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科幻小说 > 超新星纪元 > 第3章 山谷世界

第3章 山谷世界

所属书籍: 超新星纪元     发布时间:2013-12-08

  死星的出现对人类世界来说无疑是一件大事。最早的超新星记录是在公元前1300年的甲骨文上,最近的一次是在1987年,那颗超新星位于大麦哲伦星云方向,在银河系之外,距我们大约十七万光年。从天文学的角度来讲,说这次超新星爆发近在眼前已不准确,应该是近在睫毛上。
  但世界对它痴迷的时间也就是半个月左右,虽然科学界对它的研究刚刚开始,哲学界和文学艺术界由它产生的灵感还没有发酵到足够的程度,普通人已经重新埋头于自己平淡的生活了。人们对超新星的兴趣,也仅限于玫瑰星云又长到了多大,形状又发生了什么变化,不过这种关注已是休闲性质的了。
  但对人类最重要的两个发现却很少有人知道。
  在南美洲一个废弃的矿井中,安装了一个巨大的水槽,数量众多的精密传感器日夜监视着水槽内部静止的上万吨的水。这是人类发现中微子努力的一部分。当中微子穿透上方五百米厚的岩层后,它产生的某些效应,会在大水槽的水中产生只有最精密的仪器才能觉察的微弱闪光。今天在井下值班的,是物理学家安德森博士和工程师诺德。诺德百无聊赖地数着岩石洞壁上在昏暗灯光下发亮的道道水印,嗅着井下几乎饱和的潮湿空气,觉得自己像是在坟墓中。他从抽屉中拿出了私藏的威士忌,但旁边的安德森先把杯子伸了过来。以前博士是最反感在值班时喝酒的,为此他解雇过一名工程师,但现在他自己也无所谓了。他们在这五百米深的地下守了五年,那神秘的闪光从未出现过,大家已失去了信心。但就在这时,提示闪光出现的蜂鸣器响了,这是他们期待了五年的来自天国的圣乐!酒瓶掉到地上摔碎了,两人扑到监视屏前,但上面漆黑一片。两人呆呆地对视了几秒钟,工程师先反应过来,冲出中控室来到大水槽边。那水槽看上去像建在地下的一幢没有窗户的高楼。他从一个小圆窗向水槽中看,用肉眼看到了水中那幽灵般的蓝色闪光。这光对于灵敏的传感器来说太强了,以至使它处于饱和状态,所以在监视屏上看不到。两人回到中控室,安德森博士伏身到其它的仪器上仔细察看。
  “是中微子吗?”工程师问。
  安德森摇摇头:“这粒子有明显的质量。”
  “那它到不了这里,它会与岩层发生作用而被阻挡住的!”
  “是发生了作用,我们检测到的是它的次级辐射。”
  “你疯了吗?!”诺德盯着安德森大叫,“能在五百米深的岩层中产生次级辐射的粒子,要有多大能量?!”
  斯坦福医学院附属医院。血液病专家格兰特博士来到化验室,取他前天提交的二百份血样的化验结果。化验室主任把一沓检测结果表格递给博士,说:“院里好像没有这么多床位吧?”
  “你在说什么?”博士不解地看着主任。
  主任指着那一沓表格说:“你从哪儿找来这么多倒霉鬼,切尔诺贝利吗?”
  博士仔细看了几张表格上的结果后大发雷霆:“粗心的郝斯先生,你他妈不要饭碗了吗?我送给你的是研究统计用的正常人的血样!”
  主任盯着博士看了足有一分钟,眼里透出的越来越深的恐惧让博士心里发毛,他突然拉起博士向化验室走去。
  “干什么?你个白痴!”
  “你快抽血,我也抽,还有你们,”他对周围的化验员喊,“都抽!”
  超新星爆发一个月后,暑假就要结束了。开学的前两天,那所小学召开了本学期的第一次教务会议。会开到一半,校长被叫出去接电话,回来时脸色变得十分凝重。他对郑晨示意了一下,两个人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下来到会议室外面。
  校长说:“小郑,立刻把你那个班集合起来。”
  “什么?他们还没有入学呢!”
  “我是说那个毕业班。”
  “这就更难了,那些学生已分散到五个中学,也不知他们现在入学了没有。再说,他们和我们还有什么关系呢?”
  “学籍科会配合你的,这是教委冯主任亲自打来的电话。”
  “冯主任没说集合起来以后干什么吗?”
  校长发现郑晨并没有完全听懂他的话:“什么冯主任,是国家教委冯主任!”
