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科幻小说 > 超新星纪元 > 第18章 美梦时期

第18章 美梦时期

所属书籍: 超新星纪元     发布时间:2013-12-08

  新世界大会后,一切似乎都还是按照原来的轨道运行着。但出现了一些新的迹象,最明显的是旷课现象,有些孩子在工作后,只是睡觉或上网,不再上早课和晚课。这种现象并没有引起小领导者们的重视,他们认为这是因工作疲劳所产生的正常现象,而没有想到它是某种预兆。直到后来,这种现象迅速蔓延,不但有工作的大年龄孩子们普遍旷课,并开始出现旷工,没有工作的小龄孩子们也纷纷抛弃了学习。这时小领导者们才想到这现象后面可能隐蔽着的东西,但为时已晚,形势发展的速度骤然加快,他们还没有来得及采取任何措施,孩子世界的第二次社会悬空发生了。
  与第一次不同,这次悬空并没有以大灾难的形式出现,相反,却像一个欢乐的节日。这天是星期天,在以往,这天上午是城市最安静的时候。孩子国家的工作制改成了每周六天,经过了六天劳累的孩子们都还在沉睡中。但今天不同,信息大厦中的孩子们发现,自大人们离开后就陷入沉睡状态的城市突然复活了!大街上到处都是孩子们,似乎所有的孩子都出门上了街,令人想起久违的大人时代的繁华景象。孩子们三五成群地手拉手走过,他们欢笑着、唱着歌,整个城市沉浸在欢乐之中。整个上午,孩子们都在城市里漫步,看看这儿摸摸那儿,好像他们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城市,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他们的每一个细胞都充盈着一种感觉:
  这世界是我们的了!
  糖城时代分为两个时期:美梦时期和沉睡时期,现在,它的第一个阶段开始了。
  下午,孩子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学校。在学校里,他们想起了大人时代孩子们无忧无虑的时光,又找回了童年的感觉。他们惊喜地见到公元世纪的同学和朋友,大家拥抱着互相祝贺对方能经过这场大灾难活到今天。至于明天会怎么样,他们已不去想了,在这之前他们已想过,再想就太累了。规划明天本来就不是孩子们的事。
  入夜,狂欢达到了高潮,城市开亮了全部的灯,夜空中烟花怒放,使玫瑰星云黯然失色。
  在信息大厦中,小领导者们默默地看着外面灿烂的灯海和绚丽的焰火,看着大街上一群群欢呼雀跃的孩子们,眼镜说:
  “孩子世界这才真正开始。”
  晓梦轻轻叹息:“以后会怎么样呢?”
  眼镜显得十分平静:“放宽心,历史像一条大河,会沿着它该流的路流,谁都挡不住。”
  “那要我们干什么?”华华问。
  “我们是历史的一部分,是大河中的几滴水,顺着流呗。”
  华华也叹息了一声:“我也是刚刚明白这点,想想以前的感觉,以为我们这儿是国家这艘大船的驾驶舱,真可笑。”
  第二天,虽然像电力、交通、电信这类关键系统的孩子们仍在坚守岗位,但大部分孩子已不去工作了。继悬空时代之后,孩子国家再次陷入瘫痪。
  同悬空时代不同,这次国土上并没有多少报警信息。在信息大厦顶层的办公大厅中,孩子领导集体召开了紧急会议,但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干什么。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华华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个墨镜戴上,说:“我出去看看。”然后走了出去。
  华华走出信息大厦后,找了一辆自行车,沿大街骑去。今天街上的孩子与昨天一样多,他们看上去比昨天还兴奋。华华把自行车停在一家大商场门前,商场的门大敞开着,孩子们进进出出,华华走了进去。商店里有很多孩子,而且大多在柜台里面,所有的孩子都在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
