻麻的稿纸,递给文洁,“这是那封信的草稿,你看看行吗?”

“信?”

“我跟你说过的,要给中央写信。”纸上的字迹很潦草,叶文洁很吃力地看完了。这封信立论严谨,内容丰富:从太行山因植被破坏,由历史上的富庶之山变成今天贫瘠的秃岭,到现代黄河泥沙含量的急剧增加,得出了内蒙古建设兵团的大垦荒将带来严重后果的结论。文洁这才注意到,他的文笔真的与《寂静的春天》很相似,平实精确而蕴涵诗意,令理科出身的她感到很舒适。

“写得很好。”她由衷地赞叹道。

白沐霖点点头,“那我寄出去了。”说着拿出了一本新稿纸要誊抄,但手抖得厉害,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第一次使油锯的人都是这样,手抖得可能连饭碗都端不住,更别说写字了。

“我替你抄吧。”叶文洁说,接过白沐霖递来的笔抄了起来。

“你字写得真好。”白沐霖看着稿纸上抄出的第一行字说,他给文洁倒了一杯水,手仍然抖得厉害,水洒出来不少,文洁忙把信纸移开些。

“你是学物理的?”白沐霖问。

“天体物理,现在没什么用处了。”文洁回答,没有抬头。

“那就是研究恒星吧,怎么会没用处呢?现在大学都已复课,但研究生不再招了,你这样的高级人才窝到这种地方,唉……”

文洁没有回答,只是埋头抄写,她不想告诉白沐霖,自己能进入建设兵团已经很幸运了。对于现实,她什么都不想说,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屋里安静下来,只有钢笔尖在纸上划动的沙沙声。文洁能闻到身边记者身上松木锯末的味道,自父亲惨死后,她第一次有一种温暖的感觉,第一次全身心松弛下来,暂时放松了对周围世界的戒心。

一个多小时后,信抄完了,又按白沐霖说的地址和收信人写好了信封,文洁起身告辞,走到门口时,她回头说:“把你的外衣拿来,我帮你洗洗吧。”说完后,她对自己的这一举动很吃惊。

“不,那哪行!”白沐霖连连摆手说,“你们建设兵团的女战士,白天干的都是男同志的活儿,快回去休息吧,明天六点就要上山呢。哦,文洁,我后天就要回师部了,我会把你的情况向上级反映一下,也许能帮上忙呢。”

“谢谢,不过我觉得这里很好,挺安静的。”文洁看着月光下大兴安岭朦胧的林海说。

“你是不是在逃避什么?”

“我走了。”叶文洁轻声说,转身离去。

白沐霖看着她那纤细的身影在月光下消失,然后,他抬头遥望文洁刚才看过的林海,看到远方的雷达峰上,巨大的天线又缓缓立起,闪着金属的冷光。

三个星期后的一天中午,叶文洁被从伐木场紧急召回连部。一走进办公室,她就发现气氛不对,连长和指导员都在,还有一个表情冷峻的陌生人,他面前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旁边两件东西显然是从公文包中拿出来的,那是一个信封和一本书,信封是拆开的,书就是那本她看过的《SILENT SPRING》。

这个年代的人对自己的政治处境都有一种特殊的敏感,而这种敏感在叶文洁身上更强烈一些,她顿时感到周围的世界像一个口袋般收紧,一切都向她挤压过来。

“叶文洁,这是师政治部来调查的张主任,”指导员指指陌生人说,“希望你配合,要讲实话。”

“这封信是你写的吗?”张主任问,同时从信封中抽出信来。叶文洁伸手去拿,但张主任没给她,仍把信拿在自己手中,一页一页翻给她看,终于翻到了她想看的最后一页,落款上没有姓名,只写着“革命群众”四个字。

“不,不是我写的。”文洁惊恐地摇摇头。

“可这是你的笔迹。”

“是,可我是帮别人抄的。”