  集合这个毕业班并不像郑晨想的那么难,这个班的四十三个孩子很快又回到了他们的母校。他们是正在各个中学入学登记时被紧急叫回来的。当这个已经解散的班集体重新会聚后,孩子们兴高采烈,说中学真没劲,还不如重上小学呢。
  郑晨和孩子们在教室里等了半个小时,都不知道要干什么。后来有一辆大轿车和一辆小汽车停在教学楼前,车上下来三个人,其中那个负责的中年人叫张林。校长介绍说,他们来自中央非常委员会。
  “非常委员会?”这个名称让郑晨很困惑。
  “是一个刚成立的机构。”张林简单地说,“你这个班的孩子要有一段时间不能回家,我们负责通知他们的家长,你对这个班比较熟悉,和他们一起去吧。不用拿什么东西了,现在就走。”
  “这么急?”郑晨吃惊地问。
  “时间紧。”张林简单地说。
  载着四十三个孩子的大轿车出了城,一直向西开。张林坐在郑晨的旁边,一上车就仔细地看这个班的学生登记表,看完后两眼直视着车的前方,沉默不语。另外两个年轻人也是一样。看着他们那凝重的神色,郑晨也不好问什么。这气氛也感染了孩子们,他们一路上很少说话。车过了颐和园继续向西开,一直开到西山,又在丛林间僻静的山间公路上开了一会儿,驶入了一个大院。大院门口有三名持枪的哨兵。大院中停着一大片与这辆大轿车一模一样的车,一群群孩子刚从车上下来,他们看上去年龄都与这个班的孩子差不多。
  郑晨刚下车,就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是一名上海的男教师,她在一次会议上认识的。她打量着他周围那一群孩子,显然也是一个小学毕业班。
  “这是我的班级。”
  “从上海来?”
  “是的,昨天半夜接到通知,一家一家打电话连夜把孩子们集合起来……”
  “昨天半夜?这么快就来了,坐飞机也没这么快呀?!”
  “是专机。”
  他们呆呆地对视了好一会儿,上海教师说:“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也是。”郑晨说。她想到,这位教师带的也是素质教育实验班。四年前国家教委开始了一项名为“星光工程”的大规模教学试验,在全国各大城市选定了一批小学班级,用一种远离常规的方式进行教学,重点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郑晨所带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班级。
  她环顾四周,问:“这里来的好像大部分都是‘星光班’?”
  “是的,共二十四个班级,有千人左右,来自五个城市。”
  当天下午,一些工作人员进一步了解了各个班级的情况,对每个孩子都做了详细的登记。晚上没什么事,孩子们都向家里打了电话,说他们来参加一个夏令营——虽然夏天已经过去。
  第二天清晨,孩子们又上了那些大轿车出发了。
  车在山路上行驶了四十多分钟,来到一个山谷里。山谷两边的山坡很平缓,到深秋,这里可能会有很多红叶的,但现在还是一片绿色。谷底流着一条小河,挽起裤脚就能走过去。孩子们都下了车,聚集在公路旁的一块空地上,上千人站了一大片。一位负责人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对他们讲话:
  “孩子们,你们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现在我告诉你们此行的目的:我们要做一个大游戏!”
  他显然不是一个常与孩子打交道的人,说话时一脸严肃,没有一点做游戏的样子,但却在孩子们中引起了一阵兴奋的骚动。
  “你们看,”他指指这个山谷,“这就是我们做游戏的场地。你们二十四个班级,每个班级将在这里分到一块地,面积有三到四平方公里,很不小了。你们每个班将在这块土地上,听着,将在这块土地上建立一个小国家!”
  他最后这句话吸引了孩子们的注意力,上千双眼睛一动不动地聚焦在他身上。
  “这个游戏为期十五天,这十五天时间你们将自己生活在分配给你们的国土上!”
  孩子们欢呼起来。
  “安静安静,听我说:在这二十四块国土上,已经放置了必需的生活资料,如帐篷、行军床、燃料、食品和饮用水,但这些物资并不是平均分配的,比如有的国土上帐篷比较多,食品比较少,有的则相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国土上总的生活物资的数量,是不够维持这么多天的生活的,你们将通过以下两个渠道获得生活物资:
  “一,贸易。你们可以用自己多余的物资来换取自己短缺的物资。但即使这样,仍不可能使你们的小国家维持十五天,因为生活物资的总量是不够的,这就需要你们——
  “二,进行生产。这将是你们的小国家中主要的活动和任务。生产是在你们的国土上开荒,在土地上播下种子并浇上水。你们当然不可能等到田地里长出粮食,但根据你们开出的土地的数量和播种灌溉的质量,将能从游戏的指挥组这里换到相应数量的食品。这二十四个小国家是沿着这条小河分布的,它是你们的共同资源,你们将用小河的水灌溉开发出的土地。
  “国家的领导人由你们自己选举,每个国家有三位最高领导人,权力相等,国家的最高决策由他们共同做出。国家的行政机构由你们自己设置,你们自己决定国家的一切。如建设规划、对外政策等等,我们不会干涉。国家的公民可以自由流动,你觉得哪个国家好就可以去哪里。
  “下面就到分配给你们的国土上去,首先给你们的国家起个名字,报到指挥组来,剩下都是你们自己的事了。我只想告诉你们,这场游戏的限制很少很少,孩子们,这些小国家的命运和未来掌握在你们手里,希望你们使自己的小国家繁荣、壮大!”
