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锦衣夜行 > 第897章 假秀才女子成姑爷

第897章 假秀才女子成姑爷

所属书籍: 锦衣夜行     发布时间:2015-11-23

    第897章 假秀才女子成姑爷

    两个青衣小帽的家人上下打量小樱几眼,登时露出满意的笑容。《%斗罗大陆小说网% 这小后生实在是太俊俏了,连男人看着都有点心痒痒的,这要是把他带回去,被自家大老爷看中了,一笔赏钱是跑不了的。且慢,还得先问清楚,莫要是个官宦家子弟,那可惹不起。也不要是已经娶了妻的,自家小姐还能做小不成?

    一个家人咳嗽一声道:“去慈姥山啊?路倒是不太远,可是前几天下了场大雨,把那桥都冲垮了,这一路要有几处地方都需摆渡才能过去,今儿晚饭前怕是赶不到了,小相公这是去干什么啊?”

    小樱一听当天赶不到,不禁大失所望,随口答道:“哦,我……我去慈姥山下走亲访友,以前都是随家父同往,也不曾记得路,如今自己走,可就认不得了。”

    那家人笑道:“哦,瞧小相公这等人品,马也雄骏的很,一定是官宦人家子弟吧”

    小樱道:“大叔说笑了,小生只是一个普通人家子弟,哪里攀得上官宦人家。”

    另一个家人便道:“如今风光正好,小相公走亲访友,怎么不把小娘子一并带上啊。

    小樱听说过中原地带可以随意游走四方的必须是有功名的人,便自作聪明地道:“哦,小生是个秀才,正要抓紧读书,争取考中举人,前程要紧,年纪也轻,还不曾顾得上娶妻呢。”

    两个家人一听喜出望外,赶紧便道:“小相公,不瞒你说,你要我指道给你,也不是不可,只是由此下去,那易走的道路已被前两日的洪水给冲垮了,你要是胡乱走下去,一旦走岔了路,那就欲速而不达了。实不相瞒,我家老爷明日一早正要往慈姥山去做生意,我家老爷最是好客,小相公若是愿意,不妨先去我家借住一宿,明日与我家老爷同路而去,你看可好?”

    “这个……”

    小樱心中为难,抬头看看天色,已经过了正午,如果这么盲目的赶下去,恐怕真就到不了慈姥山,这儿是天子脚下,京畿重地,倒也不必担心会有什么打家劫舍、开黑店敲闷棍的为非歹人,若是借住一宿并无不可,只好向二人道了谢,随着他们往村里走。(《%斗罗大陆小说网% )

    小樱一路走,一路问道:“两位大叔候在路口可是在等人么?”

    一个家人干笑两声道:“是啊,我们姑爷今儿要来,我们是奉了老爷的吩咐,在村口迎候的。不妨事,待引见了小相公与我家老爷认识,我们再去村口迎候便是,料来也没有那么巧,姑爷偏就在这时赶到。”

    小樱听了,深感这两个乡人热诚好客,忙不迭又是一番道谢。

    正行走间,前边几个持铁尺、拎铁链、穿皂役公服的巡检押着一个披头散发的青年骂骂咧咧走来,其中一个公人大声道:“哼!居然敢扮作男人逃走!进宫侍奉皇上就这般可怕么?***,把她押回去!齐老二,距县里规定的人数还差几个啊?”

    小樱定睛一看,那被打散了发髻迎面押来的青年粉面细眉,容颜妩媚,居然是个十五六岁的俏丽丫头,小樱做贼心虚,心中怦地一跳,连忙往路边一闪,压低了头上竹笠,又借马头遮身。

    那几个巡检铁链铁尺的一身,叮叮当当地过来,往这边瞧了一眼,见是两个老家人,陪着一个牵马留须的少年公子,大摇大摆,行迹毫不可疑,倒是没往心里去。双方错身而过,小樱不由长长地松了口气。

    汤口镇首富赵员外穿着一身铜钱纹的员外服,头戴员外帽,在客厅里头绕着面前一个短褐打扮的汉子上上下下瞧了瞧,把嘴一撇,问道:“干什么的啊?”

    那汉子毕恭毕敬地道:“老爷,小人是个篾匠!”

    赵员外眉头一皱,不屑地挥了挥手,扣着那汉子的两个家人立即把他往后一扯,喝道:“滚蛋!”

    那篾匠莫名其妙地被抓到府上来,又莫名其妙地被轰出去,自始至终也搞不明白这位员外老爷是什么意思。(《%斗罗大陆小说网%7*24小时不间断更新纯txt手打小说)

    赵员外又上下打量一番第二个人,这人一袭长袍,倒像个有点身份的,颜色便缓了缓,问道:“你是做什么的啊?”

    那人长长一揖道:“员外,在下是江南春药店的一位坐堂郎中。”

    赵员外眼睛一亮,这个职业还算体面,忙道:“抬起头来!”

    那人把头一看,赵员外怔道:“怎么这么大年纪?”

    瞧那人模样,怕是比他也小不了几岁,不过保养的还好,脸上不见几道皱纹,那人笑道:“员外,干我们这一行的,年纪越大,越受病患欢迎,不瞒您说,我还嫌自己岁数小了呢。”

    赵员外怒叱两个下人道:“你们两个真是废物,这么大岁数,恐怕孩子也与小姐差不多大了,你们带他来干什么?”