“帮谁?”平时在连队遇到什么事,叶文洁很少为自己申辩,所有的亏都默默地吃了,所有的委屈都默默地承受,更不用说牵连别人了。但这次不同,她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是帮那位上星期到连队来采访的《大生产报》记者抄的,他叫……”

“叶文洁!”张主任的眼睛像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她,“我警告你,诬陷别人会使你的问题更加严重。我们已经从白沐霖同志那里调查清楚了,他只是受你之托把信带到呼和浩特发出去,并不知道信的内容。”

“他……是这么说的?!”文洁眼前一黑。

张主任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拿起了那本书,“你写这封信,一定是受到了它的启发。”他把书对着连长和指导员展示了一下,“这本书叫《寂静的春天》,1962年在美国出版,在资本主义世界影响很大。”他接着从公文包中拿出了另一本书,封面是白皮黑字,“这是这本书的中译本,是有关部门以内参形式下发的,供批判用。现在,上级对这本书已经做出了明确的定性:这是一部反动的大毒草。该书从唯心史观出发,宣扬末世论,借环境问题之名,为资本主义世界最后的腐朽没落寻找托辞,其实质是十分反动的。”

“可这本书……也不是我的。”文洁无力地说。

“白沐霖同志是上级指定的本书译者之一,他携带这本书是完全合法的,当然,他也负有保管责任,不该让你趁他在劳动中不备时偷拿去看——现在,你从这本书中找到了向社会主义进攻的思想武器。”叶文洁沉默了,她知道自己已经掉到陷阱的底部,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

与后来人们熟知的一些历史记载相反,白沐霖当初并非有意陷害叶文洁,他写给中央的那封信也可能是出于真诚的责任心。那时怀着各种目的直接给中央写信的人很多,大多数信件石沉大海,也有少数人因此一夜之间飞黄腾达或面临灭顶之灾。当时的政治神经是极其错综复杂的,作为记者,白沐霖自以为了解这神经系统的走向和敏感之处,但他过分自信了,他这封信触动了他以前不知道的雷区。得知消息后,恐惧压倒了一切,他决定牺牲叶文洁,保护自己。

半个世纪后,历史学家们一致认为,l969年的这一事件是以后人类历史的一个转折点。

白沐霖无意之中成为一个标志性的关键历史人物,但他自己没有机会知道这点,历史学家们失望地记载了他平淡的余生。白沐霖在《大生产报》一直工作到1975年,那时内蒙古建设兵团撤销,他调到一个东北城市的科协工作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然后出国到加拿大,在渥太华一所华语学校任教师至l991年,患肺癌去世。余生中他没对任何人提起过叶文洁的事,是否感到过自责和忏悔也不得而知。

“小叶啊,连里对你可是仁至义尽了。”连长喷出一口辣烈的莫合烟,看着地面说, “你出身和家庭背景都不好,可我们没把你当外人。针对你脱离群众、不积极要求进步的倾向,我和指导员都多次找你谈过,想帮助你。谁想到,你竟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

“我早就看出来,她对‘文化大革命’的抵触情绪是根深蒂固的。”指导员接着说。

“下午,派两个人,把她和这些罪证一起送到师部去。”张主任面无表情地说。

同室的三名女犯相继被提走,监室里只剩叶文洁一个人了。墙角的那一小堆煤用完了也没人来加,炉子很快灭了,监室里冷了下来,叶文洁不得不将被子裹在身上。

天黑前来了两个人,其中一名是年长些的女干部,随行的那人介绍说她是中级法院军管会的军代表(注:在“文革”的那一阶段,大部分中高级公检法机构处于军管状态,军代表对司法拥有最终决定权)。

“程丽华。”女干部自我介绍说,她四十多岁,身穿军大衣,戴着一副宽边眼镜,脸上线条柔和,看得出年轻时一定很漂亮,说话时面带微笑,让人感到平易近人。叶文洁清楚,这样级别的人来到监室见一个待审的犯人,很不寻常。她谨慎地对程丽华点点头,起身在狭窄的床铺上给她让出坐的地方