  这是孩子们见过的最棒的游戏了,他们一轰而散,纷纷奔向自己的国土。
  在张林的带领下,郑晨的班级很快找到了他们的国土。在这个被白色栅栏围起来的区域里,河滩和山坡各占一半,在河滩和山坡的交接处整齐地堆放着帐篷、食品等各种物资。孩子们向前跑去,在那堆物资中翻腾起来,把张林和郑晨甩在后面。郑晨听到孩子们发出一阵惊呼声,然后围成一圈看着什么。她走过去,分开孩子们向地上看去,一时像见了鬼。
  在一块绿色的篷布上,整齐地摆放着一排冲锋枪。
  郑晨对武器比较陌生,但她肯定这些不是玩具。她弯腰拿起其中的一支,感到了沉甸甸的质感,闻到了一股枪油味。那钢制的枪身现出冷森森的蓝色光泽。她看到旁边还有三个绿色的金属箱,一个孩子打开其中的一个,露出了里面装着的黄灿灿的子弹。
  “叔叔,这是真枪吗?”一个孩子问刚走过来的张林。
  “当然,这种微型冲锋枪是我军最新装备的制式武器,它体积小重量轻,枪身可折叠,很适合孩子使用。”
  “哇……”男孩子们兴奋地去拿枪。郑晨厉声说:“别动!谁也不许碰这些东西!”她转身质问张林:“这是怎么回事?”
  张林淡淡地说:“作为一个国家,必需的物资中当然包括武器。”
  “你刚才说,适合孩子们……使用?”
  “呵,你不必担心。”张林笑笑说。他弯腰从弹药箱中拿出一排子弹,“这种子弹是没有杀伤力的,它实际上是粘在一小片塑料两侧的两小团金属丝,分量很轻,射出后速度很快减慢,击中人体也不会造成伤害。但这两团金属丝充有很强的静电,击中目标时会产生几十万伏的电压,会把人击倒并致其失去知觉。但电流强度很小,被击中的人会很快恢复,不会造成永久伤害。”
  “被电击怎么能不造成伤害?!”
  “这种弹药最初是作为警用的,进行过大量的动物和人体试验。西方警察早在八十年代就装备过这种子弹,有过大量的使用案例,从没有造成伤亡。”
  “如果打到眼睛上呢?”
  “可以戴上护目镜。”
  “如果被击中的人从高处摔下来呢?”
  “我们特别选了比较平缓的地形……当然,应该承认,绝对保证安全是很难的,但受伤的机会确实很小。”
  “你们真的要把这些武器交给孩子们,并允许他们对别的孩子使用它?”
  张林点点头。
  郑晨的脸色变得苍白:“不能用玩具枪吗?”
  张林摇摇头:“战争是国家历史中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我们必须尽可能制造一种真实的氛围,得出的结果才可靠。”
  “结果?什么结果?!”郑晨惊恐地盯着张林,像在看一个怪物,“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郑老师,你冷静些,我们做得很节制了,据可靠情报,有些国家让孩子们用实弹。”
  “有些国家?全世界都做这种游戏?!”
  郑晨用恍惚的眼神四下看看,似乎在确定她是不是处在噩梦中。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说:“请送我和孩子们回去。”
  “这不可能,这个地区已经戒严了。我对你说过这个工作极其重要……”
  郑晨再次失去控制:“我不管这些,我不允许你们这样做,我是一名教师,有自己的责任和良心!”
