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 宫廷小说 > 如懿传 > 如懿传 第二册 > 第二十八章 恩宠(下)

第二十八章 恩宠(下)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二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阿箬赤着脚,跪倒在塌边。皇帝寝殿本是金砖墁地,那地砖油润如玉,光亮似镜,质地密实,脆若金石,虽然上头铺了厚厚一层锦毯子,仍是禁不住那寒意和坚硬逼迫上膝盖,一点一点触痛了神经。
皇帝闲闲地看着她,漫然道:“朕一直留你在身边,给你这么高的荣宠位分,是有留你的作用。但是你别妄失了分寸,你永远是娴妃的奴婢,朕的奴婢,人前人后,你自要分的清楚。”
起初的时候,这样的言语也让阿箬觉得羞愧欲死,然后这些年下来,每每如是,她也渐渐习惯了,只是麻木的道:“奴婢知道。”
皇帝正欲转身,忽然察觉她脸上的红肿,便问道:“挨了谁的打?<” 阿箬愣愣地道:“皇上宠爱奴婢,嘉嫔娘娘不忿,打了奴婢。” 皇帝打了个哈欠:“打了就打了,哪有为奴为婢不挨主子的打的。你心甘情愿要得这些恩宠,就要心甘情愿受这些罪。” 皇帝床帐的帷帘内疏疏朗朗地悬挂了三五枚涂金镂花银熏球。那熏球镂刻着繁丽花纹,精雕细镂,缠枝纹样清晰可辨。球内盛有安息香,丝丝缕缕缠扰的香气喷芳吐麝,悠然隐没于画梁锦绣之上,仿佛她的前程,也这般无声无息地弥散殆尽了。阿箬愣了片刻,忽然生出一丝凄微的笑意,终于忍不住道:“皇上,求您给奴婢一个明白。您既然宠幸了奴婢,也给了奴婢外人羡慕的恩宠,为什么您背过身要这么待奴婢?难道您是猫儿,当奴婢是一只卑贱的老鼠逗着玩弄么?皇上!” 皇帝转过身,伸手勾一把她的下巴,嗤嗤笑道:“朕已经成全了你,你还要怎样?记得朕给你的封号是什么吗?慎,就是要你谨小慎微,这么多年你都这样侍寝下来了,怎么今天倒沉不住气了?” 阿箬披着单薄的毯子,浑身颤抖,眼底闪过一丝凄厉的微光,磕了个头道:“皇上,求您给奴婢一个明白,您既然不喜欢奴婢,为什么要这样待奴婢呢?” 皇帝冷冷一笑:“不这么待你,谁知道你又要做出什么事来?你也念着朕的好吧,没朕这样宠着你,你早折在谁手里也不知了。” 阿箬咬了咬牙,苍白着脸道:“是不是因为娴妃娘娘的事,皇上觉得是奴婢冤枉了她?所以要这么折磨奴婢替她出气?” 皇帝的声音渐渐慵懒下去:“出气?谁要出气自己出去,朕懒得理会。”他翻了个身:“好了。朕乏了,有什么话,往后再说吧。” 阿箬跪在那里,看着皇帝沉沉睡去,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外头的梆子声一声远一声近地递过来,她瘫软在地上,无声无息地落下泪来。 这样一跪,便是大半夜。接她回去的太监是二更十分到的,按着规矩在皇帝寝殿外击掌三下,低低喊了声“时辰到了”,便由李玉带着人重新将她裹了起来,送入养心殿后的围房穿戴整齐,用一顶小轿抬回她自己宫中。 阿箬受了一夜的折腾,回到自己宫中也是睡意全无。新燕端了一碗安神茶上来道:“小主侍寝,也累了半夜了,快喝了安神茶睡吧。” 