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锦衣夜行 > 第1017章 夺路

第1017章 夺路

所属书籍: 锦衣夜行     发布时间:2015-11-23

    【网 Www.】第1017章夺路

    阿列苦奈儿听了禀报,目中顿时掠过一抹异色,到了这个时候,他如何还不知道是明人发现了他的奸谋,以其子为质,迫他放人。(《网》)

    阿列苦奈儿寻个借口,和郑和说了一声,便转出大厅,唤来几名心腹,急急商议对策,有人便道:“陛下,咱们的计策已被识破,王子又落入他们手中,这事已不可为,不如……就把郑和放了吧。”

    另有人马上反对道:“不可,如此一来,好处没有占到,白白丢了我锡兰国的脸,那明人离开港口,焉能不大肆宣扬?王子虽被扣在船上,但他们的舰船都停泊在我们的港口,他们许多商旅已经登岸做生意,一时半晌离不开,怕他怎的?还真敢伤了咱们王子不成?”

    马上有人响应道:“不错,不如扣了那郑和,向明军舰队强索礼物,他们的船停在我们的港口,他们的钦差大人又在我们掌握之中,料他们也不敢反抗!”

    阿列苦奈儿思忖半晌,面上露出狰狞的杀气,恶狠狠道:“好!那就把他扣下。你们速去准备,我这里一动手,宫门前便同时行动,把来迎郑和回去的明军一并拿了,再到港口与明人谈判!”

    阿列苦奈儿回到筵上,继续与郑和把酒言欢,外面宫廷武士们则纷纷准备起来。

    郑和是客人,主人热情挽留,坚持不叫他走,他也不便强行离开,只得耐得性子继续饮宴。忽然,郑和耳朵动了动,隐隐听得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在帷幔后面响起。

    郑和暗暗生疑,籍故回头,向自己的随员悄悄打了一个眼色,众人接到郑和的示意,都暗自戒备起来。

    又饮片刻,一名武士走到阿列苦奈儿面前,低低耳语几句,阿列苦奈儿便佯怒道:“竟有此事?郑和大人,请宽坐片刻,本王有些公事需要处理!”

    说完不待郑和回答,阿列苦奈儿起身便走,阿列苦奈儿手下陪宴的众文武也早得了提醒,不约而同起身后退,郑和一见,立即长身而起,厉声喝道:“陛下留步!”

    言犹未了,裂帛声骤起,帷幔碎成片片布帛,一群手执长戟弯刀的宫廷武士轰然涌出。圣堂.

    “砰!”

    早已有备的郑和只一拂手,一张案几便被他甩了出去,案几盘旋如轮,发出骇人的呼啸,砰地砸中一名武士的弯刀,将那刀砸成两段。

    这案几一掷,用的是巧劲儿,受那弯刀一撞,旋飞的方向发生了变化,横着一路翻滚下去,“铿锵”之声不绝,直到第三根亭柱,才撞在柱上。

    那案几已挨了不下十几刀,再吃亭柱一撞,“轰”地一声炸成百十片碎片,激射四方,登时又是一片惨叫。

    郑和掷出案几的同时,已如一缕轻烟般疾射向阿列苦奈儿背后,朗声喝道:“陛下此举何意?”

    阿列苦奈儿返身走时,一群武士已护拥在身周,一见郑和如飞鹰凌空扑来,众武士铿然拔刀,一把把钢刀汇成一丛刀林,齐齐迎向郑和的身影。

    郑和纵是艺高人胆大,也不敢以血肉之躯撞向锋利的刀刃,半空中团身一闪,斜向扑出,兔起鹘落,动作敏捷之极。

    他的身子贴着最外侧的一个武士刚刚落地,便一把攥住了那人的足踝,将他整个人抡起来,横向朝前一推。

    这人是个宫廷武士的头目,阿列苦奈儿的心腹之一,正是先前执刑将那宫女丢进狮园的人。因为他是阿列苦奈尔心腹,众武士一见大骇,生怕伤了他,纷纷掣刀避让。

    郑和将人向前一送,如同一条横杠,将那六七名武士全都推飞出去,其中一人受力最重,撞飞起来,冲进这一侧的帷幔之中。

    他仓惶失措,弃了刀伸手乱抓,紧紧揪住帷幔,待他重重摔落地上时,一幅帷幔也被他扯落,如云彩一般,飘然落地。(《网》.)