“这么冷,炉子呢?”程丽华不满地看了站在门口的看守所所长一眼,又转向文洁, “嗯,年轻,你比我想的还年轻。”说完坐在床上,离文洁很近,低头翻起公文包来,嘴里还像老大妈似的嘟囔着,“小叶你糊涂啊,年轻人都这样,书越读得多越糊涂了,你呀你呀……”她找到了要找的东西,把那一小打文件抱在胸前,抬头看着叶文洁,目光中充满了慈爱,“不过,年轻人嘛,谁没犯过错误?我就犯过,那时我在四野的文工团,苏联歌曲唱得好,一次政治学习会上,我说我们应该并人苏联,成为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的一个新共和国,这样国际共产主义的力量就更强大了……幼稚啊,可谁没幼稚过呢?还是那句话,不要有思想负担,有错就认识就改,然后继续革命嘛。”

程丽华的一席话拉近了叶文洁与她的距离,但叶文洁在灾难中学会了谨慎,她不敢贸然接受这份奢侈的善意。

程丽华把那叠文件放到叶文洁面前的床面上,递给她一枝笔,“来,先签了字,咱们再好好谈谈,解开你的思想疙瘩。”她的语气,仿佛在哄一个小孩儿吃奶。

叶文洁默默地看着那份文件,一动不动,没有去接笔。

程丽华宽容地笑笑,“你是可以相信我的,我以人格保证,这文件内容与你的案子无关,签字吧。”

站在一边的那名随行者说:“叶文洁,程代表是想帮你的,她这几天为你的事可没少操心。”程丽华挥手制止他说下去。“能理解的,这孩子,唉,给吓坏了。现在一些人的政策水平实在太低,建设兵团的,还有你们法院的,方法简单,作风粗暴,像什么样子!好吧,小叶,来,看看文件,仔细看看吧。”

叶文洁拿起文件,在监室昏黄的灯光下翻看着。程代表没骗她,这份材料确实与她的案子无关,是关于她那已死去的父亲的。其中记载了父亲与一些人交往情况和谈话内容,文件的提供者是叶文洁的妹妹叶文雪。作为一名最激进的红卫兵,叶文雪积极主动地揭发父亲,写过大量的检举材料,其中的一些直接导致了父亲的惨死。但这一份材料文洁一眼就看出不是妹妹写的,文雪揭发父亲的材料文笔激烈,读那一行行字就像听着一挂挂炸响的鞭炮,但这份材料写得很冷静、很老到,内容翔实精确,谁谁谁哪年哪月哪日在哪里见了谁谁谁又谈了什么,外行人看去像一本平淡的流水账,但其中暗藏的杀机,绝非叶文雪那套小孩子把戏所能相比的。

材料的内容她看不太懂,但隐约感觉到与一个重大国防工程有关。作为物理学家的女儿,叶文洁猜出了那就是从1964年开始震惊世界的中国两弹工程。在这个年代,要搞倒一个位置很高的人,就要在其分管的各个领域得到他的黑材料,但两弹工程对阴谋家们来说是个棘手的领域,这个工程处于中央的重点保护之下,得以避开“文革”的风雨,他们很难插手进去。

由于出身问题没通过政审,父亲并没有直接参加两弹研制,只是做了一些外围的理论工作,但要利用他,比利用两弹工程的那些核心人物更容易些。叶文洁不知道材料上那些内容是真是假,但可以肯定,上面的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具有致命的政治杀伤力。除了最终的打击目标外,还会有无数人的命运要因这份材料坠入悲惨的深渊。材料的末尾是妹妹那大大的签名,而叶文洁是要作为附加证人签名的,她注意到,那个位置已经有三个人签了名。

“我不知道父亲和这些人说的这些话。”叶文洁把材料放回原位,低声说。

“怎么会不知道呢?这其中许多的谈话都是在你家里进行的,你妹妹都知道你就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但这些谈话内容是真实的,你要相信组织。”

“我没说不是真的,可我真的不知道,所以不能签。”