阿箬含了泪冷笑道:“侍寝?我倒是真累着了。”她转头打量着宫里的陈设,突然怒道:“本宫已经是皇上亲口所封的慎嫔,为什么本宫宫里的陈设布置还是按着贵人的位分来的?内务府怎么这样惫懒不识好歹?” 新燕为难道:“方才内务府的人已经来过了,说皇上皇后都力图节俭,左右小主还没行册封礼呢,所以嫔位该用的东西也不摆上了。” “册封礼?”阿箬刻毒一笑,道:“皇上何时说过要给我册封礼?原来不过是让我白担了一个虚名罢了。”她说罢,霍得起身,取过博古架上的琉璃花樽就往下砸,砸完了又把桌上几上能看到的瓶瓶罐罐都砸了个稀烂。新燕这一吓可非同小可,急忙拦下道:“小主,小主,您这是怎么了?今儿可是您刚封嫔位的大喜日子啊,怎么能动气呢?这若传出去,旁人可不知道要怎么议论您呢?” 阿箬发疯般地砸着东西,涕泪横流:“我怕什么?我还怕什么?这样生生被人作践,砸几样东西还不能么?我是慎嫔,我是慎嫔,这几样东西还砸不起么?砸了谁又能拿我怎么样?”说罢,她举起一个青玉佛台便要砸下去。 新燕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拦下道:“小主,小主,您可别糊涂了。这个佛台可砸不得呀,那是您封贵人的时候皇上赏的。小主,您要生气就打奴婢几下吧,可千万别砸了这个,更别气伤了自己的身子。” 阿箬满脸是泪,倒在床上哭泣道:“皇上?皇上眼里还有我这个人么?我不过就是件玩意儿,砸了也就砸了,根本就是任人作践的。” 阿箬心酸地哭着,哭得久了,也累了,昏睡了过去。新燕看着满地狼藉,叹了口气,蹑手蹑脚地收拾了起来。 趁着阿箬闹累了没醒,新燕一大早便往慧贵妃宫里走了一趟。慧贵妃正在梳妆,由着宫女蘸了桂花水,一点一点蓖着头发,听新燕说完,便有些纳闷:“昨夜她刚封了嫔位,又被召幸,正是得意的时候,有什么沉不住气的,偏要这样回来闹?” 新燕一无所知,只得摇头道:“奴婢也不知道,只是伺候了慎嫔这几年,只觉得她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从前不过是动不动就打骂下人,有时候也问奴婢,皇上是不是真宠爱她?” “皇上是不是真宠爱她?”慧贵妃疑惑地转过头,“自从娴妃进了冷宫,她的恩宠也算是多的了。如今即便娴妃出来了,她恩宠不衰,还想怎样?” 茉心一边替慧贵妃挽发髻,一边道:“皇上虽然宠她,但到底也看不起她,昨日立冬家宴上,一口一个主仆,分明是瞧不上慎嫔的出身。还说当年的事娴妃是蒙冤的”她忽然闪了一下梳子,扯到了慧贵妃的头发,忙吓得跪下了。 慧贵妃回头,不悦地横了茉心一眼,怒道:“做什么呢?你的爪子越来越不会当差了?” 茉心吓得直打寒噤:“小主恕罪,小主恕罪。奴婢只是想到皇上说娴妃蒙冤,会不会翻查当年的事,牵连到咱们。” 慧贵妃怒了努嘴,示意她起身继续梳好发髻,方懒懒道:“如今娴妃放出来了,皇上自然要找个借口说她蒙冤,否则怎么让人心服呢。再说了,真要细细研究起来,反正当日反口咬定娴妃下毒的人,不是咱们。” 茉心还是有些害怕:“小主说得是,可是慎嫔人不会咬出咱们来么?” 慧贵妃端详着镜中的自己金凤斜簪,云鬓半偏,翠钿疏散,取过一把透雕双凤纹玉梳斜插在脑后青丝上,看了看满意了,才道:“她阿玛到底在本宫父亲手下当差,她有几个胆子连累家人?