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四册 > 第十五章 红艳凝香

第十五章 红艳凝香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四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如懿抚着胸口,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海兰一向精细,照顾着永琪怎么会出错?偏偏永琪一病,舒妃也身上不安,虽然怀了身孕的女人肾气弱是常事,可是掉头发也厉害了些。”
瑞穗儿道:“那奴才回去一定提醒着,多请几个太医瞧瞧。”
如懿叮嘱道:“舒妃这一胎不容易,仔细这点儿。”
这般怀着心事睡去,也不大安稳,如懿昏昏沉沉的睡着,一会儿梦见嬿婉长袖翩翩,一会儿梦见永琪烧的通红的小脸与海兰焦灼的神情,一会儿是大把大把的黑色头发散落,还有意欢惊慌的面孔。
如懿吃力地辗转着身子,忽然背后一凉,惊醒了过来,才发现冷汗湿透了罗衫寝衣,容珮便睡在地下,听的动静,忙起身秉烛,照亮了如懿不安的面庞。
容珮仔细替如懿擦着汗,又端来了茶水:“娘娘可是梦靥了?”
如懿喝了几口茶水润泽了干涸的心肺:“老是梦见心里头不安的事,尤其是舒妃和永琪。”
容珮劝道:“娘娘别着急,女人怀了孕脱发是在寻常不过的,从前奴婢的额娘怀着奴婢的妹妹时也这样。至于五阿哥,亲娘照顾着,不会坏到哪里去。”
如懿犹豫片刻,霍然坐起身,惊起手腕上赤金桌子玎玲作响:“不行!不管怎么样,还是得让江与彬回去一趟!”
如懿如实向皇帝说起永琪与舒妃的事,彼时玉研、嬿婉与缨络亦陪伴在侧,皇帝听着亦十分焦急,立即唤了江与彬来,嘱咐了他回去。江与彬立时赶回京去,一刻也不敢耽搁。为着怕水路缓慢,还特意快马加鞭,只夜里赶到驿站休息。如此,如懿才放心了小半。
待得御驾离开杭州之时,皇帝已晋陆缨络为庆嫔,与嬿婉平分春色,二人都颇得恩幸。
自杭州离去之时,皇帝仍叹惋不已:“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又道,“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深以不能如张岱一般湖心亭看雪而憾。
如懿含笑:“那日令妃妹妹一舞,若雪中红梅,还不能让皇上一窥西湖雪夜之美么?”
皇帝笑道:“小女子取巧而已,怎可与漫天雪景相媲美。”
这个自然是难不倒如懿的。她擅长绣工,待回到回京之时,一副《湖心亭看雪》图比早已奉于皇帝的养心殿内,足以让他时时回味雪中西湖之美了。
离开杭州,御驾便从江宁绕道祭祀明太祖陵,且在太祖陵前阅兵扬威。皇帝为解太后枯闷,亲自陪着皇太后到江宁制造机房观织,又命江宁织造赶制皇太后六十寿辰所用的布料,以讨皇太后的欢心。
淮扬风情,江宁原是六朝古都,彼时金陵王气已收,更添了几许秦淮柔媚,引得皇帝驻足了好些日子。
这一日午膳刚毕,皇帝由江宁一带的官员陪着赏玩了玄武湖与莫愁湖,便留了一众嫔妃在行宫中歇息。
