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穿耳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四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这样思虑,再度入梦便有些艰难。蒙蒙眬眬中,便已天色微明。皇帝照例要去早朝,嘱咐她起身后再休息片刻。如懿想着今日是嫔妃陛见的日子,也随着皇帝起身,一同穿戴整齐,含笑送了皇帝出门,亦回自己宫中去。
金玉妍自九阿哥夭折后脾气越发不大好。皇帝看在她丧子之痛,着意安慰,又再立后次日重新复她贵妃之位以示恩遇,沉寂多时之后,她也终算扬眉了。
这一日是立后之后嫔妃第一次合宫拜见。如懿不愿摆足新后的架子,便按着时辰在翊坤宫与嫔妃们相见,倒是众人矜守身份,越发早便候在了宫中。
因着是正日,如懿换了一身正红色龙凤勾莲暗花纱氅衣,发髻上多以纯金为饰,夹杂红宝,喜庆中不失华贵雍容。
彼时嘉贵妃玉妍与纯贵妃绿筠分列左右首的位置,绿筠下首为愉妃海兰、令嫔嬿婉、婉嫔婉茵、庆贵人缨络、秀常在,玉妍之下为舒妃意欢、玫嫔蕊姬、晋贵人、平常在、揆常在及几个末位的答应。为免妨皇后正红之色,嫔妃们多穿湖蓝、罗翠、银珠、淡粉、霞紫,颜色明丽,绣色繁复娇艳,却不敢有一人与如懿的穿戴相近,便是嫔妃中位列第一的苏绿筠,也不过是一身桔色七宝绣芍药玉堂春色氅衣,配着翠绿银丝嵌宝石福寿绵长佃子,有陪同着喜悦的得体,也是谦逊的退让。
嫔妃之中,唯有新复位的玉妍一身胭脂红缀绣八团簇牡丹氅衣,青云华髻上缀着点满满翠镶珊瑚金菱花并一对祥云镶金串珠石榴石凤尾簪,明艳华贵,直逼如懿。
如懿心中不悦,却也不看她,只对着绿筠和颜悦色:“本宫新得了乌木红珊瑚笔架一座,白玉笔领一双,想着永瑢正学书法,等下你带去便好。”
绿筠见如懿关爱自己儿子,最是欢喜不过,忙起身谢道:“皇后娘娘新喜,还顾念着臣妾的孩子,臣妾真是感激不尽。“说罢便向着玉妍道:”嘉贵妃复位,又贺皇后娘娘正宫中位之喜,难得打扮得这样娇艳,咱们看着也欢喜。”
嬿婉温婉道:“臣妾等侍奉皇后娘娘,穿的再好看也不是为了自己,只是薄皇后娘娘一笑罢了。能让皇后娘娘高兴,也不枉嘉贵妃穿了这么一身颜色衣裳。好赖都是讨主子娘娘欢喜罢了。”
玉妍的笑冷艳幽异:“令嫔一心想着讨好主子娘娘,本宫倒是巧合,只不过惦记着皇上说过,喜欢本宫穿红色而已。”
嬿婉有些窘迫,掩饰着取了一枚樱桃吃了,倒是海兰笑道:“皇上与皇后娘娘本是夫妻一体,嘉贵妃记得皇上,便是记得皇后娘娘了。”
玉妍见如懿端坐其上,慢慢合着青花洞石花卉茶盅的盖子,热气氤氲蒙上她姣美的脸:“皇后是新后,翊坤宫却是旧殿。臣妾记得当时皇上把翊坤宫上次给还是娴妃的皇后娘娘居住,便是取翊为辅佐之意,请娘娘辅佐坤宁,原是副使的意思,怎么如今成了中宫之主,娘娘住的还是辅佐之殿呢?”
这话问得极犀利。如懿想起封后之前,皇帝原也提起过换个宫殿居住,但东西六宫中,只有长春宫、威福宫、承乾宫和景仁宫不曾有人居住。长春宫供奉着孝贤皇后的遗物;威福宫乃是慧贤皇贵妃的旧居,慧贤皇贵妃死后便空置着;景仁宫,如懿只消稍稍一想,便会想起她可怜的姑母,幽怨而死的姑母,如何再肯居住。皇帝倒也说起,承乾宫意为上承乾坤,历来为后宫最受宠的女子所居住,顺治帝的孝献皇后董鄂氏便是,但年久失修,总得修一修才能让如懿居住。只是,这样的话何必要对她金玉妍解释。
如懿便只是浅笑不语,不去理会。嬿婉抿起唇角轻笑,纤细的手抬起粉彩绣荷叶田田的袍袖掩在唇际,带着一丝讥诮的眸光潋滟,拨着耳上翠绿的水玉滴坠子,柔柔道:“皇后便是皇后,名正言顺的六宫之主,不拘住在哪里。都是皇上的正妻,咱们的主子娘娘。”
玉妍笑意幽微,微微侧首,满头珠翠,便曳过星灿似的光芒,晃着人的眼:“主子娘娘倒都是主子娘娘,但正妻嘛”她的身体微微前倾,对着绿筠道:“纯贵妃出身汉军旗,自然知道民间有这么个说法吧?续弦是不是?还是填房,继妻?”她甩起手里的打乌金络子杏色手绢,笑道:“到底是续娶的妻子,是和嫡妻不一样的吧?”
