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心志

所属书籍: 如懿传 第二册     发布时间:2016-11-08

这一惊真当是非同小可。如懿还没将这句话在心里过一过,便觉得一个闷雷在脑中轰炸开来,彻底晕了过去。
良久,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悠悠醒转,睁开眼看着窗外清冷的星光,那星子微白的点点寒光,冷得透到了心底。
她的父亲,竟就这样死了?
惢心傍在她床边,啜泣着道:“小主,老爷死的时候府里已经很困窘了。小主是知道的,就着孝敬皇后母家承恩公的恩典,这些年传下来,到咱们这儿已经是内囊都上来了。又因着景仁宫皇后的事,其实很多亲眷都不来往了,田庄上的收成也断断续续的一年不如一年。多少还是倚靠着小主在宫里的位分,日子还能将就着过些。如今……如今小主进来这两年,府里的一大家子人不知道多难过呢。如今是树倒猢狲散,听说老爷临终的时候,床前只剩下夫人和小少爷、二小姐三个了。”
热泪流过肌肤有刺痛的感觉,她的魂魄早已飞到了旧日的闺阁,只听着自己的声音空洞地问:“乌拉那拉氏有那么多亲眷,难道都死绝了么?<” 惢心含着满眶热泪,低低道:“小主难道不知道么?所谓亲眷,都是烈火烹油锦上添花时的热闹。真正到了有难的时候,一个一个逃得比八竿子还远。如今府里只剩下个虚名,老爷死了宫里只赏了二百两银子,里里外外连个丧事都弄不周全,还是海兰小主想尽了办法,送了五百两银子出去,这才勉强像个样子办起来了。” 曾经朱门绣户的乌拉那拉府邸,历代后妃辈出的豪门大族,原来轰轰烈烈之后,也不过是人丁凋零,家财散尽,落得个高楼轰然塌的结局。 她的幼弟不过十岁,她的妹妹更小,才八岁。而母亲已经老了,四十多岁的年纪,身上长年病痛不断,需得延医请药。家中境况好的时候,每常还有太医出入问安,那不仅是医术高明,更是一份荣耀的象征。 非得皇亲国戚,不能如此。 而今呢?而今只怕连请个寻常大夫抓服药都不能了吧?她虽然知道父亲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渐渐颓败,可如今骤然离去,未尝不是世态炎凉刺激着他日渐老弱的心啊。 如懿睁着眼,任由泪水蒙住了眼睛:“阿玛到底是什么病?才会走得这样快?” 惢心道:“听来报信的人说,从去年秋天就不大好,断断续续地痰里带血,到了今日早起一口痰涌上来堵住了喉咙,还来不及请太医,就过去了。听说这之前,也求爷爷告奶奶请了许多大夫,但不是拿不出银子请好大夫,便是人家瞧不上咱们的门第不肯来。所以老爷的病,是拖坏了的。” 如懿挣扎着起身,扑到门外,哭着道:“惢心,我要去见我阿玛,见我阿玛最后一面!” 惢心忙拉住她道:“小主,小主,您别伤心坏了。咱们出不去,咱们一辈子都出不去的呀!” 热泪汹涌而出,像是要刺盲了眼睛。她原是被困在了这里,如同夜莺失去了啼声,鸟儿被折断了翅膀,生生困在了这里。 即便是最困窘痛苦的时候,她都没有这样痛恨过,痛恨过自己身在冷宫,终身不得自由。 她哭得精疲力竭,伏倒在门边,墙根下阴冷的青苔几乎抵着她的脸,湿腻腻的冰冷,融着她的泪:“他老人家便这样去了,我……我却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连想要给他磕个头都不能。” 