嬿婉得了江宁织造私下奉送来的几十匹名贵锦缎,心中正自高兴,偏那织造府遣来的小侍女口齿伶俐,一匹匹指了道:“这是鸾章锦,纹如鸾翔;这是云昆锦,纹似云从山岳中出;这是列明锦,纹似罗列灯烛;这是蒲桃锦,纹似蒲桃花,富贵吉祥;这是散花绫,纹皆花朵,多多不同。还有这最名贵的杂珠锦,纹以贯珠配,须得最好的织娘用最细最亮的米珠按着纹路纹,又华贵,上身又轻盈配给令妃娘娘是最合适了。这些都是咱们大人的一番心意,还请娘娘笑纳,便是咱们大人的荣光了。”
一席话说得嬿婉心花怒放,抓了一大把金瓜子放在她手里,好好儿打发了出去,又让春婵挑了好几匹最名贵的杂珠锦,亲自送去如懿殿中。
彼时风光晴丽,行宫又驻在栖霞山上,风景秀美乃是一绝。嬿婉坐在步辇上,闲闲地看着手腕上的九连赤金龙须镯,道:“这镯子的颜色不大鲜亮了,得空儿拿去炸一炸。”想想又蹙眉,“罢了,炸过了也是旧的了,匣子里多得是这些镯子,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她随手递给春婵:“赏你戴了吧。”
春婵千恩万谢地接过了戴上。嬿婉掠过水红色的宫纱云袖,倚在步辇的靠上抚弄似葱管似的指甲:“等下晚膳去问问御膳房,有什么新鲜的吃食么。前几日中午夸了一句他们的鸭子做的好,便顿顿都是鸭子了,有神酱烧鸭、八宝鸭、盐水鸭、煨板鸭、水浸鸭,弄得宫里一股鸭子味儿,吃什么都是一样的。”
春婵笑道:“那还不是因为小主一句话,他们就跟得了玉旨纶音了似的,哥哥巴结着咱们。虽然庆嫔小主也得宠,却不能像小主这般一言九鼎了,便是这江宁织造私下孝敬的东西,咱们也比别的宫里足足多上三倍呢。”
嬿婉得意一笑:“知道了就行了,别怪在嘴上。”
春婵应了“是”,又道:“小主如今这么得宠,为何还那么殷勤去皇后娘娘哪里?连最好的杂珠锦都不自己留着,反而给了皇帝。”
嬿婉轻嗤一笑:本宫上次非得那一番心意,原是借了太后抬举庆嫔和玫嫔的力。否则哪有这么顺利,只是即便这样也好,到底借了太后的东风,事先皇后也不知,只怕两宫心理多有些嘀咕,所以本宫显得殷勤小心,别得意过了头落了错处才好。
春婵笑道:“虽然是借了东风,可到底也是小主青春貌美,否则您看玫嫔,到底是人老珠黄,太后怎么安排也是不得力了。”
嬿婉细长的手指轻轻抚在腮边,娇滴滴问道:“春婵,人人都说本宫和皇后长得像,你觉得像么?”
春婵听他她语气一切如常,却不敢不多一份小心:“是有几分相似,但是小主比皇后娘娘年轻貌美多了。”
嬿婉撇下手,拧着手里的桃花色双莺结儿绢子,淡淡道:“皇上喜欢皇后,本宫这张脸便也得了便宜。只要想要比皇后更得宠,就要看她日日如何得宠,还有,便是将皇后的短处,变成本宫自己的长处。”
春婵微微诧异:“皇后也有短处么?”
嬿婉的唇扬起优美的弧度:“是人总会有短处。如今情爱欢好,短处也看出了长处;那一日情分浅了,短处就更成了容不下的错处,本宫只有将皇后没有的做得更好,才能屹立不倒啊!”
嬿婉笑语盈盈,正说得得趣,砖头看见凌云彻领着侍卫走过,向她欠身道:“令妃娘娘金福万安。”
嬿婉的脸色便有些不自在,略略点头示意:“凌大人有礼。这个时候,凌大人怎么不陪着皇上在外呢?”