再说了,她连自己的主子都能背弃,安知不敢冤枉咱们。好了,新燕,你就回去好好伺候着吧,慎嫔有什么动静,记得随时来回报。” 新燕答应着退下了。慧贵妃看了茉心一眼,佩上一对翠绿水滴耳环,容色淡淡道:“你有话要说?” 茉心道:“奴婢只是看不惯慎嫔罢了,一时这样得宠,连小主都越过去了,一时又这样闹脾气,不知检点。” 慧贵妃轻蔑地撇撇嘴:“也难怪她,娴妃出来了,她自然会怕。” 茉心道:“其实奴婢一直都不大放心。当初小主罚她跪在雨地里,后来她怎么肯为咱们所用?且这些年,连皇后娘娘都那么抬举她。” 慧贵妃嫣然一笑,百媚横生:“当初皇后娘娘亲自去笼络她,又将她阿玛调到本宫父亲麾下以作挟制,她才能安分效忠这么多年。不过从一开始,长春宫和咱们的意思都是一样的。阿箬,不过就是颗随时可弃的棋子。因为随时可弃,所以不在乎她如何得宠了。” 茉心满面堆笑道:“小主远见,奴婢实在不及。” 慧贵妃唇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意,很快又收敛了,叹息道:“所有的远见,都是皇后娘娘的远见。本宫算什么,即便皇上抬旗,又倚重父亲,可本宫的出身到底摆在那,永远也洗脱不去。”慧贵妃黯然道:“而且本宫承宠多年,你闻闻,殿中的坐胎药气味浓得都散不去了,可本宫还是怀不上一儿半女。” “可是皇后娘娘亲生的二阿哥也死了,不比小主好多少。” “二阿哥死了,也被追封为太子。皇后娘娘好歹还生育过,好歹还有三公主,哪像本宫,本宫的肚子是空的,孩子一天都没有来过。” 慧贵妃越说越急,不觉泫然,茉心最怕她想到孩子,一想到便要伤心许久,忙劝道:“小主就是太心急了,所以一直怀不上孩子。只要小主放宽心,皇上又常来,那股子运气一到,自然想什么有什么了。小主,时候不早,咱们也该去向皇后娘娘请安了。小主去长春宫不是一向最勤最准时的么?” 慧贵妃看了看天色,颔首道:“是该走了。皇后再温柔谦和,到底也是满蒙显贵出身,本宫即便位分再高,也不能不依附她,才能在宫中站得更稳,走的更远。” 这一日宫嫔们齐聚皇后宫中请安,皇后看着如懿的手腕,温婉含笑若春水碧波:“本宫记得昔日赏赐给娴妃妹妹一串翡翠珠缠丝赤金莲花镯,怎么这些日子都没见妹妹戴着,可是不称心了么?” 如懿心头一凛,恍若一根尖锐的芒刺被人深深刺入,又呼啸拔出,她维持着面容上清淡适宜的笑容:“莲花镯上赤金丝有些松散了,得空得叫人去绞一绞才好。” 皇后颔首道:“可不是,那原本是一双一对的,本宫独留给了你与慧贵妃。若是让人绞好了,总要时时戴着,才是咱们潜邸姐妹不同寻常的情分。” 慧贵妃笑道:“皇后娘娘厚爱,臣妾日日戴在身上,一丝一毫也不敢松懈相待呢。” 如懿心中冷笑不止,却听皇后道:“皇上兴之所至,突然想到要放娴妃妹妹出冷宫,连本宫这个皇后也是事后才得知。可见这些日子皇上是有多想念妹妹了。” 慧贵妃插嘴道:“只是说来也奇怪,皇上即然这样爱重娴妃,怎么娴妃出来这几日,皇上都没有召你侍寝呢,反而是慎嫔妹妹伺候得多呢。” 如懿只是淡淡含笑,宠辱不惊:“若是以肉身相伴便为情爱珍重,那世人何必还要在意于情意呢?” 纯妃含笑道:“数年不见娴妃,说话倒是越来越有禅意了。” 