如懿跪在地上,朝着南面家中的方向连连叩头不已:“我阿玛走之前,有没有什么话留下?” 惢心欲言又止:“老爷只有一句话,是说完了这句才咽气的,府里说,一定要落进您的耳根子里。” “什么话?” 惢心皱紧了眉头,为难着道:“老爷最后一句话是——青樱,你没用!” 额头触地冰冷而坚硬,砰砰地令人发昏。呵!真的是自己没用呵!拖累了自己,拖累了家人,拖累到父亲临死,都不能咽下这口怨气。如懿心头发颤,身子一仰,几欲晕去。 惢心忙扶住了她,抱着她的身子道:“小主,小主您要保重。您若再伤了身子,咱们府里便真是一点指望都没有了。” 如懿的头贴在生冷的泥地上,以此来凉自己的心目。“指望?”她自嘲地失笑,落泪道,“还有指望么?” 从她进冷宫的那一天起,她便知道是没有指望了。一息尚存,百般求生,只是不愿意就此平白死去而已。没有炭火的冬日里,只能拿一床床被子衣物厚厚地盖住自己,恨不能如蛇鼠般冬眠度日。偏偏只能醒着,咬着牙抵御着寒冷,吞下冰冷难咽的食物,苟延残喘。风湿的痛楚在四肢百骸里蔓延的时候,连肢体都仿佛不是自己的了,只好像看着有人切骨磋粉,一点点磋磨着。她都一一忍耐了下来。 可是她却忘记了,以为能求得彼此的平安,却疏忽了因了她的失宠被废,本已没落的家族,更是一切散如烟云。 是她忘了,是她疏忽。家族的荣辱全都系于她一身,她怎可在冷宫继续忍耐下去,没有出头之日? 这一夜,她几乎难以成眠。七月时节雨潇潇,风萧条,雨亦萧条,原本暑热的天气被骤然而至的冷风冷雨裹卷在一起,吹得身上一阵热一阵凉,如同她在沸油与冰屑里翻滚烹炸的一颗心。她听着夜雨敲打青瓦,扑簌扑簌的冷硬声,茫茫漫漫,仿佛是无数低低的哭泣,来自遥远的幽冥世界。 这样翻翻覆覆的两夜,她自己都觉得倦极了,可是偏偏睡不着。外头的雨无尽地下着,仿佛是替她滴着眼泪似的。终于在迷迷瞪瞪之中,她倦极,闭上了眼睛。 却还是不安稳,往事影影绰绰恍惚在眼前。阿玛老实,不过是个佐领,却极疼爱这个长女。额娘的性子虽然厉害些,到底也是妇道人家,每日所研习的,不过是如何做顿好饭菜,让全家欢喜满意。幼妹憨稚,幼弟文气,而她,在管束弟妹之余,不过只懂得针黹刺绣,闺阁游戏罢了。和和睦睦的一家人,欢声笑语还在耳边不曾散去。然而,那一日黄昏,是姑母找她入宫,那时的姑母,雍容华贵,总有着不褪的恬淡笑意,执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与她相谈。 乌拉那拉氏虽然出了她这个皇后,但底下的家道已经渐渐日薄西山。 乌拉那拉氏再没有适龄的年轻的女儿,只有你,青樱,年龄合适,又与姑母最亲。 如果没有女眷入宫,或者成为皇亲国戚,乌拉那拉氏的荣耀如何延续? 乌拉那拉氏的男人都不中用,只有女人,只有靠女人了。 那年的自己,还是那样的懵懵懂懂,但姑母执着她的手那样用力,她没得选择,因为她是乌拉那拉氏的女儿。 陡然间,姑母的脸色转成了无限的凄厉,满头华发,发髻间的珠翠只是越发衬出她的衰老与凄苦。她穿着皇后的衣冠,那衣冠却旧得透透的了。 姑母声色俱厉,逼视着她: “当年孝恭仁太后告诉我,乌拉那拉氏的女儿是一定要正位中宫的,如今我一样把这句话告诉你。你,敢不敢?” “宠妃?