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锦衣夜行 > 第898章 辅国公乱点鸳鸯谱

第898章 辅国公乱点鸳鸯谱

所属书籍: 锦衣夜行     发布时间:2015-11-23

    夏浔一声令下,两个侍卫便上前拍门,此时赵家已经演起了全武行。

    小樱站在厅中一角,手中抓着一个花架,急声道:“放我离开!”

    赵员外指挥家丁将她团团围住,嘿嘿笑道:“不拜完天地入完洞房就想离开?门儿都没有啊!”

    小樱又气又急地道:“你……你这是强嫁迫娶,就算拜了天地入了洞房,我也不认帐!”

    赵员外得意洋洋地道:“谢秀才,老夫好歹也是这汤口镇的首富,是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我那表弟还在山西蔚州做知府,只要你今日签下婚书,拜了堂、成了亲,这官司打到哪儿我都输不了!”

    小樱有心说破自己是女儿身,可是方才亲眼看见一个被人识破女扮男装的姑娘让巡检司抓走,她哪敢直言,只得道:“这……儿女婚事,得有父母高堂允许才成,小生岂能草率成亲?”

    赵员外道:“这也不难,先拜堂入洞房,明儿一早,老夫陪你一起去向令尊令堂提亲。我赵家不但家境殷实,我女儿欣妍也是姿容秀丽、人品端庄,并不委屈了你呀。这桩姻缘天注定,贤婿啊,来来来,快叫岳父!”

    “岂有此理!”小樱哭笑不得,抢起花架往外便闯,赵员外紧张地道:“快!快拦住他!谁抓住姑爷,加两个月薪水!”

    众家丁一听登时来了劲儿,纷纷围上来,小樱到底是个女儿家,手中花架舞动几下。一个家丁拼着受她砸中,挨了两下,竟把花架夺了过去,众家丁大喜。一齐向上扑来,不想小樱两手空空,反比有武器在手更厉害,她手上一推、脚底一拨,那摔跤的神技拿出来,把一众家丁摔得东倒西否。

    赵员外大急。窥个空隙,一把抢上前来,拦腰把他抱住,大叫道:“抓住了!抓住了!快拿绳子来!”

    小樱是个女儿身,哪容男子这般抱着她,她把蛮腰一扭,双膀一较力。便把赵员外挣开,手一扬,掌背打在赵员外脸上,“啪”地一记耳光。

    “哎哟,老爷!快抓住姑爷!”

    赵夫人一见急了,急忙抢上来扶住员外,伸手又去抓小樱,被小樱往她腕上一扣一甩。一跤跌出去摔中桌子,把一个花瓶跌到地上摔得粉碎。

    “哎哟,咱们这姑爷好大的力气!”

    赵夫人被桌子一磕。半条膀子都麻了,她抢到丈夫身边,一边揉着肩膀,一边赞叹道:“方才我瞧咱们这姑爷,什么都好,就是生得有些单薄,声音也温温软软,像个大姑娘似的。还担心他身子骨儿不太好,没想到几条大汉都近不得身,好!文武双全,太好了!配咱们姑娘正好!”

    “可不!”

    赵员外脸上五道指印宛然,眉开眼笑地道:“咱这姑爷。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哇。夫人,怎么样。我说不用急吧?踏破铁鞋无觅处,佳婿上天自送来!”

    “爹!娘!不要拦着人家!”

    客厅中正闹作一团,一个女子忽然尖声大叫,众人顿时一愣,都停下动作。

    只见一个翠衫少女从后边闯了进来,娉娉婷婷十五六,芙蓉出水比花娇,当真是个极美丽的姑娘。姑娘颊上泪痕犹然,轻轻瞟了一眼小樱,一瞧这位秀才的确是一表人才,心中不舍,更加凄然。

    她对双亲黯然垂泪道:“爹、娘,哪有这般强迫人家与儿婚配的,这位公子既不情愿,爹娘就放了他去吧,如此强迫,纵然结成夫妻,又何来恩爱可言?女儿若真做了他的娘子,在他面前还能抬得起头做人么?”

    小樱瞧见了她,心道:“这就是赵员外的女儿欣妍姑娘了,倒真是一个美貌的姑娘,人也通情达理!”

    赵夫人急道:“女儿,你可犯不得糊涂。我儿姿容娇美,一旦入官,必然中选,可不把我儿送进火坑了么?不成!不成!谢秀才是你难得的佳配,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赵姑娘又气又羞,顿足道:“娘!”

    赵员外道:“叫爹也不成!女儿终身,当由父母安排,就这么定了,来啊……”

    小樱闻言,趁着众人正松懈的当口,踢起一个花盆开路,便像院中冲去,几个家仆稍稍避开花盆,又复扑上前来,小樱已佯作前冲,顺势往旁边一闪,贴着屋檐逃到了墙边。那墙角有一口大缸,里边满满一缸水,植着几丛睡莲,本是富贵人家备作防火的,小樱一个箭步蹬上缸沿,再纵身一窜,在墙头上一踹,便翻了过去,一块砖头吧嗒落地。

    “把他追回来……”

    赵员外声嘶力竭地喊,就在这时,院门“轰”地一声,门闩断裂,硬被撞了开来。原来赵员外把小樱诳进家中,便插了门,想强迫小樱与自己女儿成亲,夏浔的人在外边叫门不见答应,隐隐只听里边声音嘈杂,一时急不可耐,辛雷和费贺炜二人一齐冲上来,大脚齐出,把这门硬踹开了来。

    赵员外夫妻和刚跑到院中的家丁们一愣,就见两个大汉挺胸腆肚闯进门来,左右一站,欠身施礼:“国公爷,请!”