“叶文洁,”那名随行人员上前一步说,但又被程代表制止了。她朝文洁坐得更近些,拉起她一只冰凉的手,说:

“小叶啊,我跟你交个底吧。你这个案子,弹性很大的,往低的说,知识青年受反动书籍蒙蔽,没什么大事,都不用走司法程序,参加一次学习班好好写几份检查,你就可以回兵团了;往高说嘛,小叶啊,你心里也清楚,判现行反革命是完全可以的。对于你这种政治案件,现在公检法系统都是宁左勿右,左是方法问题,右是路线问题,最终大方向还是要军管会定。当然,这话只能咱们私下说说。”

随行人员说:“程代表是真的为你好,你自己看到了,已经有三个证人签字了,你签不签又有多大意义。叶文洁,你别一时糊涂啊。”

“是啊,小叶,看着你这个有知识的孩子就这么毁了,心疼啊!我真的想救你,你千万要配合。看看我,我难道会害你吗?”

叶文洁没有看军代表,她看到了父亲的血。

“程代表,我不知道上面写的事,我不会签的。”程丽华沉默了,她盯着文洁看了好一会儿,冰冷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然后她慢慢地将文件放回公文包,站起身,她脸上慈祥的表情仍然没有褪去,只是凝固了,仿佛戴着一张石膏面具。她就这样慈祥地走到墙角,那里放着一桶盥洗用的水,她提起桶,把里面的水一半泼到叶文洁的身上,一半倒在被褥上,动作中有一种有条不紊的沉稳,然后扔下桶转身走出门,扔下了一句怒骂:“顽固的小杂种!”

看守所所长最后一个走,他冷冷地看了浑身湿透的文洁一眼,“咣”一声关上门并锁上了。

在这内蒙古的严冬,寒冷通过湿透的衣服,像一个巨掌将叶文洁攥在其中,她听到自己牙齿打颤的“咯咯”声,后来这声音也消失了。深人骨髓的寒冷使她眼中的现实世界变成一片乳白色,她感到整个宇宙就是一块大冰,自己是这块冰中唯一的生命体。她这个将被冻死的小女孩儿手中连火柴都没有,只有幻觉了……

她置身于其中的冰块渐渐变得透明了,眼前出现了一座大楼,楼上有一个女孩儿在挥动着一面大旗,她的纤小与那面旗的阔大形成鲜明对比,那是文洁的妹妹叶文雪。自从与自己的反动学术权威家庭决裂后,叶文洁再也没有听到过她的消息,直到不久前才知道妹妹已于两年前惨死于武斗。恍惚中,挥旗的人变成了白沐霖,他的眼镜反射着楼下的火光;接着那人又变成了程代表,变成了母亲绍琳,甚至变成父亲。旗手在不断变换,旗帜在不间断地被挥舞着,像一只永恒的钟摆,倒数着她那所剩无几的生命。

渐渐地旗帜模糊了,一切都模糊了,那块充满宇宙的冰块又将她封在中心,这次冰块是黑色的。

发表评论

41 条评论 发表在" 2.寂静的春天 "上

  1. 战魂 于2018-07-19 17:51 说道:

    真不理解为什么有人还尊毛为神

  2. 匿名 于2018-07-18 20:00 说道:

    文革是毛发动的,那四人帮把它发挥的淋漓尽致,他是恶魔、撒旦,让中华民族陷入十年浩劫。活那么老,便宜他了。他应该被判为死刑,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不得超生。其行为应该被唾弃,暴尸街头

  3. 匿名 于2018-07-18 19:51 说道:

    毛的罪恶让我们与西方国家拉大了距离,他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华奸!