    等那帷幔飘落,阿列苦奈儿早在侍卫护持下躲得不见踪影,郑和一见擒贼擒王之策失败,当下也不纠缠,脚下只一点,又鬼魅般地出现在自己的阵营中。

    得了他的暗示之后,众随员俱都心中警醒,这时早已纷纷拔出兵刃与宫廷武士们战在一起。

    众人之中,只有工部员外郎张鑫是个文官,拳脚功夫不精,不过他在学府时也扔过石锁、射过弓箭,藏身其他人中间,手中抄两条桌腿儿,勉强也能自保。

    郑和一个箭步跃到他的身边,沉声喝道:“不要恋战,走!”说完一把抓住张鑫手腕,拖着他便往外冲。

    郑和一身武功出类拔萃,但是知道他武功深浅的却是绝无仅有,就连夏浔也不清楚。夏浔知道罗克敌的武功有多高,这么多年来潜心修炼,他一直想追上罗克敌巅峰状态时的武技,而郑和的武功有多高,他不知道。

    这倒不是说,郑和的武功就一定比罗克敌高明,而是郑和很少展露武功。罗克敌是壁立千仞,峰峦陡立,郑和是一峰插雾,首尾难觅,没有人有机会识其深浅罢了。

    这时候郑和知道事情紧急,若叫宫廷卫士团团围上来,人力有时尽,到那时任他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也休想离开,是以带了人只管往外冲。

    一直到方才为止,郑和手上还未沾一条人命,只因他还不知那阿列苦奈儿到底意欲何为,这又毕竟是他国地盘,为了不至没有挽回余地才手下留情。

    可是厮杀一阵,眼见围上来的武士越来越多,自己带来的人也有几人被斩杀于刀下,郑和终于发狠,手下再不留情,这一路杀去,留下无数尸体。

    宫门外,此刻也在混战之中。

    张熙童得夏浔授意,派人来迎接郑和回去。官兵只有两百人,可是就这区区两百人,被近千人的锡兰兵围攻,居然打得有声有色,他们先是结阵自保,渐渐反守为攻,当郑和杀出宫门的时候,他们已经中心开花,向四下的锡兰兵发起了反击。

    一见郑和杀出宫来,那带兵的百户大喜,当下呼哨一声,与人接应上去,与士兵们纷纷拉了郑和等人上马,双人共乘一骑,救了所有逃出王宫的使节,在其他官兵的护卫下,破开一条血路,往城外杀去。

    一路过处,鸡飞狗跳,全城顿时为之大乱。

    ※※※※※※※※※※※※※※※※※※※※※※※※※※※※※※

    别罗里码头,一个个水师官兵匆匆行走在横七竖八的摊位间,对货主的叫卖吆喝全不在意,只管在人群中搜索着。

    明人的衣着与本地人和其他地方来此经商的人都不同,所以很好辩认,他们一俟认出对方是大明商贾,便会凑上去匆匆低语几句。

    对方闻言之后,大多会稍露惊愕,之后便会匆匆停止交易,急急赶回码头,登上货船。类似的情形,在整个码头不同的地方同时上演着。

    船上,塞纳克王子渐渐感觉有些不安起来。

    对于他的要求,那个长着山羊胡子的明朝大官始终没有给予明确答复,却在那儿东拉西扯,问些该国情形,说些己国情形,说得云山雾罩,中间还诗兴大发,吟了几首不知所谓的狗屁诗,塞纳克也不是白痴,已经发觉有些不妙。

    “张大人,张大人……”

    张熙童正在唾沫横飞地胡扯,塞纳克按捺不住,打断他的话道:“张大人,我要回去了!”

    张熙童惊讶地站起来道:“怎么?王子殿下这就回去了?货物摆放的很杂乱,我的人正在清点货物,还得有一阵子才能清点明白,以更确定王子索要的礼物是否齐备。

    另外,我们钦差大人还没回来,王子是贵人,虽然不会胡言乱语,可是这么多的财物,我们总要有钦差大人面谕才行啊,至不济也得有个手谕……”

    塞纳克王子强笑道:“本王子还有要事在身,张大人慢慢清点吧,我明天再来收取货物。”

    张熙童道:“嗳,王子再小坐片刻嘛,急什么呢……”

    塞纳克道:“告辞!告辞!”

    不由分说便向外急走,他的四名侍卫立即闪向前后,将他护在中间一起往外走。

    张熙童身边一员武将起身欲拦,被张熙童伸手挡住,张熙童轻轻摆了摆手,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塞纳克一出船舱就愣住了,他站在甲板上,愕然看着眼前的碧波万顷。

    他记得很清楚,他上船时,船头是冲着码头的,怎么眼前……

    塞纳克急急往左右一看,这才辩识出船已离岸转向,并且驶离了码头,此刻它的位置正与港湾平齐,进一步便是大海,退一步便是湾内。

    这艘舰太巨大了,轻微的摆荡,坐在船上根本感觉不出,想不到张熙童东拉西扯的时候,这艘船已经用龟速离开了码头。

    塞纳克又惊又怒,回首问道:“张大人,你这是何意?”

    张熙童惊奇地道:“什么何意呀?哦……,王子是问这船为何驶到这里啊……”

    张熙童奸笑两声道:“王子你看,这里天高云淡,风景优雅,正适合谈心嘛。怎么样,王子殿下,是否再进舱里,与本官小叙片刻呢?”

    “你大胆!这是软禁本王子么?”

    塞纳克一声厉喝,他的四名贴身武士立即伸手拔刀,“呛”地一声,利刃出鞘,随即他们就紧紧闭起了眼睛,眼前雪白一片,那是无数把刀剑刹那出鞘,被阳光反映出的一片光芒!

    p:月末到了,诸友,有票票了么?本章节由网书友发布 Www.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