这话,确是刻薄了。绿筠一时也不敢接话,只是转头讪讪和意欢说了句什么,掩饰了过去。
有那么一瞬间的沉吟,如懿想起了她的姑母,幽怨绝望而死的景仁宫皇后,或许,她生前也是一样在意吧?在意她的身份,永远是次于人后的继后,如懿忽然微笑出来,坦然而笃定。其实,有什么要紧?真的,在这个位置的唯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人,之前之后,都只是虚妄而已。
如懿侧脸,召唤容珮:“去将本宫备下给纯贵妃与嘉贵妃的耳环呈上来。”
容珮答应了一声,立刻从小宫女手中接过了一个水曲木镂牡丹穿风长盘,上面搁着两只粉红色织锦缎圆盒。她利落打开,按着位序先送到绿筠面前,那是一对玛瑙穿明珠玉珏耳环,颜色大方又不失明亮,极适合绿筠的年纪与身份。绿筠忙起身谢过:“多谢皇后娘娘赏赐。”
如懿淡淡含笑:“等下还有三把玉如意,你带回去给三阿哥、六阿哥和四公主,也是本宫的一点儿心意。”
绿筠再次谢过,神色恭谨。容珮又将另一对耳环送到玉妍面前,如懿温然含笑:“这一对耳环与纯贵妃那对不同,专是为你选的。嘉贵妃应该会喜欢吧?”
玉妍只瞟了一眼,矍然变色,如懿恍若未见,如常道:“给嘉贵妃的这一对是红玉髓的耳环,配着七宝中所用的松石和珊瑚点缀,在最末垂下拇指大的雕花金珠,颜色明丽,很适合嘉贵妃这样亮烈妩媚的性子,只是,红玉髓到底不如玛瑙名贵,那也是没办法的,纯贵妃到底资历深厚,儿女双全,自然是在嘉贵妃之上了。”
这话,既是褒奖绿筠众妃之首的超然地位,稳了她永璜和永璋被贬斥后惶惑不安的心思,亦是提点着玉妍当日一图用七宝手串暗害她的事。前因后果,她都记得分明。
玉妍果然有些失色,脸色微微发白,并无意愿去接那对耳环。
如懿的脸色稍稍沉下,如秋日阴翳下的湖面:“怎么?嘉贵妃不愿接受本宫的心意么?”
绿筠到底还乖觉,忙摘下自己耳垂上的碧玺琉璃叶水晶耳坠,将如懿赏赐的耳环戴上,起身道:“皇后娘娘赏赐,臣妾铭记于心,此刻便戴上,以表对娘娘尊敬。”
如懿满意地颔首,平静目视玉妍,玉妍勉强道:“谢过皇后,臣妾回去自会戴上。”
嬿婉轻笑,脆生生道:“这是咱们第一日拜见皇后娘娘,嘉贵妃若有心,此刻戴上便是了,何必分回去不回去?再说了,怎么回去不都是在皇后娘娘所辖的六宫里。”
意欢素来不喜玉妍,侧目道:“嘉贵妃不喜欢便是不喜欢,何必伪作托词,可见为人不实。”
婉茵亦劝:“嘉贵妃,皇后娘娘赏赐的耳环极好看,也便只有你和纯贵妃有,咱们羡慕都羡慕不来呢。”
玉妍只得伸手掂了掂耳坠,勉强道:“皇后娘娘可真实诚,这么大的金珠子,想必是实心的吧,臣妾戴着只怕耳朵疼呢,昔年孝贤皇后在时,最忌奢侈华丽,这么华贵的耳坠,臣妾实在不敢受。”
这一来,已经戴上耳环的绿筠不免尴尬,还是海兰笑道:“孝贤皇后节俭,那是因为皇上才登基,万事草创。如今皇上是太平富贵天子,富有四海,便是贵妃戴一双华贵些的耳环怎么了,只怕皇上瞧见了更欢喜呢。”
