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螽斯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四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这一日是意欢怀孕满三月之喜,因为胎象稳固,太后也颇喜悦,便在储秀宫中办了一场小小的家宴以作庆贺。
席间言笑晏晏,便是皇帝也早早自来朝归来,陪伴意欢,太后颇为喜悦,酒过三巡,便问道:“近些日子时气不大好,皇帝要留心调节衣食才是。”
皇帝坐于意欢身侧,忙陪笑道:“请皇额娘放心,儿子一定随时注意。”他转脸对着意欢,关切道:“你如今有了身子,增衣添裳更要当心。”
意欢满面红晕,只痴痴望着皇帝,含羞一笑,一一谢过。
太后的韶华日渐消磨于波云诡谲的周旋中,彷佛是紫禁城中红墙巍巍,碧瓦巍峨,却被风霜侵蚀太久,隐隐有了苍黄而沉重的气息。然而,岁月的浸润,深宫颐养的日子却又赋予她另一种庄静宁和的气度,不怒自威的神色下游如玉般光润的和婉,声音亦是柔软的。和蔼的:“看舒妃盼了那么多年终于有了身孕,哀家也高兴。只是舒妃如今不能陪侍皇帝,皇帝可要仔细。”
皇帝极为恭敬:“是。巡幸归来,前朝的事情多。儿子多半在养心殿安置了。”
太后夹了一筷子凤尾鱼翅吃了,慢悠悠道:“皇帝来回养心殿,都会经过蟲斯门吧?”
皇帝不意太后有此问,便笑道:“是,儿子来回后宫,时常经过蟲斯门。”
太后停了手里的银累丝祥云筷子,庄重道:“皇帝知道蟲斯门的来历么?”
皇帝神色悠然,缓缓吟道:“蟲斯羽,诀诀兮,宜尔子孙,振振兮。”他停一停,环视殿内,将众妃仰慕的神色尽收眼底,有几分得意,“蟲斯门的典故源自《诗经·周南·蟲斯》,儿子都记得的。”
如懿伴在皇帝身侧,微微地偏过头,精致的红翡六叶宫花,玲珑的花枝东菱玉钿,随着她语调的起伏悠悠地晃:“皇上博学,此诗是说蟲斯聚集一方,子孙众多。”她与皇帝相视一笑,又面向太后道:“内廷西六宫的麟趾门相对应而取吉瑞之意,便也是意在祈盼皇室多子多孙,帝祚永延。”
太后微微眯眼,颌首道:“皇帝与皇后博学通识,琴瑟和鸣,哀家看在眼里真是高兴。先帝在时,常与哀家说起蟲斯门的典故。说蟲斯门原来是明朝的旧名,祖先进关以后,更改明宫旧名,想扫除旧日之气,却在看到蟲斯门时心有所触,说这个名字甚好,是让咱们子孙后代繁盛的意思,所以就留了下来。也是,雄蟲斯一振动翅膀叫起来,雌蟲斯便蜂拥而至,每个都给它生下九十九个孩子,当真兴旺繁盛!”
原先渺然的心便在此刻沉沉坠下,如懿如何不明白太后所指,只得不安地起身,毕恭毕敬地垂手而听。皇帝的面色也渐渐郑重,在底下悄悄握了握如懿的手,起身笑道:“皇额娘的教诲,儿子都明白。正因为皇额娘对上缅怀祖先,对下垂念子孙位,儿子才能有今日儿女满膝下的盛景啊。”
皇帝此言,绿筠、玉研、意欢、海兰等有所生育的嫔妃都起身,端正向太后敬酒道:“祖宗福泽,太后垂爱,臣妾等才能为大清绵延子嗣。”
太后脸上含着淡淡笑意,却未举杯接受众人的敬酒。皇帝眼神一扫,其余的嫔妃都止了笑容,战战兢兢站起身来,一脸敬畏与不安:“臣妾等未能为皇家开枝散叶,臣妾等有愧。”
太后仍是不言,只是以眼角的余光缓缓从如懿面上扫过。如懿只觉得心底一阵酸涩,仿佛谁的手狠狠绞着她的心一般,痛得连耳根后都一阵阵滚烫起来,不由得面红耳赤。她行至太后跟前,跪下道:“臣妾身为皇后,未能为皇上诞有一子半女,臣妾忝居后位,实在有愧。”
太后并不看她,脸上早已没了笑容,只是淡淡道:“皇后出身大家,知书识礼,对于蟲斯门的见解甚佳。但,不能只限于言而无行动。”她的目光从如懿平坦的腹部扫过,忧然垂眸,“太祖努尔哈赤的孝慈高皇后、孝烈武皇后皆有所出;太宗的孝庄文皇后诞育世祖福临,孝端文皇后亦有公主;康熙爷的皇后更不必说;先帝的孝敬宪皇后,你的姑母到底也是生养过的;便是连皇帝过世的孝贤皇后也生了二子二女。哀家说的这些人里,缺了谁,你可知么?”