    夏浔施施然迈步便进,后边亦步亦趋跟着另两名侍卫。

    赵员外夫妻俩面面相觑,那国公爷三个字他们当然听见了,不过他们实难相信一个国公会跑到他们家来,听错了?再不然这人叫郭公冶?

    正惊疑间,费贺炜一声喝:“大胆刁民,见了当朝辅国公爷,还不下跪!”

    这下绝不会错了,真的是一位国公爷!

    赵员外夫妻战战兢兢撩袍下跪,一众家丁忙也跪倒,紧跟着赶到厅口的赵家小姐赵欣妍闻言忙也随之跪倒。

    夏浔连忙举步上前,和颜悦色地道:“不必多礼,起来。起来。啊,赵员外,我在你家门外,看到一匹马。乃是我故人之物,我想知道,那人……可在你的府上?”

    赵员外夫妻俩茫然相顾,心道:“闯下祸事了,那秀才竟与辅国公沾亲带故?”

    两个人战战兢兢把事情说了一遍,夏浔一听谢慕文谢秀才。就知道必是化名谢沐雯的小樱,听说她已翻墙逃到别人家里,夏浔便举手道:“告辞!”转身就往外走。

    赵员外正暗自庆幸,赵夫人却突然开口叫道:“国公爷且慢!”

    夏浔回头,诧异地一挑眉毛:“还有何事?”

    赵夫人“贪婪”地盯了夏浔身边两个仪表堂堂的侍卫一眼,吃吃地道:“不知……不知国公爷身边这小侍卫,可成了亲么?”

    赵员外一听唬了一跳。赶紧道:“夫人,你疯了!”转脸又向夏浔陪笑道:“国公爷,您慢走,您慢走,我这婆娘得了失心疯……”

    赵夫人却不理他,儿是娘的心头肉,为了宝贝女儿的终身幸福,赵夫人却是连眼前这位位高权重的国公爷都不怕了。她一脸希冀地看着夏浔,那慈母为了儿女可以不惜一切的目光,叫夏浔看在眼里。竟是狠不下心来说一句走。

    “这……我……”

    夏浔一脸苦笑地回头看看,却见两个贴身侍卫瞧着人家赵姑娘,竟是一脸的爱慕。这位赵姑娘姿容婉丽,十分可人,又是汤口镇首富之女,如果平常时候,这两个侍卫哪能攀得上这样的人家,两人不约而同地瞧了夏浔一眼。嘴里不敢说,目中竟大有央求之色。

    夏浔心中一动,便道:“于宓远,朱文朗,你二人均未婚配。如今也算是天作之合,你二人。谁愿与这位赵家小姐成就夫妻?”

    “我愿意!”两个侍卫异口同声,声音出口,脸上同时一红,神情很是挣扎,既不愿与自己好友争执,可是眼见那小姐娇俏可人,又不舍得退出。

    夏浔道:“好,你们愿意,还得赵家小姐也愿意才成。”他又转向那位早已臊得脸蛋通红的赵姑娘,问道:“赵家小姐,我这两个侍卫,你看中了哪个?”

    赵欣妍含羞带怯地闪目一看,两个人都是英姿勃勃的俊俏哥儿,都瞪着眼睛看她,目光炽热,把个姑娘羞得赶紧低头,不敢再看。赵夫人急得一旁团团乱转,不住地说道:“女儿,你相中了哪儿,快说,快说啊!国公爷做着主呢,你快说啊!”

    辛雷和费贺炜瞪大了眼睛,嘴巴里足以塞下一个鹅蛋:“这样都成?”

    赵家姑娘羞羞答答捻着衣角,飞快地抬起眼睛一睃,便咬着嘴唇儿往夏浔身左的朱文朗身上飞快地一指。夏浔哈哈大笑,对朱文朗道:“小朱,你留下吧,给你三天假,三天之后,再去府上见我!”

    “谢国公爷!”朱文朗心花怒放,赶紧躬身答应。

    夏浔对剩下三人道:“咱们走吧,快去那家看看,寻她出来!”

    四人出了大门,绕向旁边那户人家,他们刚出去,墙头就竖出一把梯子,一个老头儿颤颤巍巍冒出头来,怒气冲冲地道:“赵月神!你家的猫又窜到我家来了?我的簸箕放在缸上面都被踩翻了,我托人从南方弄来的极品花种啊,全让鸡给吃了,你赔!你赔!”

    赵员外宝贝女儿终身有靠,眉开眼笑地道:“好好好,周虎老兄,你莫恼,不就是一些花种么,我赔你就是!”

    两人都是汤口镇的富翁,住处挨着,生意也相近,因为明争暗斗,关系一向不大融洽,那周老头儿本以为少不得又要打一场嘴仗,不想赵员外今天这般好脾气,不由狐疑地道:“你这奸似鬼的家伙,今儿怎么这般好说话?”

    赵员外笑不拢嘴地把事情一说,那周老头儿登时两眼放光:“当真?哎哟,我那宝贝孙女儿这下可有主了!”

    就在这时,周家大门拍响,有人叫道:“家里有人吗?”

    墙头周老头儿脚下一乱,卟嗵嗵地就滑下了梯子。

    门扉一开,夏浔看见一个白发老头儿,连忙客气地道:“老人家,你……”

    周老头儿“卟嗵”一下就跪了,嚎叫道:“国公爷!我那小孙女儿还没嫁呢!”(未完待续)www.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