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锦衣夜行 > 第940章 一本,又一本

第940章 一本,又一本

所属书籍: 锦衣夜行     发布时间:2015-11-23

    ?黄真硬着头皮道!”臣为辅国公杨旭进言,辅国公忠于朝廷,忠于皇上,勤勉任事,素无大错,今无故入狱,百官非议,难免皇上寡恩之名,臣请皇上开恩宽赦,若辅国公确有实证,再予严惩不迟!”

    朱棣震怒:“你之所言,就是为此么?解缙招供,杨旭与之勾结,怂恿东宫,意图不轨,联要查他,自然不能叫他逍遥于外,暗做手脚。《》 若他果然坦荡无私,可不正是要还他清白么?什么百官非议,联躬寡恩,除了你,联怎么从不曾听他人说过?你如此迫不及待为杨旭说项,莫非也是他的同党?”

    黄真的根本,全在夏浔身上,夏浔要是倒了,他得被陈瑛和俞士吉给玩死,他哪能不保夏浔,结果皇上却扔了一顶大帽子给他,黄真都快吓尿了,他卟嗵一下跪倒,高呼道:“皇上,臣冤枉,臣赤胆忠心……”

    朱棣拂袖道:“是否无私,查过才知,锦衣卫,把他拿了!”

    黄真听了双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朱棣又问陈瑛:“卿有何奏?”

    陈瑛:“*……这个……”

    他把请易储君的奏章往袖子里一塞,朗声道:“臣是想问,皇上要百官议迁都,这个……不知可有时限啊?”

    朱妹:“……”

    “劣啷啷……”

    诏狱的牢门打开了,四个狱卒又送进一个人来。

    经过昨天辅国公入狱的事,牢中的犯官开始敏感起来,刚一听到声音,他们就扑到牢门前抓着栏杆向外瞧。

    黄真被四个狱卒夹在中间,失魂落魄地往里走。

    户部主事君行健失声道:“啊!都察院黄大人也进来了!”

    对面的工部屯田主事刑凌山苦中作乐,调侃道:“黄大人你为何事入狱啊?也是解缙捡举的么?”

    这几个人都是解缙受刑不过屈打成招的,因是解缙攀咬,这几个人心中不忿,对解缙便少子敬意,他们官职虽比解缙小,如今都是难友而已,懒得再用敬称。

    黄真咧了咧嘴没有说话。

    再往前寺,左牢房是兵部武选司郎中赵锋,右边是通政司左通政慕容浩,看见黄真被抓,垂头丧气也不说话,二人只是嘿了一声,并未言语。

    接着往里就是大理寺少卿叶岚,工部左侍郎陈寿、都督陈铭、刑部侍郎思温、大理寺右卿耿通、安南布政司参议解缙等官员的牢房,黄真左右一看喝!再凑几个人,朝廷的六部九卿就可以搬到监狱里办公了。

    黄真哀声一叹,心道:“皇上这回……真是铁了心啊……”

    接着往里去,就是东宫属官了东宫属官也是按照官职从小到大的顺序往里排的,这倒不是有什么规矩必须如此,具是牢头儿为了管理方便,排个顺序。一间间牢房都是满的,到了尽头左面牢房是杨士奇,右面牢房是杨溥,这是东宫属官里头官儿最大的两个人了。

    两人见了黄真也很惊奇,不过以他们的身份地位,自然不会像户部主事君行健一样大惊小怪了。两人穿一身白色囚衫囚裤,看见黄真,还向他拱了拱手。

    这时,黄真突然发现了夏浔,夏浔在更靠里的一间牢房,与杨溥的牢房隔着一间,中间这间是空的,大概是为了让夏浔清静一些,官儿太大,坐牢的条伴也要论资排辈的。

    因为牢房都是栅栏式的,隔断不是土坯砖墙,所以黄真一眼就看到了夏浔,夏浔正盘膝坐在木板床上入定,练习吐纳功夫,黄真一见,如丧考妣地哀号一声,便像兔子似的从四个狱卒中间猛扑出去,跑向夏浔的牢房,大叫道:“辅国公!国公爷!”

    夏浔听见声音,放在膝上的双手抬起,缓缓做了个下压的动作,收功抬头,张开眼睛,就见黄真已扑到牢门前,抓着栅栏,一头花白头发,老泪纵横地道:“国公爷!黄真来陪你啦!”

    夏浔笑道:“你又不是如花少女,柬陪我做什么?”

    黄真听了不禁想笑,可他实在笑不出来,只好哭丧着脸道:“国公爷,您……还有心说笑话!”

    这时那四个狱卒恼怒,上并扣住黄真就走,夏浔把脸一沉,喝道:“放手!”

    那狱卒都是些耳目灵通的人氏,知道这位国公爷的厉害,人家以前是锦衣卫的头儿,现在锦衣卫的头儿还是他的下属,听说他以前就进过一次诏狱,纪大人好酒好茶地侍候着,没多久人家就拍拍出去了,天知道这回是不是旧事重演?