如懿心口剧烈一缩,却不敢露出丝毫神色来,只得以更加谦卑的姿态道:“皇额娘所言历代祖先中,唯有世祖福临的两位蒙古皇后,废后静妃和孝惠章皇后博尔济吉特氏没有生育,无子无女而终。”
太后眉眼微垂,一脸沉肃道:“两位博尔济吉特氏皇后,一被废,一失宠,命运不济才会如此。可是皇后,你深得皇帝宠爱,可是不应该啊!”
脸上仿佛挨了重重一掌,如懿只觉得脸上烧得滚烫,像一盆沸水扑面而来。她只能忍耐,挤出笑道:“皇额娘教诲得是,是臣妾自己福薄。”
海兰看着如懿委屈,心头不知怎的便生了股勇气,切切道:“太后,皇后娘娘多年照顾永琪,尽心尽力,永琪也会孝顺皇后娘娘的。”
太后一嗤,冷然不屑道:“是么?”
皇帝上前一步,将酒敬到太后跟前,连连赔笑道:“儿子明白,儿子知罪了。这些年让皇额娘操心,是儿子不该,只是皇后未有所出,也是儿子陪伴皇后不多之过,还请皇额娘体谅。而且儿子有其他妃嫔诞育子嗣,如今舒妃也见喜,皇额娘不必为儿子的子嗣担心。”
太后的长叹恍若秋叶纷然坠落:“皇帝,你以为哀家只是为你的子嗣操心么?皇后无子,六宫不安。哀家到底是为了谁呢?”
皇帝忙道:“皇额娘自然是关心皇后了,但皇后是中宫,无论谁有子,皇后都是嫡母,也是一样的。”
有温暖的感动如春风沉醉,如懿不自觉地望了皇帝一眼,满心的屈辱与尴尬才稍稍减了几分。到底,他是顾着自己的。
意欢见彼此僵持,忙欠身含笑:“太后关心皇后娘娘,众人皆知。只是臣妾也是侍奉皇上多年才有身孕,皇后娘娘也会有这般后福的。”
许是看在意欢有孕的面上,太后到底还是笑了笑,略略举杯道:“好了,你们都起来吧。哀家也是看着舒妃的身孕才提几句罢了。皇后,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只是有空儿时,变多去蟲斯门下站一站,想想祖先的苦心吧。”
如懿诺诺答应,硬撑着发酸的双膝撑起身子,转眼看见玉研讥诮的笑色,心头更是沉重。她默默回到座位,才惊觉额上、背上已逼出了薄薄的汗。仿佛激烈挣扎扑腾过,面上却不得不支起笑颜,一脸云淡风轻,以此敷衍着皇帝关切的神色。到底,这一顿饭也是食之无味了。
自储秀宫归来时已经是月上中天了。如懿回到宫中,卸了晚妆,看着象牙明花镂春和景明的铜镜中微醺的自己,不觉抚了抚脸道:“今儿真是喝多了,脸这样红。”
容珮替如懿解散了头发拿篦子细细地篦着道:“娘娘今儿是为舒妃高兴,也是为皇上高兴,所以喝了这些酒,得梳梳头发散发散才好。”
容珮说罢,便一下一下更用心为如懿篦发,又让菱枝和芸枝在如懿床头的莲花鎏金香球里安放进玉华醒醉香。那是一种专用于帮助醉酒的人摆脱醺意的香饼,翊坤宫的宫女们会在阳春盛时采摘下牡丹的花蕊,与荼蘼花放在一起,浇入清酒充分地浸润牡丹花蕊和荼蘼花瓣,然后在阴凉处放置一夜,再用杵捣,将花蕊与花瓣一起捣成花泥,把花泥捻成小饼,外刷一层龙脑粉,以它散发出的天然花香,让人在睡梦中轻轻地摆脱醉酒的不适。