  “我们有更大的责任,也同样有良心,正是这两样东西迫使我们这样做的。”张林用很真诚的目光看着郑晨,“请相信我们。”
  “送孩子们回去!”郑晨不顾一切地大喊。
  “请相信我们。”
  这不高的话音是从郑晨身后传来的,她觉得这声音很熟,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儿听到过。看到面前的孩子们都在呆呆地看着她身后的方向,她转过身去,看到这里已站了许多人。当她看清这些人时,更觉得自己不是在现实中了,这反而使她再次平静下来。这些人中,她认出了后面几位在电视上常见到的国家高级领导人,但她最先认出的是站在最前面的两个人。
  他们是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
  “有在噩梦中的感觉,是吗?”主席神情祥和地问。
  郑晨说不出话,只是点点头。
  总理说:“这不奇怪,开始我们也有这种感觉,但很快就会适应的。”
  主席的一句话使郑晨多少清醒过来:“你们的工作很重要,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以后我们会对大家解释清楚这一切的,到那时,老师同志,你会为你以前和现在所做的工作感到自豪的。”
  一行人开始向相邻的那片小国土走去。总理走了一步又停下来,转身对郑晨说:“年轻人,现在你要明白的只有一点:世界已不是原来的世界了。”
  “同学们,给我们的小国家起个名字吧!”眼镜建议。
  这时,半个朝阳已从山后露出,给山谷中撒下了一层金辉。
  “就叫太阳国吧!”华华说。看到大家一致赞同,他又说:“我们要画一面国旗。”
  于是孩子们从那堆物资中找到一块白布,华华从带来的书包中拿出一支粗记号笔,在上面画了一个圆圈,“这是太阳,谁有红色笔,把它涂上。”
  “这不成了日本旗吗?”有孩子说。
  晓梦拿过笔来,在太阳中画上了一双大大的眼睛和一张笑嘻嘻的嘴巴,又在太阳的周围画上了象征光芒的放射状线条,于是这面国旗得到了孩子们的认同。在超新星纪元,这面稚拙的国旗被作为最珍贵的历史文物保存在国家历史博物馆。
  “国歌呢?”
  “就用少先队的队歌吧。”
  当太阳完全升起来时,孩子们在他们小小的国土中央举行了升旗仪式。
  仪式结束后,张林问华华:“为什么首先想到设计国旗和国歌呢?”
  “国家嘛总得有这两样,嗯,象征吧。总得让同学们看到国旗吧,这样大家才有凝聚力!”
  张林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些什么。
  “我们做的不对吗?”有孩子问。
  张林说:“已经说过,你们自己决定这里的一切,照自己想的去做,我的任务只是观察,绝不干涉你们。”他又对旁边的郑晨说:“郑老师,你也是这样。”
  然后孩子们选举国家领导人。过程很顺利,华华、眼镜和晓梦当选。华华让吕刚组建军队,结果班里的二十五个男孩子全是军队成员,其中的二十个孩子领到了冲锋枪。吕刚安慰那五个怒气冲冲的没领到枪的男孩儿,答应这几天大家轮着拿枪。晓梦则任命林莎为卫生部长,让她管理生活物资中所有的药品,并给可能出现的病人看病。其他的机构,孩子们决定在国家的运行过程中依需要建立。
  然后,孩子们开始在新国土上安家。他们清理空地并在上面支起帐篷,当几个孩子钻进刚支起的第一顶帐篷,它倒了下来,把孩子们盖到里面,费了好大劲儿才钻出来。但这也让他们很开心。到中午时,他们终于支起了几顶帐篷,并把行军床搬进去,基本安顿下来。
  在孩子们开始做午饭前,晓梦建议:应该把所有的食品和饮用水清点一下,对每天的消耗量做一个详细的计划。头两天的食品应尽量节省,因为开荒开始后,劳动强度更大,大家会吃得更多。还要考虑到开荒不顺利,不能从指挥组那里及时换到食品的情况。孩子们干了一上午活儿,胃口都出奇地好,现在又不让敞开吃,大家都很有意见。但晓梦还是晓之以理,用极大的耐心说服了大家。
  张林在旁边默默地观察着这一切,又在本子上记了些什么。
  饭后,孩子们走访了邻国,与他们进行了一些易货贸易,用多余的帐篷和工具换来了较短缺的食品,同时了解了自己的国家所处的位置:他们在小河这一侧上游的邻国是银河共和国,下游邻国是巨人国,小河正对岸是伊妹儿国,它的上下游分别是蓝花国和毛毛虫国(分别以本国国土上的特色物产命名)。山谷中还有其他十八个小国家,但距这里有一段距离,孩子们不太感兴趣。