玉妍仔细看那耳坠,穿孔的针原是银针做的,头上比寻常的耳坠弯针尖些,针身却粗了两倍不只,便道:“这耳针这么粗,臣妾耳洞细小,怕是穿不过的。”
如懿不欲与她多言,扬了扬下巴,容珮会意,便道:“戴耳坠原不是嘉贵妃娘娘的事,穿不穿的进是奴婢的本事,肯不肯让奴婢穿便是嘉贵妃自己的心意。”
如懿微微斜过身子,拨弄着身旁一大捧新折的深红芙蓉,笑吟吟道:“嘉贵妃自然知道本宫为何要赏你红玉髓耳坠。本宫的心思,你明白就好,若是说穿了,你这个贵妃之位复位男的,别再轻易丢了。”
玉妍满脸恼怒,到底也不敢发作,只得低下了头对着容珮厉色道:“仔细你的爪子,别弄伤了本宫。”
容珮答应一声,摘下玉妍原本的耳环,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她的耳孔便硬生生扎了下去,那耳针尖锐,触到皮肉一阵刺痛,很快被粗粗的针身阻住,怎么也穿不进去。容珮才不理会,硬生生还是往里穿,好像那不是人的皮肉耳洞似的。玉妍起先还稍稍隐忍,后来实在吃痛,转头喝道:“不是教你仔细些了么?你那手爪子是什么做的,还不快给本宫松下来!”
容珮面无表情,手上却不肯松劲儿,只板着脸道:“不是奴婢不当心,是奴婢的手不当心,认不得人。当初嘉贵妃把惢心姑姑送进慎刑司,自己可没做什么,可慎刑司那些奴才不就是嘉贵妃您的手爪子么,您的手爪子遂不遂您的心奴婢不知道,可现在奴婢的手爪子不听自己使唤了,非要钻您的耳朵,您说怎么办呢?”
玉妍又惊又怒,痛得脸孔微微扭曲:“皇后娘娘!你就这么纵容你的奴婢欺凌臣妾么?”
如懿含笑不语,似乎只是看着一场有趣的笑剧,吩咐道:“惢心,给各位小主添些茶点。你的腿脚不好,慢慢走吧,不必着急。”
玉妍见如懿如此,愈加惊恼:“惢心的腿坏了,是慎刑司的人下手太重,皇上也已经贬斥过臣妾。如今臣妾复位,那是皇上不计较了。皇上都不计较,皇后还敢计较么?”
如懿看着她,和煦如春风:“皇上不计较是皇上仁慈,本宫不计较是与皇上同心一体,所以,本宫眼下是赏赐你,而不是惩罚你,你可别会错了意。”
容珮冷着脸道:“嘉贵妃,耳针已经穿进去了,您要再这么挣扎乱动,可别怪自己不当心伤了自己的耳朵。再说了,您规规矩矩一些,奴婢立刻就穿过去了,您也少受些罪不是?”
玉妍恨得双眼通红:“皇后娘娘,您是拿着赏赐来报自己的私仇!臣妾不服!”
如懿笑得从容淡然:“你从来都是不服的,也不是这一日两日了。而且,本宫大可明明白白告诉你,不是本宫要报自己的私仇,而是你承担自己做过的事!所以对你,赏也是罚,罚也是赏!”
嬿婉伸着柔若无骨的指,缓缓地剥着一枚枇杷:“皇后娘娘已经是足够宽宏大量了。身为嫔妃,对着皇后娘娘你呀你的,敬语也不用,还敢撩了皇后娘娘的颜色。说白了,嘉贵妃再尊贵,再远道而来,还不是和咱们一样,都是妾罢了。我倒是听说,在李朝遵守儒法,妾室永远是正室的奴婢,妾室所生的孩子永远是正室孩子的奴婢。怎么到了这儿,嘉贵妃就忘了训导,尊卑不分了呢?若是皇上知道,大约也会很后悔那么早就复位您的贵妃之位了。这么不懂事,可不是辜负了皇上的一片苦心么?”