凌云彻简短道:“李公公怕皇上在外人手不够,特意派微臣回宫多调派些。”他拱手又道,“自杭州以来,一直未曾恭贺小主晋封之喜。”
嬿婉此刻只觉得扬眉吐气,眼角亦绽开一点儿粉色的笑意:“凌大人有心了,能得凌大人这一生道贺,真是比什么都难得。”
凌云彻的脸上比武多余的表情:“恭喜小主是因为小主得偿所愿,以后许多不必要的聪明心思和计谋都可以收起来了。”
嬿婉的脸色倏地一变,如遭霜冻,可是那么多人在,她如何能发作,只得极力维持着矜持的笑容:“聪明是长在骨子里的,去也去不掉。至于计谋嘛,本宫可听不懂大人在说什么。”她的脸色愈加冷淡,“本宫还要去看望皇后娘娘,就不妨碍大人的公务了。”
凌云彻施礼离去。嬿婉发狠似得扭着手里的绢子,沉声道:“看见凌云彻本宫便想起昔日的不痛快,他日日在皇上跟前当差,难保那一日不会说出去什么。”她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与忌惮,“方全之策,还是除了他在皇上眼前为妙。”
春婵笑吟吟道:“小主的智谋足以决胜于千里之外,还怕眼前一个小小的侍卫么?自然是轻而易举之事了。”
嬿婉来到如懿殿中,彼时如懿正香梦沉酣,躺在暖阁的长榻上静静沉眠。嬿婉算着如懿午睡也快醒了,便候在一边,取过如懿在绣的一幅《湖心亭看雪》图绣了起来。不过一炷香时分,如懿便醒转了过来,见她在侧,不觉有些诧异:“令妃怎么来了?”
嬿婉忙搁下手中的绣针,起身道:“臣妾是想来给皇后娘娘请安的,不防娘娘正在午睡,便在一旁候着娘娘。”她指着绣架上的《湖心亭看雪》图笑道,“娘娘怎么成日在绣这个?这图看着不难,但都是用银白,雪白,玉白各色丝线融成雪景颜色,看久了可怕伤眼睛呢。”
如懿就这芸枝的手起身漱了口浣了手,方道:“左右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长日无聊,绣着玩儿的。”
嬿婉笑生两靥:“皇上每日都要来看娘娘,娘娘都说长日无聊,咱们还怎么说呢?”
如懿取过菱枝端来的莲子羹慢慢喝了一盏,方看了她一眼道:“令妃如今最得恩宠,自然是不会说长日无聊这样的话的。”嬿婉待要说什么,如懿先笑了起来,“来,给本宫瞧瞧,本宫睡着不备的时候,妹妹做了些什么。”
嬿婉蓦然一凛,指着绣布笑道:“臣妾能做什么,不过是皇后娘娘绣了什么,臣妾跟在后面绣什么罢了。”她双眸清灵如水,看来似有无限诚恳,“皇后娘娘既是臣妾的姐姐,又是臣妾的主子,臣妾自然是亦步亦趋,跟随娘娘罢了。”
如懿微微一笑:“好了,坐着说话也累。菱枝,将本宫的莲子羹端来给令妃一碗。”
嬿婉起身谢过:“臣妾新得了一些杂珠锦,臣妾想着此物名贵,不敢擅专,所以特意奉送给娘娘,也只有娘娘才配得起这样华贵的锦缎。”
如懿瞧了一眼春婵捧进的缎子,不以为意道:“妹妹有心了。容珮,收下吧。”
嬿婉见如懿如常,才松了一口气,拣了些江宁的风土人情,陪着如懿一一述说起来。二人正说着话,却见瑞穗儿打了个千儿进来。
如懿本不想瑞穗儿当着嬿婉的面说话。但看瑞穗儿一脸神色匆匆,心下便有了些不安,问道:“出什么事了?”
瑞穗儿道:“回皇后娘娘,江太医自奉了皇上的旨意一路赶着回京北上。可是到了山东境内,不知是劳累还是饮食不慎的缘故,一行人一直拉肚子,两条腿直打晃,根本无法走路。”
如懿惊异不已:“江太医自己就是太医,难道医不好自己么?”