  4. 无聊 于2018-06-29 10:24 说道:

    三体到底是说什么

  5. 萍踪侠影 于2018-06-25 9:43 说道:

    程丽华,温和文静的外表下掩盖着比毒蛇还恶毒的内心。这就是文革,把人性都改变了。人物形象鲜明突出。

  6. 匿名 于2018-06-24 17:49 说道:

    干文革这种事情,不是丧心病狂就是魔鬼附身。世界上最恐怖的恐怖主义。一个自称神的人救万民于水火,让他们感恩戴德,感到幸福。然后再他们于人间地狱。感受恐怖,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7. 天方夜谭1688 于2018-06-22 15:34 说道:

    疯狂时代,被愚弄的无知少年,再加上别有用心的钻营者。相信始作俑者初心只是私心,并没有让全国人民受苦受难之意,监管不到位、本位思想、官僚主义、自以为是的思想蒙骗了许多上位者,给中国同全人类都带来了不可估计的损失!

  8. 于2018-06-18 9:45 说道:

    写得好

  9. maomao 于2018-05-21 15:33 说道:

    正视这个时代, 当时不敢,不想阅读这个阶段的书籍. 现在, 期望自己理性的对待,可以成熟的,客观的查阅当时的人生.

  10. 匿名 于2018-04-20 14:57 说道:

    祝当年当红卫兵的老不死们全部得癌症,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11. 水边 于2018-02-23 11:30 说道:

    文笔很好,人物具体形象深刻。

  12. 匿名 于2018-02-14 16:18 说道:

    老不死的红色小将们现在还会上网了?

  13. 敢言 于2018-01-27 15:36 说道:

    毛的罪恶人神共愤!

  14. 于2018-01-27 10:48 说道:

    毛的罪恶人神共愤,天地同诛!

  15. 敢言 于2018-01-27 10:37 说道:

    毛的罪恶人神共愤!天地同诛!

  16. 第五元素 于2018-01-21 10:04 说道:

    当年那家地主,前些年也回家省亲了。
    当年某党要得天下,49年之前突然跑路。50年过去了,我们才知道他们家在湖南当了省级大官。然后你懂的,子孙女婿各种国企老总的位子。家族也人丁兴旺。
    我外公小时候还和地主家的同辈人玩的挺好。人家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想帮衬一下都帮衬不到了。我舅舅那是烂泥扶不上墙了,看上去老实,说个话都结巴,还一肚子坏水,总想着怎么报复社会。
    到我表哥这代人疯了,他们这姓氏算是绝后了。
    湖南人每年都会寄几千块钱给我外公,可是这有什么用呢。

    我父亲这边就很好笑了。我爷爷当年可是吃喝嫖赌,家里败光,等到解放,贫农身份混了个治保主任,后来也没少害人。生了7姊妹,各个平安。我父亲根正苗红,高中毕业,参军,转业,后来混了个小官。
    我外公这边本来有4个孩子的,大跃进的时候,生白喉死了2个。我母亲说,当时能吃康饼就是过节。没有饿死那么严重,营养不良,病死的不少。

  17. 第五元素 于2018-01-21 9:41 说道:

    关于文革,我是1985年生人。自己是不知道当年的事。但是父辈,爷爷辈知道。而且这些事流毒至今,影响我的生活。
    说文革没问题的,脑子有病。
    我是江西樟树人,算是偏远地区的小县城吧。
    那时的人都疯了。什么都能瞎编乱造的扯关系。为的就是打击异己。
    比如我外公,三代单穿,他早年丧父,是母亲把他拉扯大的,所谓的知识分子,是他母亲去地主家打工,节衣缩食供他读书。
    文革时期,因为他母亲给地主家做过工,被打成地主阶级。
    又因在抗战末期,人都打光了,国民党招兵,他读高中时期,全班绝大多数男生都报名参军。我外公他母亲当时为这事哭的死去活来。不久之后美国丢了2个原子弹,日本投降,这样我外公才没上前线战场。
    给国民党当过兵这件事,文革时期给人污蔑成—-打共产党的国民党兵。(我们当地有个民间公益组织,去年找到了当年他班上的很多同学,也找到了我外公。我外公91岁了,大哭了一场,终于洗清了污名,为这事,他耿耿于怀半个多世纪,受冤。)
    就这么一个偏远地区的小市民,身上就能背三个罪名—–臭老九,地主阶级,反动派。当年受了多少苦,侥幸活了下来。
    我母亲和他哥哥(即我舅舅),从小是什么环境中长大的,你们敢想么。
    我母亲还算坚强,人生际遇也比较好,后来碰上我父亲不计较成分论娶了她。
    回忆起当年,她说她本来是学习委员,结果连高中都没得上。还有那些同学打老师的事。
    我舅舅那简直就是变态人格。成分不好娶了个母老虎。生了儿子寄养在我外公那,学费,生活费一律不出。可以几年不来看一次儿子。
    我外公把我表哥送回家,想让他们父子亲近一下。被整的可真惨。
    后来我听说他想让外公借着他孙子体会一下他当年的滋味。。后来我表哥被整疯了。幻听幻觉,总觉得别人要害他,一条到晚拿刀,要点煤气罐。
    时好时坏,断断续续住院。把拆迁的钱全给花了也治不好。
    现在我外公连个家都没有,我父亲算是有路子,把我表哥送到一家精神病院关了快8年了。然后我外公住在我家老房子里。