除了拥有宠爱,还有什么?宠妃最大的优势不过是得宠,一个女人,得宠过后失宠,只会生不如死。咱们乌拉那拉氏怎么会有你这样目光短浅之人?” “等你红颜迟暮,机心耗尽,你还能凭什么去争宠?姑母问你,宠爱是面子,权势是里子,你要哪一个?” 她被逼迫不过,只得道:“青樱贪心,自然希望两者皆得。但若不能,自然是里子最最要紧。这一路虽然难,但青樱没有退路,只能向前。” 姑母终于欣慰:“青樱,你要明白,当一个人什么都可以舍弃之时,才是她真正无所畏惧之时。” 她还有什么可以失去?荣华与权位,夫君的信任,家族的前途,所有的都已失去,她还有什么可以害怕? 有阴冷的风层层逼近,姑母穿着一袭黑衣,披头散发,恍若厉鬼,她气得红了眼睛,大力地扇着自己的耳光。她只隐约记得,姑母死了,已经无名无分地死了很久。 姑母一壁狠狠扇着她的耳光,一壁厉声斥责道:“乌拉那拉氏已经出了一个弃妇,再不能出第二个弃妇了!为什么你还能在冷宫安于做一个弃妇?做一个成为门第之羞的弃妇?你为什么不记得,你是乌拉那拉氏的女儿?你好好活着,并不是为了你一个人,而是整个家族荣辱!” 姑母的耳光打得又狠又准,一下一下激烈地落在她的脸上,亦抽动她已经蒙昧的一颗心。姑母的身后,是老迈的阿玛,老泪纵横,无奈而软弱。 如果是家道中落逼得阿玛早早离世,那么自己,何尝不是罪魁祸首之一?因为她没有本事保全自己,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家中人一一衰落,无计可施。 她的冷汗涔涔而下,姑母说得对,她如何配做乌拉那拉氏的女儿? 她自昏聩的睡梦中被自己惊醒,落得满头满身的大汗,靠在粉末簌簌落下的墙壁上大口喘息。 生的感觉如此美妙,哪怕呼吸到口中的空气带着潮湿的霉味,中人欲呕。但,好歹是活着,还要好好地活着。 惢心不安地替她擦拭着,却又不敢惊动旁人,只得低声道:“小主,小主,您是不是梦魇了?” 如懿紧紧攥着惢心的手,哑声道:“不是梦魇,而是我的梦魇应该醒了。”她抬眼看着被水迹霉湿的墙壁,青苔丝生的墙角,永远湿答答潮腻腻的泥土地面,冬冷夏热的屋子。受够了,真的都受够了! 惢心会意地握住她的手,懂得地点点头,只道:“海贵人不在宫里,纸钱什么的不大好弄进来,只好咱们自己随意折一点,尽一尽心意。” 圆明园中连续下了几日的雨,越发多了几分清爽凉意。皇后坐在“天地一家春”的暖阁里,看着廊下的青瓷大缸中新开的几朵碗莲,盈盈巧巧的一朵并一朵,粉润的色泽如桃花宿雨,盈盈欲滴。皇后赏着碗莲,逗着手边铜丝架上的一只彩羽鹦哥儿,问道:“皇上真的让慧贵妃一个人搬进了韶景轩居住?” 赵一泰弓着身子恭声道:“可不是?皇上住在九州清晏的乐安和堂,慧贵妃的韶景轩松柳环绕,景色绝佳不说,与皇上的乐安和堂隔岸相对,最近不过。反而是皇后娘娘与其他小主都住在九州清晏这儿的天地一家春,既拥挤繁闹,又与皇上东西相隔,来往实在是不方便。” 皇后取过一支玉簪,笑吟吟调弄着鹦哥儿:“那按你的意思,本宫该怎么办?” “皇后娘娘是后宫之主,理应离皇上最近,少不得也得住得清静些。而且您……”赵一泰赔着笑,抬头看了看皇后的脸色,“您也应该尽快添一个小皇子了。否则慧贵妃如今这样得宠,连皇上新宠的庆常在和慎贵人都被撂到了后头呢。