玉妍听得“皇上”二字,到底也不敢再多争辩,只得红了眼睛,死死咬牙忍住。容珮下手毫不容情,仿佛那只是一块切下来挂在钩子上的五花肉,不知疼痛、不知冷热的,举了耳针就拼命钻。玉妍痛得流下泪来,她真觉得这对耳垂不是自己的了。这么多年来养尊处优,每夜每夜用雪白的萃取了花汁的珍珠粉扑着身子的每一寸,把每一分肌理都养得嫩如羊脂,如何能受得起这般折腾。可是,她望向身边的每一个人,便是最胆小善良的婉茵,也只是低垂了脸不敢看她。而其他人,都是那样冷漠,只顾着自己说说笑笑,偶尔看她一眼,亦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玉妍狠狠地咬住了唇,原来在这深宫里,她位分再高,皇子再多,终究也不过是一个异类而已。
也不知过了多久,容珮终于替玉妍穿上了耳坠,那赤纯的的金珠子闪耀无比,带着她耳垂上滴下的血珠子,越发夺目。容珮的指尖亦沾着腥红的血点子,她毫不在乎的神情让人忘记了那是新鲜的人血,而觉得是胭脂或是别的什么。倒是玉妍雪白的耳垂上,那过于重的耳坠撕扯着她破裂的耳洞,流下两道鲜红的痕迹,滴答滴答,融进了新后宫中厚密的地毯。
有须臾的安静,所有人被这一刻悲怒而绮艳的画面怔住。
如懿面对玉妍的怒意与不甘,亦只沉着微笑。她忽然想起遥远的记忆里,她偶然去景仁宫看望自己的皇后姑母,在调理完嫔妃之后,踌躇满志的姑母对她漫不经心地说:“皇后最要紧的是无为而治,你可以什么都想做,但若什么都亲手做,便落了下乘了。要紧的,是借别人的手,做自己想做的事。”
如懿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早已违背了姑母的这一条禁忌。但,她是痛快的。此刻的痛快最要紧,何况作为新任的皇后,自己从妃妾的地位一步步艰难上来,她懂得要如何宽严并济,所以平抚了苏绿筠,弹压了金玉妍。
如懿笑意吟吟地打量着玉妍带血的艳丽耳垂,那种鲜红的颜色,让她纾解了些许惢心残废的心痛和自己被诬私通的屈辱。她含笑道:“真好看!不过,痛么?”
玉妍分明是恨极了,却失了方才那种嚣张凌厉,有些怯怯道:“当然痛。”
如懿笑着弹了弹金镶玉的护甲:“痛就好。痛过,才记得教训!起来坐吧。”
玉妍身边的丽心吓得发怔,听得如懿吩咐才回过神来,畏怯地扶了玉妍起身坐下。
意欢瞟了眼丽心,语气冷若秋霜:“你可得好好儿伺候嘉贵妃,别和贞淑似的,一个不慎被送回了李朝、贞淑有李朝可回,你可没有!”
丽心吓得战战兢兢,哪里还敢作声。
容珮见玉妍脸色还存了几分怒意,便板着面孔冷冷道:“嘉贵妃的眼泪珠子太珍贵,要流别流在奴婢面前,在奴婢眼里,那和屋檐上底下的脏水没分别!但您若要把您的泪珠子甩到皇上跟前去,奴婢便也当着各位小主的面回清楚了。皇后娘娘给的是赏赐,是奴婢给您戴上的,要有伤着碰着,您尽管冲着奴婢来,奴婢没有一句二话。但若您要把脏水往皇后娘娘身泼,那么您就歇了这份心吧,所有的小主都看着呢,您是自己也愿意承受的。不为别的,只为您自己做了亏心事,那是该受着的。”
众嫔妃何等会察言观色,忙随着为首的绿筠起身道:“是。臣妾们眼见耳闻,绝非皇后娘娘之责。”
如懿和颜悦色,笑对众人:“容珮,把本宫备下的礼物赏给各宫吧。”
如是,嫔妃们又陪着如懿说笑了一会儿,便也散了。
到了晚间时分,皇帝早早便过来陪如懿用膳。如懿站在回廊下,遥遥望见了皇帝便笑:“皇上来得好早,便是怪臣妾还没有备好晚膳呢。”
惢心俏皮道:“可不是!皇上来得急,皇后娘娘亲自给备下的云片火腿煨紫鸡才滚了一遭,还喝不得呢。”
皇帝挽过如懿的手,极是亲密无间:“别行礼了,动静又是一身汗。”他朝着惢心笑道:“不拘吃什么,朕批完了折子,只是想早些来陪皇后坐坐。”
如懿笑道:“皇上说不拘吃什么就好,有刚凉下的冰糖百合莲子羹,皇上可要尝尝么?”