  其后的一天两夜是山谷世界的黄金时代,孩子们对新生活充满了兴奋和热情。第二天,所有的小国家都开始在山坡上开荒,孩子们使用铁锹和锄头等简单工具,并用塑料桶从小河中提水浇地。晚上,小河边燃起一堆堆篝火,山谷中回荡着孩子们的歌声和笑声,山谷世界这时完全是一个童话中美丽的田园国度。
  但童话世界很快消失了,灰色的现实又回到了山谷。
  随着新鲜感的消失,开荒劳动的强度开始显现出来。孩子们一天干下来累得筋疲力尽,回到帐篷里,倒在行军床上就不想起来了。晚上山谷中一片寂静,再也没有歌声和笑声了。
  小国家之间的自然资源差别也显现出来。虽然相距不远,但有的国土土质松厚,开垦容易,有的则全是乱石,费半天劲也开不出多少地来。太阳国的国土属于最贫瘠之列,不但山坡上土质极差,最要命的是河滩太宽。指挥组有一个规定:较平整的河滩只能作为居住地,开荒必须在山坡上,在河滩里开出的地不被承认。有的国土山坡距小河较近,可以排成一个人链向山坡上传递水桶浇地,这是一个高效省力的办法。但太阳国宽宽的沙滩拉大了小河与山坡的距离,排不成人链,只能单人一桶桶地向坡上提水,劳动强度增大了许多。
  眼镜提出了一个设想:在小河中用大石块筑一道坝,河水可以从坝上漫过或从石块的缝隙中流走,但水位也相应抬高了;再在山坡下挖一个大坑,用一条小水渠把河水引到坑里。这一设想得到一致赞同,于是,太阳国抽调了十名壮劳力干这个工程。工程一开始,就遭到了下游巨人国和蓝花国的强烈抗议。虽然眼镜反复向他们解释堤坝只是抬高了水位,河水仍从坝上流过,不会影响下游河段的流量和水位,但下游两国死活不答应。华华主张不理睬他们的抗议,工程照常进行。但晓梦经过仔细考虑后认为,应该搞好与邻国的关系,从长远考虑不能因小失大。同时,小河是山谷世界的公共资源,与它有关的事情都很敏感,太阳国应该在山谷世界树立起自己良好的形象。眼镜则从实力方面考虑,虽然吕刚一再保证与下游两国一旦爆发冲突,军队能保证国家的安全,但人家毕竟是两个国家,轻率挑起冲突是不理智的。于是,太阳国放弃了原工程计划,在不建坝的情况下挖了一条引水渠,水渠比原设计深一倍,引到山脚下坑里的水也比原来少得多,但还是使开荒效率提高了很多。
  现在,太阳国似乎引起了指挥组的注意,派驻太阳国的观察员除张林外又增加了一个人。
  第四天以后,各种纠纷和冲突在山谷世界急剧增多,大部分都是由自然资源分配和易货贸易引起的。孩子们对冲突的调解是没有什么技巧和耐心的,山谷中开始出现枪声。但这些冲突都局限在小范围内,还没有扩大到整个山谷世界。在太阳国这一带,局势相对平静。但第七天由饮水引起的冲突,彻底打破了这种平衡。
  小河中的水浑浊不堪,不能饮用,而山谷世界中随生活物资配发的饮用水数量是有限的,且分配不匀。有的小国家占有的饮水量是其他小国家的几倍甚至十几倍,这种分配的差别远大于其他物资,显然是策划者有意设置的。开荒的成果只能换取粮食而不能换饮水,所以在第五天以后,饮水问题成了一些小国家生存下去的关键,自然也成了冲突的焦点。在太阳国周围的五国中,银河共和国占有的饮水量最大,是其他小国家的近十倍。它对面的毛毛虫国饮水首先耗尽,那个小国家的孩子干什么都无计划,挥霍无度。开始,因懒得去河里取水,洗脸洗手都用饮用水,结果早早就陷入困境。于是他们只好与河对岸的银河共和国谈判,想通过易货贸易来换取饮用水,但对方提出的要求让他们绝对无法接受:银河共和国要毛毛虫国用土地换水!
  这天夜里,太阳国从对岸的伊妹儿国的一个孩子那里得知,毛毛虫国向他们借枪,一借就是十枝,还借子弹,并声称如果不借就向他们开战。毛毛虫国的四十五个孩子中,就有三十七个是男孩子,自恃军力雄厚;而伊妹儿国正相反,三分之二是女孩儿,根本打不了仗。他们不想惹麻烦,加上毛毛虫国答应他们的优厚条件,就把枪和子弹借给他们了。第二天中午,毛毛虫国的国土上响起了枪声,那些男孩子们在学习射击。
  在太阳国紧急召开的国务会议上,华华这样分析形势:“毛毛虫国肯定要发起对银河共和国的战争。从军事实力上看,银河共和国肯定战败,被毛毛虫国吞并。毛毛虫国本来就有大片优良的山坡地,再拥有银河共和国的饮水和武器,那就十分强大了,迟早要找我们的麻烦,应该及早准备才好。”
  晓梦说:“我们应该与伊妹儿国、巨人国和蓝花国结成联盟。”
  华华说:“既然这样,我们还不如趁战争爆发之前,把银河共和国也拉入联盟,这样毛毛虫国就不敢发动战争了。”
  眼镜摇摇头说:“世界战略格局的基本原理是势力均衡,你们违反了这个原理。”
  “大博士,你能不能说明白些?”