您不怕她赶在您前头有了位皇子……” 皇后冷冷剜了他一眼,旋即又是泰然温和的面容:“自从进了圆明园,皇上的几个新宠就一直想尽办法霸着皇上。慧贵妃诗书敏捷,能重新得皇上喜爱是好事,本宫去讨这个嫌做什么?只要皇上不是专宠那几个年轻狐媚的,便也罢了。”她微微挑眉,摸着细白如玉的手腕,冷笑一声道:“只要慧贵妃有生皇子的福气才好呢。” 赵一泰忙道:“娘娘圣明。” 皇后婉然笑道:“不是本宫圣明,太后让咱们进圆明园,就是指望那么多嫔妃能好好侍奉皇上,给皇上添个一男半女,本宫又怎可去干涉?倒不如做一个安静贤惠的皇后,由着她们争风吃醋去便罢了。” 赵一泰接过皇后手中的白玉莲花簪,替皇后端端正正簪在丰盈的宝月髻上,笑道:“奴才明白了。难怪皇后娘娘从不屑与那些小主似的花枝招展,原来便是这个淡极始知花更艳的意思。皇上看腻了她们的弄巧心思,自然会回到皇后身边来的。” 皇后淡淡笑了一声:“你方才说,乌拉那拉如懿的阿玛那布尔死了?” 赵一泰忙道:“是。刚得的消息,因是晦气的事,也不算要紧人物,所以消息递进来慢了些。” 皇后“哦”了一声,扶了扶蝉翼似的鬓角,轻声道:“虽然慢了些,但到底是要紧的事。也是乌拉那拉氏可怜,家族衰败,阿玛又去了。你想办法托人送些纸钱冥器给她,让她烧一些给她阿玛尽尽心。” 赵一泰怔了怔:“可是宫规严令,宫内是不许烧这些东西的……” 皇后的笑意温和,拨了拨那鹦哥儿鲜红的喙:“宫规是宫规,难为她在冷宫里的孝心了。你好好去办吧。” 这一夜月落乌啼,正好逢着七月十五的中元鬼节,又是如懿阿玛的头七之日。天不黑日头就落了,那斜阳带着凄厉的血红色,像是谁把一整桶血都泼在了天上,任由它四溢滑落,渐渐天色亦昏暗下来,那血亦成了枯涸的血痕,黑红黑红地黏在了天边。宫中林木蓊蓊郁郁,无数宫鸦黑羽纷腾,如乌云遮蔽月色,回旋于天际,映着这昏沉天空,像是融入了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唯有“啊啊”哀戚鸣声一层层遥遥散落,悸动阴气渐深的宫阙。 到了戌时一刻,远远听得鼓钹齐鸣,佛号喧天,如懿知道是宫中中元节水陆道场放焰口的仪式了。因着太后笃信佛教,宫中分别请来法源寺的僧人、白云观的道人和妙应寺的喇嘛举行法事做道场,表慎终追远,追念故人之意,以平息亡魂,祈求宫中安泰。不仅是宫中嫔妃,连宫人们也可参与。便在昨日,如懿折了一叠纸莲花,趁着凌云彻当值时送给他烧了追念亲人亡魂,云彻倒也十分感激。 往年此时,如懿也会在嫔妃之中放荷花灯表达故人追思。而今时今日,她便只能在院子的廊下偷偷地烧一点纸,寄给九泉之下早逝的父亲。冷宫中的人多半疯疯癫癫,或是早已浑浑噩噩,平日里住得远,自是无人来理会她们。倒是吉太嫔过来取饭食的时候看见,冷笑着几声道:“果然是活腻了,居然偷偷找纸钱来烧。如今太后那老妖婆一个人在宫里,她可最忌讳这些。你可仔细着点。”说罢也不理会,便自顾自走了。 如懿蹲在那堆烧着的纸边,火光暖烘烘地熏在她身上,才觉得暖和了好些,不像父亲刚去那几日,她总觉得冷津津的。 惢心道:“这些纸钱是好不容易送进来的,说是海贵人的意思,给小主略表哀思的。” 如懿点点头:“难为她了,塞在送饭的门洞里送进来的,神不知鬼不觉。” 惢心道:“小主放心吧。嫔妃们都不在宫里,太后肯定去看法事了,没人会察觉的。” 