如懿素来雅好香料,尤其是以鲜花制成的香饵,此刻闻得殿中清馨郁郁,不觉道:“舒妃有孕,本宫自然是高兴的。只是……”她沉吟着道,“前儿内务府说送来了几坛子玫瑰和桂花酿的清酿,说是跟蜜汁儿似得,拿来给本宫尝一尝吧。”
容珮知道她心中伤感与委屈,便劝道:“娘娘,那酒入口虽甜,后劲儿却有些足,娘娘今日已经饮过酒了,还是不喝了吧?”
如懿笑:“喝酒最讲究兴致。兴之所至,为何不能略尝?你快去吧!”
容珮经不得她催促,只好去取了来:“那娘娘少喝一些,免得酒醉伤身。”
如懿斟了一杯在手,望着盈白杯盏中乳金色的液体,笑吟吟道:“伤身啊,总比伤心好多了!”
容珮知她心意,见她印了一杯,便又在添上一杯:“娘娘今日是伤感了。”她的声音更低,同情而不服,“今儿这么多人,太后也是委屈您了。”
如懿仰起脸将酒倒进喉中,擦了擦唇边流下的酒液,哧哧笑道:“不是太后委屈本宫,是本宫自己不争气。太后让本宫去蟲斯门下站着,本宫一点儿也不觉得那是惩罚!若是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让本宫在蟲斯门下站成一块石头,本宫也愿意!”她眼巴巴地望着容珮,眼里闪过蒙眬的晶亮,“真的,本宫都愿意!舒妃入宫这么多年,喝了这么多年的坐胎药,如今多听了几回,便也怀上了。到底是上苍眷顾,不曾断了她的念想。可是本宫呢?本宫已经三十三岁了,三十三岁的女人,从来没有过自己的孩子,那算什么女人?!”
容珮难过道:“娘娘,你还年轻!不信,您照照镜子,看起来和舒妃。庆贵人她们也差不多呢。”
如懿带着几分醉意,摸着自己的脸,凄然含泪:“是么?没有生养过的女人,看起来或许年轻些。可是年轻有什么用?!这么些年,本宫做梦都盼着有自己的孩子。”她拉着容珮的手往自己的小腹上按,“你摸摸看,本宫的肚子扁的,它从来没有鼓起来过。容珮,本宫是真心不喜欢嘉贵妃,可是也打心眼儿里羡慕她。她的肚子一次又一次鼓起来,鼓得多好看,像个石榴似的饱满。她们都说怀了孕的女人不经看,可是本宫眼里,那是最好看的!”
容珮眼里沁出了泪水:“娘娘,从奴婢第一次看到您,奴婢就打心眼儿里服您。宫里那么多小主娘娘,可您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人家的眼睛是流着眼泪珠子的,您的眼睛在愁苦也是忍着泪的。奴婢佩服您这样的硬气,也担心您这样的硬气。不爱哭的人都是伤了心的了。奴婢的额娘也是,她生了那么多孩子,还是挨我阿玛的打。我阿玛打她就像打沙袋似的,一点儿都不懂的心疼。最后奴婢的额娘是一边生着孩子一边挨着我那醉鬼阿玛的打死去的。那时候奴婢就想,做人就的硬气些,凭什么受那样人的挫磨。可是娘娘,现在奴婢看您哭,奴婢还是心疼,奴婢求求老天爷,让一个孩子来您的肚子里吧!”
