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锦衣夜行 > 第987章 霸道

第987章 霸道

所属书籍: 锦衣夜行     发布时间:2015-11-23

    【网 Www.】第987章霸道

    围观行刑的人听到后面大呼小叫,纷纷回头,就见一条汉子仗刀而来,步伐如飞,后边许多人持戈扬刀地追赶着。(《网》.)

    围观者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下意识地便为夏浔让开了一条道路,夏浔一眼看见被高高挂在竿头的小樱,这个距离,已足够叫他看清小樱的模样,夏浔心中先是一痛,众人随即分开左右,少布张弓搭箭的画面又跃出他的眼帘,夏浔如何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夏浔这一惊非同小可,紧赶慢赶,他终于到了,可若这时那人手指一松,小樱就将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香消玉殒,那他真是一生一世都不能原谅自己。

    夏浔嗔目大喝一声:“住手!”

    这一声舌绽春雷,提足了丹田气,犹如平地炸了一个霹雳,声浪呼啸着向前扑去。

    少布正张弓搭箭向杆头瞄准,陡听一声大喝,下意识地扭头看来,身形也随之微微一转,那箭便偏离了目标。

    夏浔一声大喝,唯恐来不及制止他,掌中刀“呼啸”一声便掷了出去。

    刀在空中舞出一团光晕,从人群中呼啸而过,激起的寒风砭面生痛,将近目标时刀便稳定了飞行,如一道长虹破碎虚空,少布听到大喝,下意识地扭头,身形也微微一侧的当口,就听“住手!”的怒喝入目,随即一线寒光便掠到面前,那刀的速度竟不比夏浔这一声大喝的声音慢上少许。

    “噗!”

    钢刀入体,如同切瓜,锋利的刀直没至柄,余力不消,带得少布的身子整个儿飞出去,仰摔到香案上,把那香案砸了个粉碎,他那手中火箭已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小樱身悬空中,知道马上就死,她紧闭双目,正在心中默默向苍天祈祷,忽听一声大喝,下意识地张开双眼望去,就见一个大汉甩开双腿,速度急逾奔马地向杆下奔来,与此同时,准备执刑的少布仰面倒摔出去,砸到香案上面,把香案砸了个粉碎。

    小樱一眼看见那人模样,心头便是一震。《网》.

    这不可能!

    小樱蓦地睁大了双眼,再看那人,没有错,真的是他!

    可这怎么可能,身为国公,他岂能以身涉险?身为大明重臣,为一女子冒险犯难,就不怕皇帝责罚、天下人耻笑?须知在汉人那里,女人一样是被轻视的呀。可他,居然真的来了!

    小樱大张着双眼,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她拼命地想看清夏浔的样子,但是泪水模糊了眼睛,整个世界都由清晰渐渐变得模糊,如何还得清?可是与此同时,她的心却变得清澈明晰。

    泪落下,眼迷离,心却亮了……

    少布一死,众人哗然,许多人纷纷拔刀出鞘,一时间夏浔周遭刀光闪烁,映日生寒。

    夏浔却不理会,大步赶到近前,望定豁阿哈屯,厉声喝道:“此女不能杀!”

    “你是谁?竟然杀了我们少布大人!杀了他!杀了他!”

    少布部落中的人纷纷怒喝,有几个素与少布交好的人按捺不住扑上前来,夏浔望定豁阿,目不稍移,一双手却已伸了出去。大手一手,探囊取物,一柄斜刺里劈来的钢刀便被他夺在手中。

    跟夏浔比刀?

    除了十年前罗克敌那含怒一刀,这么多年来,夏浔再未把任何用刀的人放在眼里。

    夏浔一刀在手,激射八方,只听铿锵之声不绝,漫天都是刀光剑影,激射、闪烁、流泻、碎裂……

    陡然一静,夏浔单手持刀,斜指苍穹,虎啸龙吟声戛然而止,面前一人额头裂开,脑浆迸裂,卟嗵一声栽在地上,侧面一人仍紧握着刀,打着旋儿摔开,口中哎哎直叫,待他摔到地上时,热气腾腾的五腑六脏都摔出来,那心脏在雪地上依旧卟嗵直跳,夏浔这一刀把他几层衣袍全都豁开,深入肺腑。圣堂.

    另一侧,一个无头人持着刀站在那儿,人头早不知飞到哪儿去了,他腔中热血喷尽,这才软软瘫倒在地,而夏浔身后一人,手中只剩下半截刀,虎口迸裂,鲜血渗出,他的脸色比纸还白。持刀的手哆嗦半天,突然大吼一声,扔了刀,转身便跌跌撞撞地逃去,他快吓疯了。

    没有人嘲笑他,所有看清了这刹那激战的人,都被夏浔这凌厉悍猛至极的杀人刀法给震慑住了,如果换了他们亲身去感受那柄如魔鬼附体的钢刀的威力,他们也未必就能再保持镇静。

    劳彪一连退了几步,退到武士们中间,这才胆气一壮,大声吼道:“把他围起来!”

    他承认这个人很恐怖,但再恐怖也是人,以一人之力,是不可能同千军万马对抗的。

    长矛举起,如同一片密林,四面八方,攒指夏浔。

    长矛兵有六层之多,那一杆杆长矛风雨不透。

    瓦剌勇士们面对着区区一个人,竟然用上了步兵对抗重骑兵冲锋时才用的枪阵。

    夏浔却只一笑,弃刀于地,对豁阿哈屯傲然道:“你敢杀我?”