  18. 敢言 于2018-01-19 19:49 说道:

    不可思议,中国仍有不少人执迷不悟,一个劲地极力美化毛的罪恶!

  19. 清冽 于2017-12-29 10:15 说道:

    我觉得毛主席的初衷是想将一切打平,消除阶级分化,然后所有人一同起步,这样会更晚一些出现阶级矛盾,更有利于社会稳定,然后整体提升,但是当时的人民学识整体偏低还盲目崇拜,被部分能言善辩的小人结果带跑偏了,最后“势”太大了凭他也无法扭转,有心无力,那时他老人家多大年纪了都,那时他人生的最后十年,老了。头是他起的,但路不是他带的,不能把后来的问题归之于他,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20. 匿名 于2017-12-25 9:33 说道:

    错误并不是一个人的,再者说了,有些人是嫉妒,毕竟写不出来这样的书。

  21. 匿名 于2017-12-21 15:42 说道:

    就说个恶心事儿吧,当年拿着毛主席语录接受接见的那小姑娘出了国后定居海外再没回来,现在都应该是奶奶辈的了吧。那场运动所有参与者内心究竟认不认同他们自己心里都清楚,有好多人一听到别人说文革错误就立马跳出来说没有毛有你们今天吗? 但新中国并不是毛一个人建立的,更不是GCD一个政党建立的,现在也不是文革时期,在网上敲键盘敲的飞起又能维护些什么呢。

  22. chshyu 于2017-11-23 12:14 说道:

    人格扭曲的年代,从上到下。

  23. 匿名 于2017-11-22 17:40 说道:

    匿名 于2017-08-18 13:33 说道:()

    知道什么是上令下达?就像湖南卫视搞的节目快乐大本,几个人传话游戏,传到最后一个人,话的意思已经变了,下面的人执行起来,就不是这个样了。如果一味的说谁谁的错,不如说是当时整个社会的错。全部失控了。

  24. 匿名 于2017-11-13 23:30 说道:

    没尽力过那个年代 不想说什么!!!!

  25. 匿名 于2017-08-18 13:33 说道:

    文革给谁会带来的动荡是显而易见 的,社会近乎停滞,知识分子惨遭迫害。这的确很大程度归于毛泽东。但是,有些人看到这里就坐不住了,生怕别人忘了毛的伟大功勋,急着跳出来狂吠:没有毛有你们今天吗。这种思维低级而愚蠢。毛是人还是神?是人就有可能犯错误。是错误就应该承认,而且没有任何人(起码我)否认毛泽东的功勋。毛泽东是一个伟人,我从始至终都对其敬佩。但是我自是说他是伟人,而不是圣人。圣洁到洁白无瑕。我不知道那些极力鼓吹社会公认的一个错误为正确时,这个人是个什么态度。你未亲历哪个动荡的年代,你不知道哪个年代所带来的灾难,你又有何资格妄加评论呢?错误本身不可怕。毛泽东的错误指导不可怕。可怕的是愚民浑然不知。坚定在自己“个人崇拜”的疯狂思想下不可自拔!