如懿伏在桌上,俏色莲蓬绣成的八宝瑞兽桌布扎在脸上硬硬地发刺,她伸着手茫然地摩挲着:“还有纯贵妃,这辈子她的恩宠是淡了,可是她什么都不比怕,儿女双全,来日还能含饴弄孙。公里活得最自在最安稳的人就是她。”
容珮从未见过如懿这般伤心,只得替她披上了一件绛红色的廿金大氅:“娘娘,您是皇后,不管谁的孩子,您都是嫡母,她们的子孙,也都是您的子孙。”
如懿凄然摇首:“容珮,那是不一样的,人家流的是一样的血,是骨肉至深。而你呢,不过是神庙上的一座神像,受着香火受着敬拜,却都是敷衍着的。”
容珮实在无法,只得道:“娘娘,好歹您还有五阿哥啊,五阿哥多争气,被您调教的文武双全,小小年纪已经学会了满蒙汉三语,皇上不知道多喜欢他呢!来日五阿哥若是得皇上器重,您固然是母后皇太后,愉妃娘娘是圣母皇太后,一家子在一块儿也极好呢。”
如懿带着眼泪的脸在明艳灼灼的烛光下显出一种苍白的娇美,如同夜间一朵白色的优昙,独自含着清露绽放:“永琪自然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可是容珮,每一次盼望之后,本宫都恨极了。恨极了自己当年那么蠢钝,被人算计多年也不自知,恨极了孝贤皇后的心思歹毒。所以,本宫一点儿都不后悔,旁人是怎样害得本宫绝了子嗣的希望,本宫便也要绝了她所有的希望。可是容珮,再怎么样,本宫的孩子都来不了了!”
迷蒙的泪眼里,翊坤宫是这般热闹,新封的皇后,金粉细细描绘的人生,怎么看都是姹紫嫣红,一路韶华繁盛下去。可是只有如懿自己知道,那些恩爱荣华之后,她是如何孤独。夜静人散之后,宫里只剩下她。阔大的紫檀莲花雕花床上铺着一对馥香花团纹鸳鸯软枕,上面是金红和银绿两床苏织华丝凤栖梧桐被,皇帝在时,那自然是如双如对的合欢欣意。可是皇帝不在的日子,她便清楚地意识到,那才是她未来真正的日子。她会老,会失宠,会有“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的日子。那种日子的寂寞里,她连一点儿可以依靠可以寄托的骨血都没有。只能嗅着陈旧而金贵的古旧器皿发出陈年的郁郁的暗香,淡淡地,像沉浸在水里发黄的旧蚕丝,一丝一缕地裹缠着自己,直到老,直到死。
那就是她的未来,一个皇后的未来,和一个答应,一个常在,没有任何区别。
容珮自知是劝不得了。她只能任由如懿发泄着她从未肯这般宣之于口的哀伤与疼痛,任由酒液一杯杯倾入愁肠,代替一切的话语与动作安慰着她。
过了片刻,芸枝进来低声道:“容姐姐,令嫔小主来了,想求见皇后娘娘了。”
容珮有些为难地看着醉得不省人事的如懿,轻声道:“娘娘酒醉,怕是不能见人了,这样吧,你去好生回了令嫔小主,请她先回去吧。”
芸枝答应着到了外头,见了嬿婉道:“令嫔小主,皇后娘娘方才从储秀宫回来,此刻醉满了,怕是不能见小主了。”
嬿婉想着暖阁的方向望了一眼,道:“方才看娘娘从储秀宫回来有些薄醉,所以特意回宫拿了些醒酒汤来,怎么此刻就醉倒了呢?”
芸枝笑道:“娘娘回来还喝了些酒呢。今儿酒兴真是好!”
嬿婉心中一突,很快笑道:“是啊。舒妃有喜,娘娘与舒妃交好,自然是高兴了,所以酒兴才好!”
正说着,却见菱枝端了一碗醒酒汤走到殿外,容珮开了门道:“娘娘醉得厉害,吐得身上都是,快去端热水来,醒酒汤我来喂娘娘喝下吧!”