  华华看到一辆电动玩具车吱吱地叫着,钻到一个柜台下面。顺着小车来的方向,他看到那是玩具柜台。那里聚集的孩子最多,各种玩具摊了一地:小小的汽车坦克和机器人在那个小天地中四处乱窜,撞开一群群东倒西歪的洋娃娃,不时引起孩子们一阵阵欢笑声。他们到这里来本是想找一件自己喜欢的玩具,来了后才发现好东西太多了,根本拿不了,就索性在这里玩起来了。这些孩子全比华华小,他走进他们中间,看着他们摆弄着那些高级玩具,不由想起了昨天孩子们在新五年计划中描述的那个世界。华华刚刚过去迷恋玩具的年龄,但能感受到这些孩子们的兴奋。
  男孩儿和女孩儿渐渐分成了两群,各自干着自己的事。男孩群又分成了两拨儿,这两方各自用电动玩具组建了两只相当庞大的军队,成百辆坦克和其他战车,上百架作战飞机,一大群电动机器人,还有许多奇形怪状、叫不上名的武器,在他面前的水磨石地面上铺成了闪闪发光呜呜作响的一大片。他周围的二十多个男孩儿全副武装:他们的腰上系了一串手枪,背着闪亮的冲锋枪,每人手中都拿着几个高级电动玩具的遥控器。敌人进攻了,在光滑如镜的战场上,一大片小小的钢铁怪物哇哇叫着黑压压地扑过来。华华面前的微型军队也气势磅礴地冲了出去。在距他们四五米处两军相遇了,叮叮咣咣,响起了一片令孩子们兴奋的撞击声。随后,撞成一堆的战车有一半躺在那儿呻吟,另一半四下乱窜起来,像捅了一个“铁蜂窝”。对方的机器人军队进攻了,三排十几厘米高的钢铁小人庄严地挺进,但遇到那堆战车时队形就乱了。这时华华这边的预备队出动了,这是三十辆遥控小汽车。这群汽车以最高的速度冲入机器人群中,把那些钢铁士兵撞得四下横飞。这些战车在孩子们的控制下灵活转向,追歼着没被击中的机器人……水磨石地面的战场上到处是底朝天的电动小车和细小的机器人残肢。第一次战斗结束后,孩子们兴头正高,但柜台上的东西已不够再发动一次战役了。这时,一个男孩子兴奋地跑来,说他们找到了百货大楼的仓库。孩子们都随着他跑去,一阵紧张的搬运后,十几大箱的战车和机器人运到了。孩子们把柜台推开来,空出更大的战场。几分钟后,一场规模更大的战争爆发了。这场战争一直持续下去,双方不断有新的兵力投入……
  女孩儿们则被洋娃娃和各种毛茸茸的玩具动物包围了,她们给那些洋娃娃们组成了数不清的家庭,并把它们安置在积木搭成的漂亮的小房子旁。那小房子的建设速度极快,以致她们不得不请男孩儿们把柜台挪开。最后她们在水磨石地面上建起了一座美丽的城市,城市里住满了金发碧眼的洋娃娃。正当小姑娘们得意地欣赏她们创造的世界时,男孩儿们的上百辆遥控小坦克成密集队形冲了过来,没遇任何抵抗就侵入了这美丽的王国,并把它搅得一塌糊涂……
  华华又转到食品柜台去。那里,一群小美食家们正在尽情地享受。他们忙着挑选自己最喜爱的好吃的,但每样只咬一口,以留着肚子容纳别的。柜台和地上撒满了被咬了一个缺口的精美的巧克力;饮料大都被打开盖,但每瓶只喝过一口就扔了;一大堆启封的罐头,每听也都只被尝过一勺……华华看到一群小女孩儿站在一大堆色彩动人的糖果前,她们的吃法真特别:把每种糖剥开后飞快地舔一下就扔掉,再在糖果堆里翻找另一种没尝过的。很多孩子已经吃得很饱了,但仍不肯放弃,看上去像在干一件很不轻松的工作。
  华华向商场外走去,一出门,迎面撞在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身上。那女孩儿抱着的一大堆洋娃娃全掉到地上,有十几个。她把背在身上的一个崭新的大旅行包扔到地上,坐在那儿蹬着两只小腿儿大哭起来。华华看到那旅行包中也装满了大大小小的洋娃娃,真不知这小丫头要那么多洋娃娃干什么。外面的孩子比华华来时多了许多,所有的孩子都兴高采烈,他们中有一大半的人抱着从商店中拿出来的自己喜欢的东西,男孩子大多抱着肉罐头和电动玩具,女孩子则拿着精美的高级糖果、漂亮衣服和洋娃娃……