  “一个联盟,只有面对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的威胁时,才是稳定的,面对的威胁太大或太小,这个联盟都会解体。再向上游的国家都离我们较远,我们六国是相对独立的系统,如果银河共和国也加入联盟,毛毛虫国就找不到结盟者,必然陷入了绝对的劣势,对联盟构不成威胁,联盟也就不稳定。再说,银河共和国自恃有那么多饮用水,自高自大,会认为我们打它水的主意,也不会真心与我们结盟。”
  大家都同意这个看法。晓梦问:“那剩下的这三个国家愿意与我们结盟吗?”
  华华说:“伊妹儿国没有问题,他们已经感觉到了毛毛虫国的威胁;至于其他两个国家,由我去说服他们。结盟符合他们的利益,加上在水坝纠纷中,我国给他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想问题不大的。”
  当天下午,华华出访相邻三国。他发挥了卓越的辩才,很快说服了这些小国家的领导人。他们在三国交界处的小河边开会,正式成立三国联盟。
  这之后,派驻太阳国的观察员又增加了一人。
  指挥组设在山顶上的一个电视转播站里,从这儿可以俯视整个山谷世界。三国联盟成立的这天晚上,同前几天一样,郑晨来到转播站的小院外,长时间地看着夜色中的山谷。一天的劳累后,孩子们都睡了,下面只能看到零星的几点灯火。
  现在,郑晨已把自己完全投入了这场游戏,不再问这一切都是为什么。这之前,她设想过无数个答案,但都不成立。昨天在太阳国,她听到几个孩子也在谈论这个话题。
  “这是在做科学试验,”眼镜对其他几个孩子说,“我们这二十四个小国家就是世界的模型,大人们要看看这个模型怎么发展,然后他们才知道国家以后怎么办。”
  有孩子问:“那为什么不让大人们来做试验呢?”
  “大人们知道这是游戏,就不会认真地玩,只有我们能认真地玩,这样结果才真实。”
  这是郑晨听到过的最合理的说法。但总理的那句话总是在她的脑际回响:
  “世界已不是原来的世界了。”
  这时,原来用作转播站职工宿舍的那间小屋的门开了。张林走出来,来到郑晨身边,同她一起看着山谷,说:“郑老师,目前所有的小国家中,你的班级是运行得最成功的,那些孩子素质很高。”
  “你怎么说他们是最成功的?据我所知,在山谷最西边有一个小国家,现在已吞并了周围五个小国,形成了一个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都是原来五倍的国家,现在还在不停地扩张。”
  “不,郑老师,这并不是我们所看重的,我们看重的是小国家自身建设的成就、自身的凝聚力、对自己所处的小世界的形势判断,以及由此所做出的长远决策等等。”
  山谷世界的游戏是可以自由退出的。这两天,几乎每个小国家都有孩子上山来到指挥组,说他们不玩了,越来越没意思了,干活太累,还用枪打仗,太吓人了。负责人对他们说的都是同一句话:“好的,孩子,回家去吧。”于是他们被很快送回了家。以后他们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有人对此抱恨终生,也有人暗暗庆幸。但惟独太阳国无一个孩子退出,这是最为指挥者们看重的一点。
  张林说:“郑老师,我很想知道那三个小领导者更详细的情况。”
  郑晨回答:“他们的家庭都很普通,但仔细看看,与一般家庭又有些不同。”
  “首先说华华吧。”
  “他父亲是建筑设计院的工程师,母亲是舞蹈教师。华华受父亲的影响很大,他父亲也确实很特别,给人的印象是很大气,对事情看得很深很远,但对自己的生活细节毫不关注。去家访时,他同我大谈世界形势和中国应该采取的未来战略,却不过问自己孩子在学校的表现。”
  “很超脱的人。”
  “不,不是超脱。他谈那些并不是一种置之度外的消遣,他是怀着一种强烈的参与感去谈那些世界和国家大事的。这人也很有进取心,但可能正是这种过分的大气和对周围细节的漠不关心,使他在事业上至今没什么成就。华华虽受他的影响,但与他又有很大的不同,这孩子最大的特点是很有感召力,有行动的魄力,能把周围的孩子们聚集在一起干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比如他组织班里的孩子摆过地摊,制造并放飞过一个大热气球,曾到远郊的河上乘小船漂流,等等。这孩子在精神上的气魄和胆略是这个年龄的孩子中极少见的,他的缺点是气质中冲动和幻想的成分多了些。”
  “你对自己的学生了解得真细。”
  “我和他们是朋友。关于严井,呵,就是眼镜,有一个地地道道的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在专业上父亲是文科,母亲是理工科。”
  “我看到这孩子的知识面很广。”
  “是的。但他最出色的素质是看问题很深刻,比其他的孩子深得多,能从各个角度看到别的孩子看不到的东西。你可能不相信,我在备课时常常征求他的意见。但这孩子的短处也很明显:过分内向,不善于与人打交道。”
  “班里别的孩子好像并不在意他这点。”
  “是的,他的博学吸引了他们,也赢得了他们的敬意。孩子们讨论重大问题并做出决定时总离不了眼镜的参与,这也是他这次当选的原因。”
  “晓梦呢?”