  26. 12 于2017-04-02 14:51 说道:

    一个时代 有一个时代的特征 我们都是事后诸葛亮有啥资格点评 如果你们生活在那个时代。不知道几十年后的中国是什么样 我想你也许也是红卫兵当中的一名 历史的对与错 只有后人才知道。

  27. 匿名 于2017-03-29 18:16 说道:

    真想一把掐死那些jian人

  28. 大汉过来人 于2016-09-25 14:27 说道:

    所以俗语说,一不做二不休

  29. 路过 于2016-08-31 18:05 说道:

    刘慈欣:1963年6月出生于北京,祖籍信阳市罗山,山西阳泉长大。
    1985年毕业于华北水利水电学院(现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水电工程系。 三体中描写的67年文革,作者才4岁,明显对文革有一种夸张的仇视,可能跟他曾下放山西阳泉有关。文笔很一般,沾了科幻小说空白期的光。

  30. 路过 于2016-08-31 17:59 说道:

    刘慈欣:1963年6月出生于北京,祖籍信阳市罗山,山西阳泉长大。
    1985年毕业于华北水利水电学院(现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水电工程系。 三体中描写 67年文革他才4岁,他对文革明显带有仇视,这可能跟他曾下放到山西阳泉有关。

  31. 菜辣椒 于2015-11-21 8:51 说道:

    老邓当年不让再争论姓资姓社,是因为他大约看出这种争论是不会有结果的!套用一句邓氏名言:不管姓资姓社,发展就是硬道理。

  32. 匿名 于2015-10-22 11:57 说道:

    毛的愚蠢就在于,他天真的以为底层百姓都是善良的。
    事实上,越穷的人,往往心越黑。这种人一旦拥有了权力,就一定会用来害人。
    所以权力绝对不能交给老百姓,权力只能是让读过书的权贵才能掌管。虽然读过书的权贵不一定都是好人,但是比例上,读过书的人,知道廉耻,更聪明一下,他们做坏事的可能性要比那些没读过书的,看起来善良老实的老百姓小的多。
    总而言之,文革存在的最大价值,就是验证了百姓只能用来奴役和忽悠,而不能给他们权力。
    老百姓可不管毛是不是真的在为他们着想,他们也不知道对比49年前后76年后的生活水准。他们也不会管支援非洲的伟大战略,不会管否定高考是因为太多他国间谍。
    他们只知道”哎呀,那本书里都写了毛是坏蛋,毛肯定是坏蛋,知识分子说的话,还会有错吗?知识分子都说了毛是坏的,毛就肯定是坏人。什么?我们碗里的肉?那都是知识分子给我们的啊!“

  33. 匿名 于2015-10-21 14:16 说道:

    说实话,构思可以,文笔不敢恭维。

  34. 匿名 于2015-10-21 13:32 说道:

    反应出了当时的社会啊

  35. 匿名 于2015-09-09 11:14 说道:

    我觉得写的很好啊,人物鲜明,深刻的反应出文革时的社会现象,虽然看的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36. 匿名 于2015-09-06 2:36 说道:

    说别人垃圾的,我就呵呵了,有本事自己去写一本书出来,看了一点点就瞎BB,看到这种人就烦

  37. 匿名 于2015-09-01 10:24 说道:

    批斗,人性的丑恶,可是这些都归结于毛,对么?

  38. mg 于2015-08-29 22:09 说道:

    人性丑恶的集中表现!

  39. 匿名 于2015-08-29 11:40 说道:

    喊着垃圾、垃圾的能说出个道道来,垃圾在哪了?

  40. 匿名 于2015-08-27 15:41 说道:

    开篇真是垃圾,这也能得奖?再再看几章

  41. 匿名 于2015-08-25 20:49 说道:

    毛泽东自毁长城

41 条评论 发表在" 2.寂静的春天 "上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