如懿以温和的目光相迎,道:“纯妃姐姐有所不知,冷宫清静,便于剔透心意。我只是觉得,有皇上牵挂,能得以重见天日已是难得,何必还妄求肉身贴近。”她转眸凝视皇后:“何况即便夫妻日日一处,同床异梦,表面讨人欢喜,私下做着对方不喜不悦之事,又有何意趣呢?” 皇后浑然不以为意:“娴妃这话本宫听着倒很入耳。皇上是一国之君,更是后宫所有人的夫君,只要皇上心里有你们,何必争宠执意,争夺一时的宠幸呢?如娴妃一般淡泊无为,其实才是更有所为呢。” 嘉嫔哧一声笑道:“咱们自然比不得娴妃娘娘的本事,连娴妃娘娘身边昔日伺候的人,都成了精似的厉害,抓着皇上不放呢。” 嘉嫔一向抓尖要强,皇后也不理会,只道要陪三公主习字,便吩咐各人散了。如懿扶了惢心的手才步出长春殿庭院,却听后头一声呼唤,“娴妃娘娘”,转头过去,却见阿箬扶着新燕的手急急上前,拦在她身前道:“娴妃娘娘留步,我有一句话,一定要向娘娘问个明白。” 惢心恭谨地向她福了一福,恪守着奴婢见小主的礼仪。阿箬的脸上闪过一丝凌蔑的得意。如懿不欲与她多费口舌,便问:“什么事?” 阿箬逼近一步:“听说娴妃在冷宫被下毒,皇上前往探望,出冷宫后皇上又见过你一次,你是不是对皇上说了什么?” 如懿抬了抬下吧,骄傲道:“你以为本宫说了什么?” 阿箬的脸有些扭曲,急道:“你是不是告诉皇上,是我给你下的砒霜?你是不是告诉皇上,当年的事是我陷害了你,冤枉了你?” 如懿清朗一笑,迫视着她道:“本宫说了什么很要紧么?本宫见了皇上几次,你侍寝又见了几次,这些年你常常陪在皇上身边,难道见的面说的话不比本宫多么?还需要在意本宫说了什么?皇上宠信你,自然会信你,你有什么好怕的?” 阿箬面色苍白,与她以粉珊瑚和紫晶石堆砌的鲜艳装扮并不相符,她踉跄着退了一步,强自撑着气势道:“我有什么好怕的?我自然什么都不怕。” 如懿的目光从她身上拂过,仿佛她是一团空气一般透明无物:“你能这般自信无愧就好了。人呢,疑心容易生暗鬼,你要坦荡就好,自然不会把你心里的鬼带到皇上心里去。可你要是自己把自己心里的鬼带给皇上了,那就不必旁人说什么,皇上自然也疑上你了。” 说罢,如意正见纯妃出来,向她招着手,便笑吟吟上前,陪着纯妃一同走了。纯妃朗声笑道:“你也是。和她费什么话,忘了当初她怎么害你的么?” 如懿浅浅微笑:“我没忘,她自然更忘不了。” 纯妃亲热地挽过她笑道:“大阿哥一直养在我宫里,可想着你了。你若得空,便去我宫里坐坐吧,也看看我带大阿哥尽心不尽心?” 如懿忙道:“姐姐说这话便是寒碜我了。大阿哥养在姐姐宫里,那便是姐姐的孩子,自然没有不尽心的,我巴巴儿的跑去,算是什么呢。” 纯妃笑道:“只是因为妹妹受了委屈,所以大阿哥暂时养在我宫里。如今妹妹出来了,迟早也是要还到妹妹宫里的。这样,嘉嫔有四阿哥,我有三阿哥,妹妹也有大阿哥,那大家都是一样的了才好呢。” 如懿见她说得半真半假,一时倒也不敢应对,只好笑着道:“纯妃姐姐说哪里话?你到底是生养过三阿哥的,自然比我更会抚养孩子,不像我毛手毛脚的。且姐姐不知道呢,姐姐看方才阿箬对我的口气,我虽出来了,怕也是被人虎视眈眈,自顾不暇呢,哪里还照顾得到大阿哥!” 纯妃大量着她道:“那妹妹的意思是大阿哥便一直养在我宫里了?” 