皇帝眼底的清澈几乎能映出如懿含笑的仿佛正在盛放的莲一般的面容:“自然好,百合百合,百年合欢,是好意头。”
如懿婉然睨他一眼:“一碗羹而已,能得皇上这样的念想,已是它的福气了。”
惢心顷刻便端了百合莲子羹来,又奉上一碗冰碗给如懿。那冰碗是宫中解暑的佳品,用鲜藕切片,鲜菱角去皮切成小丁块,莲子水泡后去掉皮和莲心,加清水蒸熟,再放入切好的蜜瓜、鲜桃和西瓜置于荷叶之上,放入冰块冰镇待用。这般清甜,如懿亦十分喜欢。
如懿才舀了一口,皇帝便伸手过来抢了她手中银勺:“欸,看你吃得香甜,原来和朕的不一样。”说着便就着如懿用过的银勺吃了一口,叹道,:“好甜!”
如懿奇道:“臣妾并不十分喜甜,所以这冰碗里不会加许多糖啊”
皇帝便道:“不信,你自己再尝尝。”
如懿又尝了一口,道:“皇上果然诳臣妾呢。”
皇帝忍不住笑了,凑到她耳边低低道:“是朕自己心里觉得甜。”
如懿笑着嗔了皇帝一眼,啐道:“皇上惯会油嘴滑舌。”
皇帝眉梢眼角皆是笑意:“油嘴滑舌?也要看那个人值不值得朕油嘴滑舌啊。”他陪着如懿用完点心,话锋骤然一转,“对了,方才嘉贵妃来养心殿见朕,哭哭啼啼的,耳垂也弄伤了。是怎么了?”
长长的睫毛如寒鸦的飞翅,如懿羽睫低垂,暗自冷笑,金玉妍果然是耐不住性子去了。她抬起眼,看着皇帝的眼睛笑意盈盈道:“是是非非,皇上也已经听嘉贵妃自己哭诉了一遍,臣妾便是不饶舌了。”
皇帝慢慢舀了一颗莲子在银勺里:“她说的话自然是维护她自己的,朕想听听你的说辞。”
如懿不假思索道:“后宫是归臣妾的,更是归皇上的。臣妾不会蓄意惹是生非。”
皇帝粲然一笑,眉毛一根根舒展开来:“有你这句话,朕便放心了。其实你不说朕也知道。嘉贵妃刚刚复位,难免有些桀骜,从哪里争口气来恢复自己往日的尊荣,挣回些面子。你初登后位,若不稍加弹压,往后也的确难以压制”
如懿低眉颔首,十分温婉:“皇上说得是,嘉贵妃出身李朝,本该格外优容。可是前两日臣妾见到和敬公主,深觉公主有句话讲得极是。”
皇帝饶有兴味,笑道:“和敬嫁为人妇,如今也不再任性。她说出什么话来,叫朕听听。”
如懿拨着手里的钥匙,轻轻笑道:“公主说,享得住泼天的富贵,也要受得住来日弥天的大祸。”
皇帝轩眉一挑,显是不豫:“前两日是朕的立后大典,她说这般话,是何用心?”
如懿知他不悦,浅浅笑道:“公主这句话放诸六宫皆准,臣妾觉得倒也不差。皇上开恩垂爱,嘉贵妃便更应谨言慎行,不要再犯昔日之错。”
皇帝摆手,温言道:“嘉贵妃之事你已经处置了便好。和敬她到底已经出嫁,你也不必多理会。对了,再过几日便是朕的万寿节。朕想来想去,有一样东西要送与你。”
描绘得精致的远山黛眉轻逸扬起,如懿笑道:“这便奇了。皇上的生辰,该是臣妾送上贺礼才是,怎么皇上却倒过来了?”
皇帝握住她的手,眼中有绵密情意:“朕今日往漱芳斋过,想起你在冷宫居住数年,苦不堪言,而同住的女子,多半也是先帝遗妃。所以,朕已经下了旨意,将这些女子尽数遣往热河行宫,择一处僻静之处养老,不要再活得这般苦不堪言。”
有轻微的震动涌过心泉,好像是冰封的泉面地下有温热的泉水潺潺涌动,如懿似乎不敢相信,轻声道:“皇上的意思是”
“朕不想宫中再有冷宫了。”皇帝执着如懿的手郑重道,“没有冷宫,是朕要宫中夫妻一心,再无情绝相弃之时”
心中的温热终于破冰而出,如懿回望着皇帝,笑意温柔:“皇上情意深重,六宫同沐恩泽。”
殿中清凉如许,如懿只觉得心中温暖。只是在那温暖之中,亦有一丝不合时宜的惆怅涌过。其实,冷宫也不过是一座宫殿,若有朝一日皇恩断绝,哪怕身处富贵锦绣之地,何尝不是身在冷宫,凄苦无依呢?
只是这样的话,太过不吉。她不会问,亦不肯问。只静默地伏在皇帝肩头,劝住自己安享这一刻的沉静与温柔。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