菱枝忙着答应了。嬿婉一时瞧见,不觉道:“皇后娘娘醉得真厉害,本宫便不妨碍你们伺候了,好好儿照顾着吧。”
芸枝恭恭敬敬送了嬿婉出去。春婵候在仪门外,见嬿婉这么快出来,不觉诧异道:“小主这么快出来,皇后娘娘睡下了么?”
澜翠本跟着嬿婉进去,嘴快道:“什么睡下,是喝醉了。”
春婵打趣道:“哎呦!贵妃醉酒也罢了,怎么皇后也醉酒呢!”
嬿婉嘴角衔了一缕冷笑,道:“贵妃醉酒也好,皇后醉酒也好,不过都是伤心罢了。本宫还以为皇后多雍容大度呢,巴巴儿地提醒了舒妃坐胎药的事,原来还是过不了女人那一关,也是个妒忌小心眼而罢了。”
春婵笑道:“小主说的是,女人就是女人,哪怕是皇后也不能免俗。”
嬿婉长睫毛轻扬,点漆双眸幽幽一转:“所以啊,来日哪怕舒妃的胎出了什么事儿,也是小心眼儿的人的罪过,跟咱们是不相干的。”
春婵会心一笑,扶着嬿婉悠然回宫。
乾隆十六年,前朝安静,西藏的骚乱也早已平定,皇帝以西北无忧,便更重视江南河务海防与官方戎政。正月,皇帝以了解民间疾苦为由,奉母游览,第一次南巡江浙。
起初,倒颇有几位朝中官员觐见,以为南巡江浙,行程千里,惊动沿途官员百姓,趋奉迎接,未免靡费。皇帝便有几分不悦:“如今你们都称天下安定富庶,这安定富庶朕都是在奏折上看到的,未曾眼见。圣祖康熙爷也曾南巡,下江南与官民同乐,了解民生疾苦。朕为圣祖子孙,理当效仿。”
如此,再不敢有人谏言。待回到宫中,皇帝见如懿已经候在养心殿暖阁等候他下朝,那笑意便不觉从唇边溢出,照的眉眼都熠熠生辉。
如懿忍不住笑:“皇上虽然喜爱江南风景,但也不必如此喜形于色啊。”
皇帝握住她手,附近她耳边轻声道:“你幼时曾去过苏州,每每与朕说起,都十分向往可以再去。朕当日只是幌子,并不能擅自带你离京。如今,朕便与你一同实现心愿。去咱们最想去的地方走一走。”他眼底有明亮的光,像星子在墨蓝夜空里闪出钻石般璀璨的星芒,“朕大云你,不仅是这次,往后咱们还有许多时日,朕会一直陪着你去山水之间。”
心底的暖色仿佛敷锦凝绣的桃花,迎着春风一树一树绽放到极致,那样轻盈而芬芳,充斥着她的一颗心。她依在皇帝胸前,依依婉然道:“只要是皇上想去的地方,臣妾一定伴随身侧,绝不轻离。”
窗外仍有薄薄的飞雪如柳絮轻扬,而他与她的眸光相融间,唯有无限欢喜与安宁。
按着皇太后的意思,因是巡幸江南烟柔之地,随行的嫔妃除了皇后,便以汉军旗出身的纯贵妃、玫嫔、令嫔、婉嫔庆贵人和李朝出身的嘉贵妃陪伴。
皇帝对太后的安排甚是满意,便将六宫中事都托了愉妃海兰照应。临行前,如懿又去探望了意欢,彼时意欢已经有五个多月的身孕了,逐渐隆起的腹部显得她格外有一种初为人母的圆润美满。如懿含笑抚着她的肚子道:“一切可都还好么?”
身下浅碧色的玉兰花样坐褥软似棉堆,意欢爱惜地将手搭在腹部:“一切都还好。只是总觉得像是在梦里似得,不太真切。”
如懿忍不住取笑:“肚子都这么大了,孩子也会踢你了,还总是如在梦中么?”