  “这孩子的家境很特殊,她原来有一个很好的家庭:父亲是记者,母亲是专业作家。在她小学二年级时,父亲在一次外出采访中因车祸身亡,后来母亲又患了尿毒症,靠透析维持生命,家里还有一个卧床不起的老人。她母亲和老人都在去年去世了,但在这之前的三年时间,这孩子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在那种情况下,学习成绩还是班上最好的。我带这个班的时候,也是她家里最艰难的时候,每天早上一进教室我就首先看她,想从她脸上看出疲惫,但从来没有,只看到了……”
  “成熟。”
  “是的,是成熟。你看她那目光,透着这个年纪少有的成熟。有一件事我印象很深:上学期,我曾带着全班到西郊参观航天控制中心。别的孩子都沉浸在高技术的奇迹中;在同基地的工程师进行的座谈中,孩子们都说我国应该再把宇航员送上太空,并立刻建造大型空间站和登月。只有晓梦提问,建造那样一个空间站需要多少钱。在得到一个大概的数字后,她说这些钱可以让全国所有上不起学的孩子上完小学和初中了。接着,她就说出了全国失学儿童的准确统计数字,还说出了每个孩子上小学和初中所需要的钱数,连不同地区的差别和物价增长的因素都考虑到了,令在场的大人们很吃惊。”
  “她身上的什么东西吸引了孩子们呢?”
  “一种信任感。她是班上孩子们最信任的人,能够解决孩子们中许多连我都无法解决的复杂问题。她很有管理才能,作为班上的学习委员,她把自己职责内的一切都安排得很有条理。”
  “哦,还有一个孩子我想了解一下:吕刚。”
  “这孩子我也不太了解,他最后一个学期后半段才转学过来。他的家庭可不一般,父亲是一位将军。受父亲影响,他很喜欢武器和军事,这孩子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来到班里后,他任体育委员,只干了一星期,就使我们班的足球水平从年级的倒数第二升到第一。按照学校的规定,是不能额外增加训练时间的,其实他根本就没有训练我们班的足球队,只是在战术上做了些调整。最让我吃惊的是:由于以前所在学校的条件限制,他自己以前很少接触足球,也不怎么会踢。另外给我印象较深的是这孩子的精神力量:在一次越野赛中,他的脚扭了,肿得连鞋子都穿不上,但还是坚持跑完了全程,到终点时那里已经没人了。这种坚强在现在的孩子们中确实少见。”
  “郑老师,最后一个问题……啊,你先说吧。”
  “我想说明的是,如果你认为这个小国家是最成功的,那是集体的力量。这个班虽然有几个比较出色的孩子,但其最大的优势在于集体的力量,如果把他们分开来放到各个地方,可能就什么也不是了。”
  “这正是我要问的问题,我也感觉到了这一点,这很重要。郑老师,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我的儿子没成为你的学生。”
  “他多大了?”
  “十二岁,幸运的年龄。”
  几天后,郑晨才理解了张林最后这句话的含意。这时,玫瑰星云从东方的地平线升起,它那蓝色的光芒使山谷中的景象变得清晰起来。
  “啊,它又长大了,上面那个花瓣的形状也变了些。”郑晨指着星云说。
  “它在今后的几十年时间里会一直长下去。据天文学家预测,当它达到最大时,将占据天空五分之一的面积,地球的夜晚将如白日阴天时那么亮,夜将消失了。”
  “天啊,那将是怎样一幅景象呢?”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看看这个……”张林指了指旁边的一棵槐树。在星云的蓝光中,可以看到树枝上挂满了白色的槐花。
  “这个时节怎么会开槐花呢?我这几天注意到山上的植物很异常,很多都开了花,花的形状也很怪异。”
  “这里与外界已经隔绝,我们这几天都没看新闻,听说在市里的市场上,出现了许多奇异的蔬菜和果品,其中包括苹果那么大的葡萄……”
  这时,山谷中响起了一阵枪声。
  “是太阳国的位置!”郑晨失声惊叫。
  张林看了看说:“不,是在他们上游,毛毛虫国开始进攻银河共和国了。”
  枪声变得密集起来,山谷中可以看到一片枪口喷出的火焰。
  “你们真的打算任事情这么发展下去吗?我的精神已经承受不了了。”郑晨的声音有些发颤。
  “整个人类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据统计,五千年的文明史中,真正和平的时间加起来只有一百零七年。就是现在,人类世界还是战争不断,我们不是照样生活吗?”