话音未落,只听得外头一声尖利的冷笑道:“真没人察觉么?你们也太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了!” 如懿骤然听得声音,手中握着的纸霍地全掉进了火堆里,火越发烧得高高的,差点烧到了她的衣角。还来不及反应,冷宫的门霍然开启,只见太后身边的成翰公公领头进来,趾高气扬道:“真是一群不要命的东西,宫中严禁焚香上供烧纸钱这三大样,你们居然还敢躲在后宫里偷偷烧纸钱!真是罪该万死!” 如懿和惢心陡然见了成公公进来,吓得脸色都变了,只懂得跪在一旁,默不吭声。 成公公正呵斥着,只听一把女声慈蔼道:“冷宫是宫中禁地,她们烧纸钱固然是不对,可成翰你在冷宫喧哗,也未免太不懂规矩了。” 成翰听得这一声,忙吓得弯腰守在路边,伸手搭住一只保养得宜、戴着各色珠宝戒指的手,诚惶诚恐道:“冷宫污秽,皇太后仔细足下。” 皇太后扶住他的手缓缓踱进来,淡淡笑道:“想本宫年轻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来过冷宫,就当故地重游罢了。”她目光宛然一瞥:“宫中有人向哀家举报,中元鬼节,居然有人敢擅自在后宫烧纸钱违禁,实在是大胆。” 如懿与惢心久未见太后,只觉得她气色越发好了,一袭绿纱绣夔龙牡丹金团寿镶领纱氅衣配着满头赤金与和田玉的钿子,更显得她精神奕奕。 如懿见了太后,那份畏惧之色尚未从脸上褪去,倒先含了满眼热泪,仿佛就是不见人烟的孤魂骤然见了故人,一双眼只落在太后面上,俯首叩了三个响头,道:“奴婢被关在冷宫多时,太后是第一个来看奴婢的人。虽然奴婢明知要受太后责罚,但见太后精神旺健如旧、一切安好,奴婢便愿受任何责罚。” 太后见她如此情真意切,也不免生了几分感慨:“你这孩子,在冷宫里居然还这么惦记着哀家。” 惢心伏在如懿身边,大着胆子道:“回皇太后的话,我家小主虽然身在冷宫,心中却无时无刻不在挂念太后,每日必临窗祝祷,祈求皇太后身体安康,福寿延年。” 太后微微一滞,眼中闪过一丝动容,继而环视着四周道:“哀家还以为你安安分分待在这儿了。既有这份心意,怎么竟然敢违反宫中禁忌,在这儿烧纸钱这么晦气。” 惢心吓得一凛,忙道:“太后息怒,太后息怒。小主的阿玛,乌拉那拉家的那布尔老爷过世,到今日正好的头七了,小主不是有心冒犯宫规的。还请太后体谅小主一片孝心。” 太后的神色看不出一点端倪,仿佛平静的湖面,波澜未惊:“孝心是私,宫规为公。怎能为了私心而枉顾公理。成翰,按照宫规,该当如何处置?” 成翰扬了扬嘴角,皮笑肉不笑道:“擅自烧纸钱,有违宫规,该赏步步红莲之刑。” 太后慢慢拨着手上的赤金嵌和田玉护甲,沉声道:“宫规大如天,那就赏吧!” 所谓步步红莲,乃是取尺把长的铁蒺藜抽到脚心,一顿责打下来,脚心脚背没有一块好肉,筋骨尽现。受刑之人一双脚自此便废了,被扶起行走时骨头触地,踩下血红痕迹,宛若红莲绽放,乃是慎刑司七十二酷刑之一。 如懿一听,不免冷汗涔涔而下,瞬即蔓延到了脖颈处,濡湿了领子。 惢心差点没昏厥过去,忙拼命磕头道:“太后,太后娘娘,求您饶了小主,饶了小主。” 太后微微摇头,淡然道:“凡事一旦做下,必得承担后果。你接受便是吧。”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