如懿谦和微笑,推心置腹道:“我本不是大阿哥的亲身额娘,如今姐姐养育得大阿哥这样好,我又怎敢腆着脸要了大阿哥去,便是皇上也不肯啊!” 纯妃不动声色地吁出一口气,拍着她的手关切道:“如今妹妹先把身子养好,慎嫔那狐媚子魅惑皇上多年,又目中无人,得空必得好好料理了她,妹妹才能出当年那口恶气呢。” 如懿笑盈盈道:“有姐姐这份心意,我便安心了。” 接连几日下去,阿箬便称病一直不出门了。如懿唤来江与彬一问,方知阿箬气急交加,是真病了。病的缘由无从得知,却总也叫人有点揣测,太医院的药轮番端进去,阿箬也不见得好,见过的人只说,人都干瘦了下去,是病得厉害呢。 如懿得知也不过轻弹指甲,她才刚出冷宫几天,阿箬便自己被自己弄病了,落在他人的口舌里,总以为阿箬是心虚,又禁不住去揣测,是不是给如懿下砒霜,是她的主意。趁着阿箬这样病着,惢心也有些沉不住气,私下里便对如懿道:“小主若是不愿意,这样的腌攢事便交给奴婢去做吧。反正当年害小主的人实打实就是阿箬,咱们就算害她一回,也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如懿轻轻啜着碧清的茶水,便道:“那么你待怎样?” 惢心咬了咬唇,眼中却毫无畏惧之色:“不过是找江与彬,给她下点好东西罢了。” 如懿取过桌上一枚香砌樱桃,慢慢含了道:“不妥。我听着前几日阿箬的口气,越发觉得皇上待她并不是只像咱们看到的一般。既然皇上并不如表面这般待她好,说了我是蒙冤受屈还要对她位分不降反升,一定是有所道理。这个时候,倒不便咱们下手了。” 惢心见如懿有了主意,也不好再劝。倒是江与彬来请脉时,如懿暗地里嘱咐道:“阿箬的病既然是心病,那么不要治好了她,也不要治坏了她。” 江与彬抬眉一笑,似有千万把握:“小主的吩咐,太医院上下都接到过了。每一位太医都心中有数。” 如懿闭目片刻,闻着殿外幽幽梅香,清寒入鼻:“是皇上?” “皇上,与皇后。” 如懿的心思却不在阿箬身上,问道:“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近日我见慧贵妃,看她气色大不如三年前了,慧贵妃与我一样,都得过皇后那串掺了零陵香的手镯,为什么还有人要多此一举给她下那些让她身体病得更重的药,是怕零陵香药力不够么?” 江与彬沉吟道:“或者有人防慧贵妃比防小主更甚。更或者有人与皇后娘娘不谋而合。” 如懿微微沉吟,将锦匣中所藏的碎珠玉镯取出,交到江与彬手中:“你去,找外头靠得住的人,将里头的零陵香丸取出,玉镯我如常戴上,也好让皇后安心哪。” 江与彬收过,眼中满是脉脉情意,看了一眼惢心道:“小主的吩咐,微臣自当尽心力竭。” 如懿点头:“帮过我的人,忠心于我的人,我都不会忘记,自会一一还报。对了,凌云彻” “小主放心。按着小主的吩咐,已经调出了凌云彻。如今,他已经是戍守坤宁宫的侍卫了。” 本该是帝后大婚所居的坤宁宫,自顺治朝后便成了萨满敬神之地,既尊贵,又清静,果然是个好去处。 如懿仰起头,看着窗外澄碧的天空,暗暗想着,如此,也算是给了凌云彻一个好出路了。自然,往后如何,还是看他自己了。 人人,都只能由着自己走完这条路,无一例外。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