  回去的路上,华华不得不骑得很慢,因为孩子们都在马路中间玩耍。有的在踢足球,有的围成一圈打扑克,好像城市大街变成了学校的操场。华华遇到孩子开起来的汽车,全都是喝醉酒似的走着S形路。其中有一辆高级奔驰轿车,车顶上坐着三个男孩儿,路中间的孩子们都小心地躲着它,轿车没开多远就撞到了路边的一辆面包车上,车顶上的孩子们都掉了下来。从车里钻出来几个男孩儿,看着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三个同伴,哈哈大笑……
  华华回到了信息大厦。眼镜和晓梦问他看到了什么,他讲了在外面的见闻后,得知这种事现在在其他地区也发生了。
  晓梦说:“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外面的孩子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像空气和水一样可以随意取用。由于旷工,国有财产无人保护,但最奇怪的是,非国有财产被随意取用时也无人声明拥有权。所以孩子们在随便拿东西时,并没有发生什么冲突。”
  眼镜说:“这也不难理解:如果失去的私人财产能很快从别处得到,那也就不存在私人财产了。”
  华华感到震惊:“这就是说,大人时代的经济规则和所有制形式在一夜间崩溃了?”
  眼镜说:“现在的情况十分特殊:我们正处在人类历史上物质财富最丰富的时期。这一方面是由于人口的锐减,另一方面,在超新星爆发后的这一年中,大人社会一直在超量生产,以便给孩子们留下尽可能多的东西。如果按人均算,现在社会上的物质财富等于在一夜之间猛增了五到十倍!在如此丰富的物质财富面前,社会的经济结构和人们的所有制观念都会发生惊人的变化,我们突然处于一种很原始的共产主义状态。”
  晓梦问:“你是说我们提前进入了未来?”
  眼镜摇摇头:“这只是个暂时的假象,并没有相应的生产力基础。大人们留下的东西再多也会消耗完,那时,社会的经济规则和所有制形式又会恢复原样甚至倒退,而这个过程社会可能要付出血的代价!”
  华华拍案而起:“应该让军队立刻采取行动,保卫国有财产!”
  晓梦点点头:“我们已经和总参谋部研究了这事,大家一致认为,应该首先让大城市中的部队先撤出来。”
  “为什么?!”
  “现在情况紧急,但军队也是由孩子组成的,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也处于松懈的状态。要保证行动的成功,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使部队进入最佳状态,这要花时间,但没办法。”
  “那好吧,但要快!这一次比公元钟熄灭时还要危险,国家会被吃光的!”
  以后的三天时间里,孩子们一直很吃惊:大人们居然留下来那么多东西,那么多好吃的和好玩的!然后感到不解:理想世界是这么近,为什么过去我们没有走进它呢?现在,孩子们忘记了一切,即使在新世界大会上那些多少有一些理智的大孩子们,对未来的忧虑也被狂欢冲得烟消云散。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无忧无虑的时候,整个国家成了一个孩子肆意挥霍的乐园。
  在糖城时代,郑晨班上的三个学生,现在的邮递员李智平、理发师常汇东和厨师张小乐一直在一起。他们几天前就不工作了:邮政系统几乎停止运行,李智平没什么邮件可送;没什么人到常汇东的理发店去理发,孩子们不像大人们希望的那样注意仪表;至于食堂的大师傅张小乐就更不用下厨做饭了,孩子们会到更好的地方去找吃的。在美梦时期的那三天,他们睡得很少,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处于高度兴奋之中。每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就醒来了,这时总觉得有个声音在叫醒他们:“哈哈,快看,美妙的一天又来了!”