窗外的雪光透过明纸映得满殿亮堂,意欢满面红晕的脸有着难言的柔美,似有无限情深:“娘娘知道么?臣妾第一次见到皇上的时候,是在入宫的前一年,皇上祭陵回来,街上挤满了围观的百姓,臣妾便跟着阿玛也在茶楼上看热闹,隔了那么远的距离,臣妾居然能看清皇上的脸。在此之前,臣妾作为备选的秀女也曾熟读皇上的御诗,可是臣妾从未想过,这个人会有这样好看的一张脸。从那时开始,这个人便扎在了臣妾心理,知道皇上那年不选秀的时候,臣妾哭得很伤心,却也没想到会被太后选中入宫侍奉。跟着太后的日子里,太后待臣妾很好,他告诉臣妾皇上喜欢翰墨,喜欢诗词,喜欢画画。咱们满人马背上得天下,可是皇帝精通琴棋书画风雅典趣,几乎没有什么是他不会的。有时候皇上来慈宁宫,臣妾便躲在屏风后悄悄瞧他一眼,那时臣妾真是高兴,原来我一生为人,熟读诗书,都是为了要走到这个人身边去。”
如懿见她痴痴地欢喜,隐隐却有了莫名的忧愁盘旋在心间,她只得笑道:“妹妹如今又有了孩子,是该高兴。”
意欢眼底有明亮的光彩,仿佛满天银河也倾不出她心中的喜悦与幸福:“臣妾一直觉得,能在皇上身边是最大的福气。因为这福气太大,所以折损了臣妾的子嗣。皇后娘娘,这话臣妾对谁说她们都不会明白,但是娘娘一定会懂得,满宫里这么些人,她们看着皇上的眼神,她们的笑,都是赤裸裸的欲望。只有皇后娘娘和臣妾一样,您看皇上的眼神,和臣妾是一样的。”
果真一样么?她在心底惆怅的想,其实连她自己也怀疑,当初所谓的真心,经过岁月的粗糙挫磨,还剩了几许?看到的越多,听到的越多,她质疑和不信任的也越来越多,那样纯粹的爱慕,或许是她珍惜意欢愿意与之相交的最大缘由,那是因为,她看见得意欢,恍然也是已然失去的曾经的自己。可那样的自己,那样的意欢,又能得到些什么?
这样的念头在她的脑中肆意穿行,直到荷惜担心的上前劝道:“小主一直害喜得厉害,到了如今,闻见些什么气味不好还是呕的厉害。这会子说了这许多话,等下又要难受了。”
如懿强按下自己纷繁的念想,关切道:“你是头胎,难免怀着身孕吃力些,不过本宫也听人说,越是害喜得厉害,腹中的孩子往后便越聪明。你大可安心就是。”说罢又嘱咐了伺候的荷惜,那些东西不能碰不能闻,连茶水也要格外当心。
荷惜笑道:“皇后娘娘嘱咐了许多次了,奴婢一定会当心的。”
如懿叹道:“不是本宫不放心,本该留着江与彬伺候你的,可是他如今在太医院颇有资历,也得皇上信任,要跟着南巡一路伺候,所以你这里要格外小心留意。”
意欢颔首道:“皇后娘娘对臣妾这一胎的关切,臣妾铭感于心,好在愉妃姐姐是个细心的,有她在,皇后娘娘也可以放心了。”
如懿含笑道:“可不是,本宫就是看你有孕了欢喜,所以左也放不下右也放不下的。不过话说回来,本宫此次跟着皇上南巡,永琪年幼不能带在身边,海兰又要照顾永琪,又要料理后宫中事,只怕也是吃力,凡是你自己多小心。”
意欢且笑且忧,小心翼翼地护着小腹:“且不说前朝如何,就是当今,从怡嫔、玫嫔的孩子的事儿,还有愉妃姐姐生产时的凶险,臣妾还不知道警惕么?这个孩子是臣妾与皇上多年情意的见证,臣妾必定好好儿爱护,不许任何人任何机会伤他分毫!”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