瑞穗儿擦着额头上的汗道:“江太医是想医治自己来着,可是病得太厉害,跟去的人也未能幸免。那地界又偏僻的很,缺医少药的,驿站的驿丞赶出去买药就得一天,一来二去到底耽搁了。”
容珮疑道:“这就奇怪了,怎么早不病晚不病,偏在那些个穷乡僻壤给误了。”
嬿婉将唇角一缕笑意及时抿了下去,急道:“真是可怜见儿的。皇上要他回去便是看着五阿哥和舒妃姐姐的,这别的能耽搁,皇嗣的事可耽搁不得呀!”她看着如懿,“姐姐,不如再派个人去瞧瞧江太医吧。”
如懿沉思片刻,道:“远水救不了近火,江太医能救人,必能自救。且看他自己的。”她又问瑞穗儿:“五阿哥和舒妃如何了?”
瑞穗儿道:“都好,五阿哥病象有缓,舒妃小主除了掉点儿头发,也没什么别的不适了。”
如懿稍稍放心,嬿婉宽慰道:“左右山东离京城也不太远了。江太医这些人一病顶多耽误个十天半个月,既然五阿哥和舒妃姐姐不要紧,娘娘且放宽了心就好。”嬿婉唤过春婵:“听说咱们行宫所在的栖霞山上有座栖霞庙,千年古刹,十分灵验。等下你便陪本宫去栖霞庙好好儿为五阿哥和舒妃姐姐祈福。”
春婵忙答应了道:“这些日子小主总为五阿哥和舒妃小主悬心。与其如此,还是去拜一拜,求了菩萨保佑,也好安心。”
如懿道:“怎么?你们小主总计挂着五阿哥和舒妃么?”
春婵道:“回皇后娘娘的话,小主嘴上不说,心里却总记挂。在杭州时,便托了奴婢去各个有名的寺庙里替五阿哥挂了寄名符儿,替五阿哥求取平安呢。”
嬿婉满脸诚挚:“皇后娘娘,臣妾自己没有孩子,看着皇后娘娘抚养五阿哥,心里也是疼爱得紧。臣妾一向与愉妃姐姐和皇后娘娘交好,只盼望五阿哥平安康健才好。”
如懿见她说得动容,口气也和缓不少:“你还年轻,迟早会有自己的孩子的。”
嬿婉黯然地垂下眼眸,伸手拨弄着几上新贡的一盆蔷薇花,暗红色的枝叶带着柔靡的气味从她身旁萦绕散开。“早有多早,迟有多迟,不过都是心里虚盼着罢了,娘娘也不必安慰了。”她轻叹一口气,“便是眼前的恩宠,皇后娘娘或许觉得臣妾是费尽心机争来的,可是臣妾想争的,不过是一个日后可以相依为命彼此依靠的孩子,并不是贪求荣华富贵。”
如懿别过脸,轻叹一声:“好好儿喝莲子羹吧,莲子莲子,有个愿心在,总是好的。”
嬿婉寒暄之后,便也离开了。她走出殿阁,正见容珮带了两个小宫女开了库房的门,将杂珠锦搬了进去,不过是门缝开合的一瞬,嬿婉已被库房中成堆的杂珠锦惊住。正巧一个小宫女退了出来,嬿婉便笑道:“原来皇后娘娘有这许多杂珠锦了,本宫还送来,可是白白占了你们的地方了。”
那小宫女拍着手笑道:“江宁织造原也要送来的,可是皇后娘娘说,皇上已经私下赏了这么多,连最名贵的鲛文万金锦皇上也全赏了娘娘,便叫江宁织造不必费事了。”
所谓的鲛文万金锦,原是汉成帝殊宠的飞燕与合德二姐妹的爱物,早些年皇帝偶然读《飞燕外传》所知,吩咐江宁与江南二织造竞相复原此锦,不想江宁织造真是做了出来,且皇帝全数赏给了皇后,她竟一点儿也不知。
嬿婉慢慢地走出如懿的庭院,嘴角忽而多了一丝冷凝的笑意,原来她所以为的荣宠万千,与如懿的皇后之尊相比,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她心里忽然闪过一丝旋电般的念头,何时她亦能享有这样的尊荣之宠,临天下凤位,便是好了。
那念头不过一瞬,便连她自己也惊着了,不自觉出了一身冷汗,站在甬道的风口上,身上一阵阵发冷。
春婵忙道:“小主,左右您的心意也到了,咱们要给皇后娘娘看的,不就是这一份心意嘛。其他的,皇后有多少好东西,关咱们什么事呢。”
嬿婉淡淡地笑了笑,那笑像个阴天的毛太阳似得挂在唇边,春婵看了有些害怕,没话找话地道:“小主别担心,有澜翠在宫里,一切都好着呢。”
嬿婉淡淡一笑:“这个本宫自然知道,她要是个不能干的,本宫也不留她了。”
二人正说着,眼看着玉研坐在鸾轿上,穿了一袭鎏色纱银缎长衣,明艳照人地过去了。
嬿婉沉下脸来道:“这些日子,出了本宫和庆嫔还有皇后,便是嘉贵妃陪伴皇上最多了吧?”