    反正前两天纪大人送他进来的时候,依旧是恭恭敬敬的。

    这些狱卒不敢违拗,忙松开黄真,对夏浔行礼道:“国公爷!”

    夏浔指指左手边儿上,道:“这间牢房不是空着呢么,就让黄大人住这间吧!”“这……

    夏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牢头儿就服软了,一位国公的气场,就算是成了阶下囚,也不是他们能抗拒的。

    黄真被送进了夏浔旁边的牢房,一进牢房,他就扑到与夏浔一栏之隔的地方,急急叫道:“国公!”

    夏浔下地,走过去道:“你因何事入狱?”

    黄真嗫嚅道:“国公勿怪,下官……没有听从国公的吩咐,眼见国公入狱,便……具本为国公保奏来着。”

    夏浔默然片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笑道:“好,很好!”

    人孰无情,夏浔革然对他有过嘱咐,但是黄真能这么做,不管他帮人是否是为了帮已,患难之中,不做缩头wu龟,便也不枉这么多年来对黄真的提携。

    黄真擦擦眼泪道:“囯公,看样子,皇上是铁了心要易储了,好果汉王上位,咱们就没指望了!”

    夏浔沉着地道:“沉住气,今天朝会,都有些什么事情?”

    黄真见夏浔一脸的平静,心态顿肆平静下来,他对夏浔已经形成xi惯性依赖,夏浔如此从容,让他心里不jin萌生了一线希望:“莫非这一遭还是个有惊无险的ju面?否则囯公怎会如此镇定?”

    黄真便把今早发生在朝堂上的一切叙说了一遍,夏浔听了,便背起双手,在牢房里徐徐地踱起步来,牢房里铺着防潮的稻cǎo,夏浔的双脚踩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黄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过了许久,依旧不见夏浔说话,黄真忍不住问道:“囯公,这一劫,咱们……能闯过去么?”

    夏浔站定脚步,看了他一眼,意味难明地笑了笑:“会!”

    黄真之信夏浔,如信徒之信菩萨,一听这话,顿时心中大定,急忙问道:“囯公估计,得什么时候?”

    夏浔道:“地zàng王菩萨曾发下大愿,是怎么说的?”

    黄真一dāi,想了一想,讷讷地道:“地zàng菩萨立誓要度尽六道中生siliu转一切众生,故发宏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夏浔微笑道:“呵呵,妙极!”

    黄真顿足道:“囯公啊,您就别打哑谜了,老黄都快要急si了,可听不懂您的意思!”

    夏浔道:“世间有善就有è,有è就有è人,有è人就化è鬼,è鬼度不空,菩萨怎能成佛?所以,地zàng菩萨就只好一直住在地狱里。我没有菩萨心肠,也没有菩萨的宏愿志向,我可度不尽诏狱中一切囚犯,我是‘地狱住满è鬼’我便成佛!,你且安心,等这诏狱住不下人的时候,咱们就可以出去啦!”

    黄真嘴巴张得老大,他看看那长长一排空空荡荡的牢房,带着哭音儿叫道:“囯公yé,那这诏狱什么时候才能住满了人呐~呐~~呐蛔~呐~

    牢房里空空荡荡,黄真说到后来,悲从中来,声音拔高了些,凄惨的尾音传出好远。

    黄真入狱时正当中午,夏浔抬起头来,看着从那一角天窗直直投下的光柱,低沉地说道:“山中方一曰,世上已千年。要说快,也是很快的……”

    ※最※快※精※校※文※字※更※新※百※度※锦※衣※夜※行※吧※

    “百guān有本早奏,无本退朝……”

    一句老生常谈随着这拂尘一动,从沐丝的口中宣了出来,听在陈瑛口中,却如暮鼓晨钟,振聋发聩。他的六识在这一刻似乎一下子敏锐到了极点。

    他似子听到了沐丝手中的拂尘扬起时那“唰!”地一声清醒,他看清楚了那拂尘扬起时每一缕丝的飞扬。

    卤簿拂尘,朱麓为之,缨长二尺,柄长二尺一寸二分,上饰镂金龙首二寸五分,衔小金环以缀拂,下饰镂金龙尾三寸三分,末箍金环。这拂尘从沐丝的左臂上飞起,如一抹liu云,在空中画了半个圆,落在他右手前端四尺处,拂丝纷纷落下,旋即悬如马尾,寂然不动。

    陈瑛弹劾过许多人,一品大员、封疆大吏、公侯伯爵,皇qin囯戚,这其中很多人都是他号准了皇帝的脉,体察上意,进行弹劾的。

    这一次,他也是认准了已经明白皇帝的心思,才赤膊上阵、qin自出wu。只是这一回弹劾的是囯之储君,是不出意外的话,未来的大明天子,心情的迫切和紧张就在所难免了。

    可他很奇怪,明明自己的心跳的厉害,声音居然异常的平静,听不出一丝的紧张、颤抖。他端着玉笏,目不斜视,一步踏出班列,微微一欠身,沉声道:“臣有本奏!”

    朱棣睨他一眼,道:“哦,陈卿有何话说?”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