    ※※※※※※※※※※※※※※※※※※※※※※※※※※

    北京,朱棣在夏浔赴辽东的第三天就赶到了,不想他在北京才住了几日,便又接到快马来报,辅国公的侍卫们把国公给弄丢了,这位国公只带了两个人,偷了一辆鹿爬犁,跑到鞑靼那儿去解救他的红颜去了。

    行宫里,朱棣端坐上首,听罢禀报面无表情地摆了摆手,那驿卒连忙叩个头,退了下去。

    赵王朱高燧忙对朱棣道:“父皇,这个杨旭实在不成体统!父皇许之以重任,他居然不管不顾,为了一个女人就去冒险,且不说他这是轻责任、重女色,辜负圣恩,就算他能平安回来,此事传开,也要沦为笑柄!若天下臣工都学他一般,只重一己之私,轻视社稷江山,纲纪伦常、朝廷大义,岂不都荡然无存了么?”

    坐在朱棣旁边的朱瞻基听了眉头微微一皱,说道:“杨旭这么做,确是不识大体!”

    朱高燧欣然道:“瞻基小小年纪,也有这般见识!不错,杨旭这么做,的确是大大的不妥,他这是恃宠而骄啊!”

    纪纲听了眼珠轱辘辘一阵乱转,有心插上一嘴,再给夏浔上点眼药儿,又觉过于明显,念头一转,计上心来,便故作忧心国事地道:“国公半途去了靼靼,辽东那边万一出现什么变故,却无人可以做主,万一误了我朝大事,那该怎么办呢?”

    朱高燧正色道:“父皇不可姑息,应对杨旭应予严惩,以正国法、以正视听!”

    朱棣默然片刻,却掀须大笑起来:“哈哈哈,一诺无悔是君子,无情无义非男儿!算了吧,当初在太祖面前,杨旭还不是一样摞了挑子,跑去追他的女人了?险些弄得太祖驾前四个侍卫缺了一角?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这个杨旭一点没变,就是过不了美人关呐!”

    朱棣笑吟吟地摆了摆手,道:“这事且不理他,辽东方面,朕本就下了旨意,不及请示的事情可便宜从事,杨旭到了那里是杨旭做主,杨旭没到,自然有三司磋商解决。燧儿,你继续说,那大典如今付印的情形如何了?”

    瓦剌营中,夏浔对豁阿夫人振声道:“鞑靼与瓦剌之间的是是非非,这个女子最清楚不过,我大明已介入调停,欲知真相,公平裁断,此女至关重要,所以……不能杀!”

    劳彪怒不可遏地道:“就为留此人证,你就一刀杀了我族中大将?”

    夏浔瞥了网要冻僵的少布尸体,淡淡地道:“如不能裁决公正,鞑靼与瓦剌各自不服,来日必定再起争端,那时候死伤必定不计其数,死此一人,保住人证,妥当解决两族争端,功莫大焉!”

    劳彪气极,夏浔不理,又对豁阿道:“豁阿夫人,我以国公之尊,亲身前来,主要目的当然不是为了一个人证,还请帐中叙话,我有要事相商。彭浩,你去把乌兰图娅放下来!”

    “是!”

    彭浩答应一声,纵身掠向旗杆,劳彪立即闪身拦住,大呼道:“不能放!杨旭,你虽是大明国公,也不能视我瓦剌如无物,我们的人,你想杀就杀?这乌兰图娅是阿鲁台义女,阿鲁台杀了我族的满都拉图,这女子,是用来祭奠满都拉图在天之灵的!”

    夏浔冷冷地瞥了一眼劳彪,说道:“据我所知,哈什哈身故之后,这个部落是由他的遗孀豁阿夫人统领,你是何人,豁阿夫人还未说话,你就三番五次跳出来多嘴!这个部落,现在是你做主么?”

    夏浔这样一说,豁阿脸色很不自然,劳彪却更加的振振有辞:“公道自在人心!眼下这件事,没有任何人可以独断专行!对生者、对死者,我们必须有一个交待!老夫虽非一族之长,却也断然不能容你如此跋扈!”

    夏浔霍地一转,呼地一下就到了劳彪面前,劳彪大骇,方才他可是见过夏浔的杀人手段的,眼下夏浔手中虽然没有刀,他也心惊胆战。

    未等他退却,夏浔便并指如剑,狠狠一指点在他的胸口,厉声喝道:“你口口声声为了部落,却不知你们付出如此重大牺牲,而今能否有所得,全在于我大明如何调停?杀了人证,如何明辨是非?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你对得起生者?”

    劳彪“呃!”地一声,退了一步,被他一点,胸中激荡,竟然说不出话来。

    夏浔戟指如剑,又是一指点去:“逝者已矣,最希望看到什么?最希望看到的是父母妻儿能够好好地活下去,有饭吃、有衣穿,难道是想看到你杀一个女流泄愤吗?你对得起死者?”

    夏浔言罢又是一指戳在他的胸口:“本国公杀了你的人,那又怎样,有本事你向我动手!你不敢动我一手指头,却只会向一个没有还手之力的弱女子呈威风吗!”

    “本国公此来身负要务,欲与豁阿夫人商谈,豁阿夫人尚未说话,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跳出来,徒呈口舌之利,你他娘的是个跳蛋么?”

    劳彪被他手指点一次,就如一只重锤砸了一下,夏浔连骂三声,连点三指,劳彪眼前发黑,“哇!”地一口鲜血便喷了出去!

    p:诸友,请推荐票!月票!澡票!本章节由网书友发布 Www.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