  “可他们是孩子!”
  “很快就不是了。”
  这天下午,毛毛虫国答应了银河共和国的交换条件,同意用未开垦的土地中最好的一块来交换饮用水,但提出要举行一个土地交接仪式,双方各派出一支由二十个男孩儿组成的仪仗队。银河共和国答应了这个条件。当双方的国家领导人和仪仗队正在举行升降旗仪式时,埋伏在周围的十多名毛毛虫国的男孩儿,突然向银河共和国的仪仗队射击,毛毛虫国的仪仗队也端枪扫射,银河共和国的那二十名男孩子在一片电火花中相继倒地。十分钟后,当他们浑身麻木地醒来时,发现已成了毛毛虫国的战俘,自己的国土也全部落入敌手。在这段时间里,毛毛虫国的军队冲过河进攻银河共和国,对方只剩下六名男孩儿和二十多个女孩儿,枪支全随仪仗队落入敌手,连招架之功都没有了。
  毛毛虫国吞并银河共和国后,果然立即对下游的三国联盟提出了领土要求。他们一时还不敢对三国发动军事进攻,只是打饮用水这张牌,因为下游三国的饮用水即将耗尽。
  这时眼镜广博的知识再次发挥了作用。他想出了一个办法:把五个洗脸盆在底部钻许多小孔,分别装上石块摞起来,石块的直径由上往下渐次减小,这就做成了一个水过滤器。吕刚也提出一个净水方法:把野草和树叶捣成糊状,放入水中搅拌,待其沉淀后水就被净化。他说,这是在随父亲看部队的野外生存训练时学到的。他们把用这两种方法处理后的水送到指挥组去鉴定,结果达到了饮用标准。这之后三国联盟反而可以向毛毛虫国出口饮用水了。
  毛毛虫国开始准备进攻三国联盟,孩子们已无心去开荒,扩张领土已成了他们惟一的兴趣,也是未来食品的惟一来源。但他们很快发现这已经没有必要了。
  从小河上游传来消息,山谷最西边的星云帝国已连续吞并了十三个国家,形成了一个超级大国,他们那人数达四百多的大军正沿山谷而下,声称要统一山谷世界。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毛毛虫国的领导人完全没有了吞并银河共和国时的魄力,惊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其结果是毛毛虫国乱做一团,最后作鸟兽散了。那些孩子们有的到上游去投了星云帝国,大部分则找指挥组退出游戏回家了。三国联盟中的巨人国和蓝花国也随之解体,除了少数孩子投奔太阳国外,大部分也都退出了游戏。这样,只剩下太阳国在山谷的一端面对强敌。
  太阳国的全体公民,决心战斗到底保卫国家。孩子们对这十多天来他们撒下汗水的小小国土产生了感情,由此产生了让指挥组的大人们都惊叹的精神力量。
  吕刚制定了一个作战方案:太阳国的孩子们把那片宽阔河滩上的帐篷全部推倒,用各种杂物筑成了两道防线,分别位于河滩的东西两侧。河滩西侧首先迎敌的第一道防线上,只布置了十个男孩儿,吕刚吩咐他们:“你们打完一梭子后,就喊‘没有子弹了!’,然后向回跑。”
  防线刚布置完毕,星云帝国的军队就沿山谷密密麻麻地拥了过来,很快布满了原来银河共和国和毛毛虫国的国土。有个男孩子在用扩音器喊:
  “喂,太阳国的孩子们,山谷世界已经被星云帝国统一,你们这些小可怜还玩个什么劲啊,快投降吧!别给脸不要脸!”
  回答他们的只有沉默。于是,星云帝国开始进攻。太阳国第一道防线的孩子开始射击,进攻的帝国军队立刻卧倒,双方对射起来。太阳国防线的枪声渐渐稀下来,有一个孩子大喊:“没子弹了!快跑啊!”于是防线上的所有孩子起身向后跑去。“他们没子弹了!冲啊!”帝国军队见状,起身高呼着成群冲来,当他们冲到那片河滩开阔地的一半时,太阳国第二道防线的冲锋枪突然开火,帝国军队猝不及防,被打倒了一大片,后面的孩子见状向回跑,第一次进攻被打退了。
  待到那些被带电子弹击中的孩子们都爬起来后,星云帝国马上组织了第二次进攻。太阳国这时子弹真的不多了,他们看着那十倍于己的、沿河边谨慎行进的大群帝国士兵,准备做最后的抵抗。这时有孩子惊呼:“天啊,他们还有直升机!”
  真有一架直升机从山后飞来,在战场上空悬停,飞机上的扩音器中响起一个大人的声音:
  “孩子们,停止射击!游戏结束了!”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