  每天第一次走出家门,来到清凉的晨风中时,三个男孩儿都有一种鸟儿飞出笼的美妙感觉。这时他们是完全自由的,没有任何纪律限制,没有任何作业要完成,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玩什么就玩什么。那几天的上午,他们这些男孩子玩的都是一些运动很剧烈的游戏,小些的孩子玩打仗游戏和捉迷藏。那些小家伙们一旦藏起来你就别想找到他们,因为城市里的任何地方他们都可以进去。而他们这些大孩子则玩开汽车(那都是真的汽车!)、踢足球、在大街正中滑旱冰等。孩子们都玩儿得很卖力,因为他们除了玩之外还有一个目的:为午宴做准备。那几天吃的太好了,但好吃的还远远没有享受完。每天上午,孩子们尽最大努力把能量消耗在游戏中,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吃饭时间兴高采烈地对自己说一声:“我饿了!”
  十一点半,城市里的游戏停止了。十二点,孩子们的午宴开始了。城市里有数不清的宴会点,三个孩子很快发现总在同一个宴会点吃是不明智的,因为每个点吃的食品大多是从同一个仓库中运来的,不免有些单调。但体育场宴会点是个例外,那是这个城市里最大的一个宴会点,每天有一万多人参加!食物种类最多。走进体育场,就像走进一个迷宫,那迷宫的墙是用罐头和糕点筑起来的!如果不留神,你会被脚下一堆堆的精美糖果绊倒。有一天,李智平从高处的观众席上向下看,只见黑压压的孩子拥进堆在宽阔草坪上的食物山,就像一大群蚂蚁拥上一大块奶油蛋糕一样。每天的宴会后,食物山总要低一些,但下午又被运送食品的孩子们堆高了……那个宴会场他们去过几次,渐渐积累了一些经验:当发现某种好吃的东西时,每次只能吃一点点,否则它很快就会不好吃的。张小乐在午餐肉上的教训就很能说明问题:第一次他一顿吃了十八种,共二十四听!当然不是每罐都吃光,只是每听吃几小块儿。从此以后,那东西到口里简直像锯末。另外他们发现:啤酒和山楂糕是两种极其有用的东西,以后几天全凭这两种东西开胃了。
  体育场的宴会固然壮观,但给三个孩子印象最深的还是在亚太大厦中见到的宴会,这个大厦原是市里最豪华的酒店。那里的餐桌上摆满了以前只在外国电影上见过的高级食品,但就餐的全是小猫和小狗!小动物喝多了法国葡萄酒和英国威士忌,一个个摇摇晃晃地迈着舞步,逗得围着它们的小主人们哈哈大笑。
  下午,由于中午的宴会,孩子只能玩儿一些运动量较小的游戏了,比如打扑克、玩电子游戏和打台球等,或者干脆看电视。在下午,有一件事是必须做的——喝啤酒。每人平均喝两到三瓶,以加速消化。天黑之后,三个孩子加入到全城规模的狂欢中,尽情地唱歌跳舞,一直持续到深夜十二点,这时,他们都有胃口来应付晚宴了……
  孩子们很快玩累了,他们发现世界上原来没有永恒好玩儿的,也没有永恒好吃的,当一切都能轻而易举地得到时,一切就很快变得乏味了。孩子们累了,渐渐地,游戏和宴会成了一种工作,而他们是不想工作的。
  三天以后,孩子军队进入城市,担负起保卫国家财产的职责。食品和生活必需品实行定量分配,无度的挥霍被很快制止了。对局势的控制比预想的要顺利,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流血冲突。
  但接下来的局面并没有像小领导者们希望的那样好起来,孩子世界的每一个进程,都呈现出一种公元世纪的大人们完全没有想象到的怪异的面貌。
  糖城时代进入第二个阶段:沉睡时期。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