春婵啐道:“可不是?一把年纪了,还打扮得这么妖娆调调的,奴婢就是看不惯她!”
嬿婉轻轻一笑:“你真看不惯她吗?”
春婵疑惑地看了嬿婉一眼,垂下了头。
春夜里格外安静,这一夜皇帝翻得是玉研的牌子。长夜得闲,如懿便捧了一卷《小山词》在窗下静静坐着,窗外偶尔有落花的声音轻缓而过,像是谁的低吟浅唱,如懿侧首问道:“容珮,是什么花落了?”
容珮推开朱漆长窗,望了一眼笑道:“娘娘的耳力真好,是窗外的玉兰呢。”
如懿道:“哪里是本宫耳力好,长夜如斯,寂静而已。”她轻声吟道,“千千万蕊,不叶而花,当其盛时,可称玉树。这样干干净净的花,凋零了真是可惜。”
容珮笑道:“说起玉兰花,昨儿奴婢还碰到凌大人,他也说这样的花儿落在污浊的腻里可惜。”
如懿笑道:“他这么个男人,也这么怜花惜草,伤春悲秋的?”
容珮认真道:“是啊,所以凌大人说,还不如做个玉兰羹炸个玉兰片什么的,吃进肚子里也尽干净了。”
如懿掌不住笑道:“原来说了半天,到底还是副男人的心肠,罢了罢了。”
容珮道:“男人家心肠豁达,笑一笑就过去了,倒是今日令妃小主来,她说的一番话,娘娘可信么?”
如懿淡淡道:“信与不信,她既要说,本宫就听着,彼此留着一点儿脸面也就是了。”
容珮松了一口气:“奴婢就是怕娘娘被轻易说动了。”
如懿淡然一笑:“凡事只看她做了什么,只凭说什么,本宫是不信的。”
二人正说着,却见三宝慌慌张张进来道:“皇后娘娘,凌大人出事了!”
如懿一怔,放下手中的书卷道:“怎么了?”
三宝急慌慌道:“皇上寝宫传来的消息,今晚本是嘉贵妃侍寝,谁知道围房里送嘉贵妃进去的宫女嚷了起来,说才一会儿工夫,收拾嘉贵妃的衣衫时就发现嘉贵妃的肚兜小衣不见了,这才闹了起来。”
“那她的肚兜去了哪里?”
三宝不安道:“是在当值的侍卫们休息的庑房里的凌大人的衣物里夹着的。”
如懿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不会!”
三宝忙道:“皇后娘娘,这会不会的谁也说不清啊!毕竟,毕竟……”他吞吞吐吐道,“凌大人一直没有成婚,或许是私下恋慕嘉贵妃的缘故,也是有的。”
如懿不悦道:“旁人胡说八道就算了,你是翊坤宫里出来的人,在呢么也跟着胡乱揣测,不言不实!”
三宝吓得发昏,立刻道:“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恕罪!奴才也是把在皇上寝宫那边的话如实说给娘娘听而已。不管怎么样,皇上发了好大的脾气,嘉贵妃还一直缠着皇上处死凌大人,凌大人现在已经受了刑了,李公公递来消息,问怎么办。”
如懿立刻起身:“容珮,替本宫更衣备轿,即刻去皇上哪儿!”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