    两个下人急忙解释:“不是啊老爷,这人才二十二岁,还没成亲,我们都问过了的。”

    赵员外又是一怔,狐疑地看着这郎中:“你……才二十二?怎么长得这么老成?”

    那郎中倒是向两个下人问清楚了,知道是这家老爷急着嫁女儿,巴不得自己被看上呢,连忙一扯自己胡子,竟把胡子扯了下来,讪笑道:“员外,实在不好意思,在下为了坐堂诊医容易取信于人,所以……有意扮老了一些。”

    他这一扯胡子下来,倒真是年轻了,而且太年轻了,看着就像十四五岁还没长开的少年,他生就一张团团圆圆的香瓜脸,居然是天生的童子面。赵员外嘴角抽了抽,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只是下意识地问道:“那……你那药房生意还好么?”

    郎中干笑道:“药房开黄了,东家转了行,我这是回老家去,想再寻摸一家药房应聘。”

    赵员外几乎立即就想赶他出去,可又怕找不着更合适的,想了一想,顿足道:“来啊,先把郎中请去西厢喝茶,唔……候着!”

    这边刚把郎中打发走,屏风后面便绕出一个中年妇人,愁眉紧锁地道:“哎,我瞧这个也不合适,老爷,早几天人家都忙着嫁女儿,咱就该赶紧给女儿找个丈夫的。偏你不急,挑三拣四,挑吧挑吧,现在可好,连个像样点儿的都没剩下。”

    妇人说着忍不住落下泪来,嘤嘤哭泣道:“我那苦命的女儿啊……”

    赵员外好不耐烦,还得上前哄劝夫人,正说着,把小樱诳进府来的一个家人就气喘吁吁地冲上来,眉飞色舞地道:“老爷,老爷,我找到个好的,是个秀才,是个尚未娶妻的秀才啊,长得那叫一个俊!”

    “真的?”

    赵员外夫妻俩两眼放光,一齐扑了上去!

    ※※※※※※※※※※※※※※※※※※※※※※※※※※

    夏浔带着辛雷、费贺炜和两个侍卫赶到汤口镇的时候,因为烈日炎炎,仓促赶路,口渴难耐,看到路口有一家茶摊,五人就下马入内,各叫了一个大碗茶。

    那掌柜的提着大茶壶过来,麻利地给他们斟着茶,扭头跟另一桌的两个客人聊天:“嘿!刚刚我也听说了,你说这赵员外沉得住气吧,这都几天了?挑三拣四的,气得媒人后来干脆不登他家的门了,大家都等着看他家笑话呢,嘿,这就福从天降,半道儿劫了一个,听说还是个秀才呢,长得一表人才!”

    那桌客人便道:“那秀才肯么?现在是家家户户都愁嫁,可是有点身份地位的人家可从来都不愁娶,平常时候人家找媳妇,还要再三斟酌呢,哪肯这么就急匆匆地就娶妻了?再者说,读书人家里规矩多,没有父母之命,怕是更加的不肯应允了。”

    掌柜的便笑道:“嗳,那也得看女方是谁,赵员外可是咱汤口镇的首富,有门远亲,还在山西做着官呢,若是个普通的秀才,一旦生米煮成熟饭,还怕他反悔不成?再说赵家小姐确实长得俊呐,我瞧过她一面儿,十里八乡找不出这样的好人品……”

    夏浔等人听了,知道又是因为选秀女的事儿闹的,不禁相对苦笑。可这是几千年传下来的宫廷制度,这种事儿他管不了,也不想管,他可不想像海瑞一样搞到神憎鬼厌。

    喝了碗茶,出了身汗,小风一吹,带了些凉爽之意,夏浔便道:“走吧,再赶一途,天黑前赶到金陵城。”

    几人牵着马,悠悠行去,打算出了村子再上马,行不多远,看到一户人家,青石台阶,朱门高户,门前拴马桩上系着一匹马,夏浔无意识地扫了一眼,目光本已掠过,忽又有所察觉,蓦地转回头来,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匹马,迟疑半晌,讶然说道:“奇怪,这匹马似乎是……”

    当初小樱从豁阿哈屯那儿连夜逃出来时,马股上被乱兵射了一箭,当时救治不及,后来马股上烂了一大块,等兽医治好后,已经有些微瘸。到京以后,夏浔将她们安顿在秣陵镇,因为自己已经有了皇帝御赐的一匹宝马,就把自己以前的座骑送给了她。

    这马跟了他许久,夏浔自然认得出来。他翻身下马,走到拴马桩前,那匹马竟还认得旧主,一见夏浔出现,那匹骏马希聿聿一声长嘶,把马缰直直地绷起,雀跃着靠近夏浔,马脑袋喜滋滋地在他身上蹭着,还打着响鼻儿跟他打招呼。

    夏浔抚摸着马鬃,安抚着那匹骏马的情绪,扭头朝街对面一个摆摊卖甜瓜的小贩扬声问道:“请问,这户人家是什么人呐?”

    那小贩道:“这是镇上首富赵员外家,怎么,你们是来赵员外家走亲访友的么?”

    “赵员外?”

    夏浔忽然想起方才茶摊上听说的事情,不由瞿然一惊:“坏了!快快叫门!”

    p:求月票、推荐票!www.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